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她成了帥氣軍官的掌上寵全文免費閱讀 第8章_恩思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從小她就知道林菊慣着自己,無論她要什麼,林菊都會給她。

反觀戚白茶,那是活的不如一條狗。

林菊一把捂住她的嘴,噓了一聲,生怕外面的人聽到了:「我的閨女,你小聲點,別被那個瘋子聽到了。

既然她不聽話,只能找個能讓她聽話的,只要名聲毀了,還怕她不乖乖當狗。」

兩人對視一眼,臉上都是心照不宣的惡意。

兩個人的謀劃,外面的戚白茶聽得一清二楚,自從喝了靈泉後,五感更加敏銳了。

戚白茶嘴角勾起,來吧,正好送你們一份大禮。

這不,才剛想完,敲門聲響起。

王強看了她一眼,不敢行動,戚白茶看都不看他,起身去開門。

看到門口高大挺拔的身影,戚白茶臉色瞬間柔和了,那張極具欺騙性的臉,讓門外的兩個大男人看呆了。

艹,我艹,這就是團長媳婦兒!還真是天仙下凡啊!

自己媳婦被看着,秦野心裏酸溜溜的,上前遮住李順的視線,嗓音低沉:「茶茶,我們上門打擾了。」

戚白茶瞅着兩人提着大包小包的,側開身子讓他們進來。

王強在屋子裡假模假樣的說著:「是誰來了?」

聽到外面的動靜,屋子裡的兩人也出來,看到陌生男人,戚云云眼前一亮。

男人高大英俊,一看氣質不凡,那身上的衣服也要不少錢,這要處上對象,不都是她的?

嫁人了,也不用下鄉啊!越想越覺得可以,戚云云連忙走上去,故作羞澀的說著:「同…同志,我叫戚云云,不知你怎麼稱呼?」

就算換了身衣服,她身上還是有股尿騷味。

秦野退後一步,臉上都是冷意:「麻煩你離我遠一點,女同志還是要點臉,再說,我有媳婦了。」

說完,巴巴湊到戚白茶身邊,就跟那討賞的大狗一樣。

戚白茶噗嗤一聲,意有所指的開口:「可能勾搭男人習慣了,這見着不勾搭心癢難耐!」

那眼裡的諷刺,刺痛了戚云云的心。

什麼!這男人是戚白茶那個野男人?她怎麼配的?

戚云云着急了!故作柔弱的說著:「抱歉,同志,剛剛是我莽撞了,只是,你怎麼和我姐姐認識!我姐姐這人,自私的很,一聽說要下鄉,連忙給我報名,為了建設祖國,我也只能認了。」

說著還煞有其事的嘆口氣,搞得自己多偉大似的。

可不,一個願意下鄉,不畏艱苦,這樣的積極思想,誰不喜歡。

相形見絀之下,戚白茶設計妹妹,心思惡毒,還是個落後分子,拿什麼跟她比。

林菊抹着眼淚,哭的泣不成聲的:「這孩子真是太苦了,願意替她姐姐下鄉,你走了,娘可怎麼活啊,都是娘沒用。」

一邊說著一邊捶打自己,自責的不行,戚云云摟着人,要哭不哭的,說的義正言辭:「娘,國家需要我們,姐姐不去,我去,我得建設國家,這是我們新時代青年應該做的。」

眼神若有似無的盯着秦野,沒得到想要的反饋,心裏有些失望。

戚白茶可沒說話,跟個局外人似的,她要看看,秦野這麼處理!

要是輕信閑言碎語,對她質疑,這種男人,不要也罷!

秦野劍眉蹙起,戚云云心裏歡呼雀躍的,太好了,她非得攪黃兩人的關係。

誰讓那賤人不做人的。

下一秒,秦野站在戚白茶的面前,沉聲說著:「請你們謹言慎行,我媳婦不是那樣的人,作為妹妹,污衊自己的姐姐,人丑不說,心思惡毒,就你這人品,下鄉省着點用,免得被打死。」

這男人,嘴毒的不行,戚云云被說的面色青紫。

「還有你!」

秦野話鋒直指林菊:「沒資格作為一個母親,畜牲都知道顧着孩子,你卻放任小女兒潑髒水,這麼厚此薄彼?不怕死後沒個摔盆的?」

作為第一次上門的姑爺,這些話原本不該說的,可這些人欺負他媳婦,就是不行。

看秦野這麼維護自己,勉強打個八分,戚白茶走出來,笑着開口:「介紹一下,這是我丈夫。」

這聲丈夫,可讓秦野心裏樂開花了,恨不得跑個五公里。

一邊的李順,接二連三的震驚讓他回不過神,這…這真是他那個寡言少語的老大。

平時惜字如金,遇上關於戚白茶的事,那是跟機關槍似的噠噠噠,恨不得把這些人轟炸,果然,愛情讓人盲目。

他看的真真的,這家子都怕戚白茶呢!就秦野覺得他媳婦弱小無助被欺負。

戚白茶讓兩人坐着,給他們泡了一杯茶。

李順受寵若驚的:「謝謝嫂子,我叫李順,是大哥的戰友。」

這邊的話,戚云云一直聽着!剛剛被羞辱,聽到這男人是個當兵的,心裏冷哼一聲。

不過就是個臭當兵的,給臉不要臉,還看不上她!呸,他配嗎?

只是看着那邊堆着的禮品,饞的不行,這可真有錢,這些沒有幾百塊買不下來吧!

這男人可真大方。

林菊也盯着,恨不得把東西搶過來。

秦野坐在戚白茶不遠處,但他覺得距離太遠,慢慢磨過去。

瞧見他小動作,戚白茶笑而不語。

李順能說會道的,做媒那是相當拿手,開局就切入主題:「嫂子,我這也是個耿直,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大哥家裡人離得遠,身邊沒個長輩。

今天就由我來給大哥保媒提親,你和大哥,那簡直是天作之合,大哥雖然話不多,那是個疼媳婦的,你找他,那是沒看錯人,當然,你這邊有什麼需求,也可以和我說。」

李順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人,比文工團那些女的還要精緻。

難怪大哥看不上文工團那群心高氣傲的,戚白茶簡直絕殺。

戚白茶喝了一口茶,看了秦野一眼,秦野緊張的不行,有些話想也不想,脫口而出:「茶茶,嫁給我,你想幹啥都行,我工資全部上交,家裡你做主。」

這年代,男人是一家之主,女人沒有多少話語權。

秦野這話,讓王強鄙視的不行,簡直是個軟骨頭,被這賤人迷的找不着北了。

媳婦就得聽男人的話,不聽話就打,打到聽話為止。

李順不覺得有啥不對,聽媳婦的話天經地義,他老大還是很上道的。

秦野看戚白茶沒說話,面對生死絲毫不懼的沉穩都保不住了,聲音微顫:「茶茶?」

難道,她不想嫁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