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她成了帥氣軍官的掌上寵全文免費閱讀 第6章_恩思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哐當」一聲,林菊推翻了桌子,眼神猩紅的盯着戚白茶,那模樣,跟要拚命一樣的。

「賤人,你到底做了什麼?就只有你這賤種才能下鄉,你怎麼能……」

林菊差點一口氣喘不上來撅過去。

戚白茶看着她恨不得撲上來撕咬自己,覺得諷刺。

自己的女兒是狗,別家的都是寶。

讓她不好過,全都別想好過。

戚白茶生怕她氣不死:「對啊,誰讓我命好,有些人鳩佔鵲巢久了,啥都覺得是自個兒的,也不看她配不配?這下鄉,她不去也得去。」

事情已成定局,戚云云氣的差點暈過去,牙齒死死的咬在一起。

賤人,賤人,她顧不上其他的,站起來撲上去就想撕扯戚白茶的臉。

戚白茶變戲法一樣的拿出菜刀,冷光閃過,只聽見戚云云尖叫。

林菊和王強看着那菜刀距離戚云云的脖子只有三厘米,都嚇傻了。

戚云云直接嚇尿了,地上一攤黃色的液體。

林菊聲線顫抖:「瘋了,瘋了,你這個瘋子,你怎麼不去死,我怎麼會生出你這個畜牲,你給我滾。」

戚白茶死豬不怕開水燙,她前世就是個滾刀肉,那些富二代折在她手上的也不少。

「你是不是忘了,這是我家,要滾也是你們滾!」

戚白茶一字一句的,都在駁斥林菊,讓一向逆來順受的她恨不得殺死這個賤人。

好像這不是她女兒,是她仇人,林菊咬牙切齒的說道:「這是你爹留給我的,我看你這不孝女就是想氣死我,你給我滾,我當沒你這個女兒,房子你休想分一份。」

林菊指着門口,有些得意,篤定戚白茶不敢滾。

戚白茶冷笑:「啥算計你都打好了,誰能活的過你?我不但不滾,我還要活的好好的,我要你們所有人不得安寧。」

那冷厲的眼神,沒誰會懷疑她在開玩笑。

「反了反了,你這個逆女,我要和你斷絕關係。」

現在孝道大過天的,她就不信戚白茶背的住。

戚白茶一聽,心裏一動,還有這種好事?

抱着雙臂,一腳給戚云云踢過去:「那不行,這家裡的一切都是我的,憑啥我走,我得折騰死你們這些狗娘養的。」

王強真的怕了這個賤人,狠狠的瞪了戚白茶一眼:「你到底想要幹嘛?」

戚白茶一眼看過去,菜刀指着他:「我這腦子大概是不好使了,砍死人應該只會被教育吧。」

王強被她看的膽顫,戚白茶真跟那索命的惡鬼似的。

「你要怎樣才離開這?」

這哪裡有上門女婿的態度?不過沒關係,她會讓他們什麼也得不到的。

第一步,就是斷絕關係,畢竟戶口拿捏在別人手上,很麻煩。

戚白茶玩弄着菜刀,冷笑:「你做夢,我不可能離開。」

這態度,就是沒得說了。

「五百塊,我給你五百,你快走!」五百塊算是天價了,看得出王強的恐懼,他的手指才接好呢!

林菊不準,上前阻止:「當家的,這……」

話還沒說完,就被王強一巴掌打上去:「你給我閉嘴,都是你生的好貨!」

說完盯着戚白茶,生怕她不答應:「只要你斷絕關係,五百塊都是你的。」

五百塊?打發叫花子呢?這王強的工作都是因着她爹的關係才得的。

這些年存了不少,真想一毛不拔啊?

那不行!

「一千塊,我就斷絕關係。」

一千塊?王強差點叫破音,被戚白茶輕飄飄看了一眼,頓時屁話不敢說了,一臉的肉疼。

林菊想要張口,但是懼怕王強。

戚白茶可不想耽擱,見他不說話,舉起菜刀:「答不答應!」

那架勢,好像不答應,她會把戚云云砍死在這。

王強哪裡還敢憋着:「我答應,我答應,馬上就去辦手續。」

辦完趕緊讓這煞神滾出去,別禍害戚家了。

王強連滾帶爬的去拿戶口本,戰戰兢兢的跟着戚白茶去了街道辦事處。

不但將戚白茶下戶,甚至出具斷絕文書。

現在少有斷絕關係的,除非犯了大錯誤。

只是戚白茶看着柔弱單薄的,鐵定是這家子不做人。

頓時,大家看着戚白茶的眼神同情的不行。

拿到獨立的戶口本,戚白茶把斷絕文書收好。

林菊看着人鼻子不是鼻子:「既然不是我戚家的人了,就趕緊滾,別污了我戚家的地方。」

戚白茶心情不錯,看了她一眼,倒是沒計較,「想走我當然會走,輪得到你說?」

語畢,心情不錯的走了。

戚云云不甘心:「娘,就這樣放過她了?我咋辦?」

她這必須得下鄉呢?

林菊滿臉陰狠:「娘的乖女兒,別怕,娘有法子,不會讓這小賤人猖狂的,娘饒不了她。」

聽見林菊這話,她並沒有放心。

這個賤人跟中邪一樣的,到時候倒打一耙可咋整?不行,她得想個萬全之策。

此時,西北戰區,聽到秦野的話,老司令覺得自己耳聾了!

啥?他那黑面神下屬找到對象了,還速打結婚報告?是不是真的?

這出去執行任務,順便相個親,沒成想還成了?

老司令笑的合不攏嘴。

「好好好,好小子,好樣的,就得這樣的速度,哪有這麼麻煩的?我和你嬸子那時候見一面就成了,就你整天挑三揀四,誰也看不上,還得是你嬸子靠譜,安排你去相親。」

這出生入死的,還得有個牽掛,秦野也不小了,一直沒動靜,團里的幹部可不得着急了。

這不,藉著出任務的由頭讓他去相親,總算成了。

只是,下一秒司令笑意就凝結了,「啥?不是你嬸子介紹的,那是誰?

你小子哪裡找的,靠譜不!審查?你等着吧,老子沒這麼快的。」

老司令說完,氣呼呼的掛斷電話,那邊的秦野很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