◈ 

最後一個大筒木第1章 討債在線免費閱讀

春日的夜風微拂,悄無聲息的吹綠草之國的嫩芽,依舊持着一股子冷意。

「噹啷——」

居酒屋的門被猛的推開了,一個挎着長刀的矮個子武士大步走了進來,打斷了酒館客人的談話的同時,帶進來一股雨的氣息。

跛腳的老闆娘抖了抖昏昏欲睡的腦袋,沒好氣的把武士迎了進來。

卯月是武士的名字。

她,或者說他本來也不叫卯月,但是入鄉隨俗,既然穿越了就用穿越者的名字吧,性別也是一樣的。

就像她只是一個組織的打手,而不是一個正經武士。

因為坐滿了客人,所以只能拼桌,卯月沒有在意,她就近選了個空位置盤着腳坐了下來,解下武士刀放在了桌上,卻沒有摘掉寬大的斗笠。

拼桌的醉漢挪了挪屁股,和居酒屋內大多數人一樣打量起來卯月。

他們對卯月的第一印象是奇怪的瘦小武士,因為斗笠上掛着白紗冪蘺,所以看不見卯月的臉。

卯月的身高大概只有一米六左右,瘦小的身子上套着一件舊的發藍的紫色的亞麻武士袍,有些潮濕,約摸和武士人一樣高的長刀柄上纏着草繩,便宜的杉木製刀鞘,和大多數流浪武士一樣,渾身都透露着窮酸的氣息。

而真正的厲害的武士通常都是不愁吃喝的,也不必流浪的。

於是居酒屋又恢復了熱鬧。

窮酸的卯月也只點了半斤燒酒,一碗素麵。

因為沒有素麵,所以她又從寬大的袖子里掏出了冷餅子,不嫌麻煩的藉著的桌上的烤肉爐子烤了起來。

借爐子也不是為了烤餅子。

不過醉漢看了一眼卯月拍在桌上的刀,也沒有制止她往餅子里夾肉的行為。

可能醉漢也想藉著酒意試圖搭話,於是乘機道:「五大忍村成立已經44年了,武士越來越不常見了啊。」

「45年。」卯月抓着自製肉夾饃伸進斗笠中咬了一口,確信的說道。

現在是糾結這個的時候嗎?!

正要感嘆的醉漢當時就噴了,他無語的瞥了眼一本正經的卯月,嘀咕了一句,擦着粘在的衣服上的酒液。

氣氛變得尷尬起來。

不過一處的沉默並沒有打攪居酒屋內其他客人的雅興,他們互相談論着,猜拳搖骰子,都喝紅了臉。

在下雨天喝酒的人,想必通常都是準備大醉一場。

居酒屋外窸窸窣窣的雨聲,更襯托出屋內的熱鬧。

這樣的熱鬧下孤獨人總希望說上一兩句話。

哪怕是和一個不太會說話的人。

所以。

醉漢擦乾淨了胸前的酒液,似乎想在烤肉爐子上烘乾。

他扯着衣服,假裝不在意的說道:「是45年沒錯,是我記錯了,不過兄弟你怎麼突然到草之國來了,這個國家可是有忍者村的。」

「去瀧之國,路過。」說完這句話後,卯月再次專心致志的吃起了餅子。

醉漢說的對。

現如今,武士大多徘徊在沒有忍者村的第三世界中,其中又數鐵之國為最。

不過卯月可不是鐵之國來的。

她是從此之國的一個小組織,千里迢迢去往瀧之國——為了完成組織交付的任務。

此之國,一聽這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