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她成了帥氣軍官的掌上寵全文免費閱讀 第7章_恩思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但還是做了兩手準備,給家裡發了一封加急電報。

至於司令那邊,那是恨不得他原地結婚,審查要不了多久。

他馬上,就能娶上媳婦了。

這麼想着,啥也沒準備,他得找人跟着一起置辦,可不能委屈他媳婦了。

秦野跟個愣頭青似的,一夜無眠,第二天去找了一起來的戰友。

住這邊的戰友才剛探完親,看着自家着急忙慌的團長,開口道:「你這急個啥啊?總不能娶上媳婦了?」

說著都覺得好笑,這萬年不開花的,娶得上才有鬼。

「不然讓你來幹嘛?這不得給你嫂子置辦物什?」秦野鄙視的看着人,這直接刺激到了李順。

李順舌頭都捋不直了,眼睛瞪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啥?你真娶上媳婦了?」

這才出完任務呢?就單身終結了?

還給嫂子買禮物,聽着咋就這麼魔幻呢?

李順啪的一下打在自己臉上,生怕自己在做夢!

秦野嫌棄的退後一步,生怕被這傻氣傳染了。

「瞅你這沒出息的樣?別給我丟人現眼的,你這不是當了幾回媒人,這上門該準備些啥?你該清楚吧?趕緊的!」

軍人講究速戰速決,特別是娶媳婦。

他不抓緊點,他媳婦那麼好看,被人搶先怎麼辦?

李順看着秦野這麼迫不及待的,也很好奇這是什麼天仙人物,居然把這萬年單身狗給收了。

帶着人去了這邊的百貨大樓,買了不少結婚和女孩子需要用的東西。

李順看着秦野精挑細選的,辣眼睛的很,咋一個兩個結婚,都跟腦子沒了似的?

他一向英明的團長也是,要是團里兄弟知道,那得嚇得多來幾個五公里。

秦野特意給戚白茶買了一塊上海牌的女士手錶 ,設計十分簡約,她戴着該是好看。

將盒子放在自己的兜里,這才指使李順提着東西跟自己走。

此時,鋼鐵廠家屬院,戚白茶坐在正位上吃包子,其餘三人碗里都是清湯寡水。

林菊那眼神,恨不得把她剮了!

戚白茶能怕她?一邊鋒利的菜刀讓三人大氣都不敢出。

這白粥實在沒滋味,林菊看着戚白茶吃的大肉包子,吞了幾口唾沫,「茶茶,媽媽好久沒……」

戚白茶還能不知道她打的啥主意?

平時摳搜,有啥好吃的躲起來,原主吃的殘羹剩飯,這老虔婆,好大的臉!

戚白茶舉起菜刀劈下去,桌子都入木三分。

「啊!」幾人嚇得慘叫,眼裡都是驚恐,生怕戚白茶發瘋。

王強連忙開口:「小茶,冷靜,有什麼話好好說,別動刀子,那可是你娘。」

戚白茶冷眼看了過去:「再讓我聽見你叫我名字,我把你舌頭割了,什麼我娘!我喊她敢應嗎?真把自個兒當回事,一家子絕種貨的,死了也不怕沒人埋。」

林菊張口就想反駁,被戚云云一把捂住嘴巴,不准她開口。

戚白茶就是個炮仗,誰惹炸誰。

戚白茶眸光看了過去,戚云云身子瑟縮了一下,低着頭,生怕她發難。

戚白茶坐在一邊,好整以暇,說話簡直殺人誅心:「喲,這馬上就要去大西北了,可得早些準備,哪裡聽說民風彪悍,也不知你這把賤骨頭經不經得起折騰?」

可不,窮山惡水出刁民,她給她報的,是最偏遠的,這輩子,別想回來了。

提起這個,戚云云有些氣急:「你這個賤人,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我……」

「啪」

戚白茶一巴掌打上去,掏了掏耳朵:「狗叫什麼?你在狗叫什麼?信不信我打斷你骨頭熬湯喝!

自個兒什麼賤命不清楚?我什麼身份?你什麼地位?我坐着,你就得跪着。」

她前世就是家裡嬌寵的大小姐,還是那種能把別人骨頭錘斷的。

這一家子,都不夠她折騰的。

戚云云捂着臉恨得不行:「你都和我家斷絕關係了,你就該滾出去,你這種爛心肝的,你怎麼不去死,你……」

戚白茶菜刀從她面前亮光一閃,戚云云就跟被掐住脖子的雞。

隨即騷味傳來,她褲子被尿打**,戚白茶站在一邊,看她跟看個垃圾似的。

「瞧你這把年紀,尿都兜不住了,嘖,你還有什麼用?」戚白茶嫌棄的站在一邊。

戚云云羞恥的不行,捂着臉跑進屋子,林菊追上去,屋子裡就剩下兩人。

王強緊張的吞口水,戚白茶看過去,王強感覺手指頭都還在疼:「戚…戚白……」

「咋的,你這老不死的被人伺候慣了,不會收拾嗎!」

王強第一次這麼憋屈,還不敢還手,只能忍氣吞聲的,賠着笑:「馬上,我馬上收拾。」

說完,王強手腳麻利的開始收拾桌面。

戚白茶大喇喇的坐在一邊嗑瓜子,心裏卻在打着其他的盤算。

屋子裡,戚云云捂着被子哭,林菊在一邊安慰:「好了,別哭了,云云,你這哭的娘心裏難受,你這不是要娘的命嗎!」

林菊將戚云云當成眼珠子,看她這樣,比殺了她還難受。

賤人,那就是個賤人。

戚云云一把拍開她的手,惡狠狠的說著:「別在這裡假惺惺的,說什麼把我當成你的親生女兒,卻縱容哪賤人打我,你滾,你滾。」

戚云云開始撒潑,恨不得衝出去殺了戚白茶。

那個賤人一輩子窮酸命,就得撿她不要的。

林菊抱着人,哭的傷心欲絕的:「云云,你怎麼能這麼想娘,娘最疼的就是你了。

那個賤人也不知發什麼瘋,她這麼不去死,她那裡比得上我的云云,我就該把她溺死在馬桶里。」

戚云云不甘心,一把抓住林菊:「既然和家裡沒關係了,我這好姐姐,可不得給她找個好婆家。」

最好找那種打死老婆的老鰥夫,讓戚白茶一輩子被折磨死。

林菊一聽,有些猶豫:「云云,這……」

戚云云看她這樣,一把甩開她的手,「我就知道你心疼她,你滾出去,讓我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