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她成了帥氣軍官的掌上寵全文免費閱讀 第9章_恩思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想到這,秦野眼裡有些黯然,跟那委屈的大狗狗似的,莫名有些喜感。

李順都跟着緊張了,確實,他老大長的有點糙,仙女有顧慮也是正常的。

但想着求婚不成回去死命訓練,李順覺得還可以拯救一下。

「嫂子,你看有什麼地方不滿意,婚姻講究你情我願,大哥那是沒的說,對你掏心窩子。」

李順都恨不得兩人原地領證。

戚白茶迎着秦野那眼巴巴的神色,莫名的有些心軟,嗓音柔和:「有需要我會和秦野說的,我很滿意。」

可不,男人聽話,工資上交,臉好身材健碩,讓她躺平擺爛,有啥不滿足的?這是她該得的。

林菊剛還打算把戚白茶嫁出去換筆彩禮錢,見她就這麼把自己嫁了,急得嘴上起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誰家結婚不給彩禮啊!彩禮不孝順丈母娘,真是一點規矩都沒有。」

聽見她狗叫,戚白茶轉過頭,眼神一冷:「林女士,這似乎和你沒關係,你忘了,我現在獨立戶口!

至於彩禮,那是給我的,你配?」

說起這個,林菊更氣了,這個賤人鐵定是一開始就打好主意,才逼得這些人分家。

讓她們不能指手畫腳,真是小看這賤人了。

林菊張嘴就想破口大罵,看到一邊的菜刀,只能憋着。

戚白茶這才笑眯眯的說著:「我的婚事我做主,誰要敢插手……」

這話的意思不言而喻的,幾人嚇得瑟瑟發抖,戚白茶雖然在笑,那眼裡的陰冷讓這些人如墜冰窖。

滾滾滾,趕緊滾,跟着這個死窮酸滾回鄉下去,省的看着礙眼。

瞎狗眼的東西,才看的上那種泥腿子。

戚白茶讓秦野把東西提進自己的屋子,什麼麥乳精,奶粉,紅糖,豬肉,奶糖,幾乎應有盡有,可把這些人饞壞了。

看戚白茶毫不猶豫鎖上門,恨不得給她砸爛進去舔兩口,誰家婚事這麼奢侈的?

哼,也就是新鮮感,她們可聽說了,鄉下男人最喜歡打老婆。

等着嫁到鄉下去,那才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林菊和戚云云惡毒的想着,似乎看到了那一幕。

為了把兩人的關係定死,兩人趕忙出去,添油加醋傳的人盡皆知,都說戚白茶不檢點,只能嫁給鄉下漢子。

而戚白茶帶着兩人去了國營飯店,點了六菜一湯,要了一大盆飯,管飽。

李順看着肉菜,饞的流口水,雖然是城裡人,可都吃的一般。

誰家都是幾個半大小子,填飽肚子就不錯了,哪裡還敢這麼吃肉,他嫂子威武。

戚白茶見兩人不動筷子,說道:「這以後就是一家人,別跟我見外,快吃。」

戚白茶穿了一身乾淨的白襯衫,還是沒見過的款式,娃娃領的設計,讓她更顯得嬌小,下半身穿了一條長及腳踝的黑色裙子,踩着一雙黑色皮鞋,頭髮編的寬鬆,是這些人都沒見過的打扮。

戚白茶絲毫不懼怕別人的打量,行為舉止張弛有度。

李順大口吃的,只覺得這才是人間美味,看着戚白茶吃的文雅秀氣,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有些憨:「我是不是太粗魯了。」

在部隊養成的習慣,吃啥都得快,有時候出任務,根本來不及。

戚白茶了解軍人的習性,反而有幾分親切:「哪裡!這樣吃才有胃口,不夠跟我說,我讓服務員上。」

這是真的土豪了,整個國營飯店,就這一桌子菜最多,周圍的人那是望眼欲穿。

啥家庭啊,這麼奢侈。

秦野在一邊挑魚刺,挑好後放在戚白茶的碗里,瞪着李順:「你小子有福氣了,我都是第一次吃到你嫂子請的飯。」

說到這,還有些酸,李順突然就覺得這飯不香了,狗糧撐得慌。

戚白茶還能不知道他心裏那些小啾啾?這男人人高馬大的,心眼針尖大小。

伸手給他夾了幾筷子菜,秦野跟吃到什麼人間美味一樣的,滿足的不行,眯着眼很像某種大型犬。

「我家茶茶夾的菜,就是好吃。」

這粘糊勁,李順是真的飽了,阻人戀愛,報應常在,兩三口扒完了,迫不及待找借口走了。

戚白茶看着馬不停蹄的人,笑道:「瞧你把人嚇成啥樣了!」

這小同志有點意思,年代貧瘠,但人樸實。

秦野湊過去,那張臉總算不黑了:「那是他沒眼色,我就想和你一起吃飯,瞎摻合什麼呢!」

用完就丟,簡直不要太現實。

戚白茶嘴角勾起,看的秦野一陣晃神,這張臉,不管看多久,還是覺得驚艷。

戚白茶側過臉,見他跟個獃子似的,眨眨眼:「我很好看?」

經過靈泉的洗經伐髓,她那皮膚跟剝殼的雞蛋一樣,加上五官精緻,可不得把秦野這個糙漢子看呆了?那是恨不得藏起來。

秦野毫不猶豫的點頭:「茶茶最好看。」

聽着這耿直的話,戚白茶嘴角勾起,看的秦野心癢難耐,在桌下一把抓住她的手。

黝黑的臉一路紅到脖子根,就是不肯放開,戚白茶也就隨他了。

李順回去後第一時間給司令打電話,他除了做媒,可還帶着任務來的。

別說他,團長也好奇的一晚上沒睡着,在辦公室里等着電話呢!

這不,電話一響,連忙接起,迫不及待的開口:「咋樣?是不是真的?那小子沒誆我吧?」

他生怕那混小子為了躲避相親亂說的,越想越不靠譜,偏偏他那婆娘忙着開會,電話打不通。

李順吃的有點飽,打了一個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