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她成了帥氣軍官的掌上寵全文免費閱讀 第5章_恩思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這位同志,你什麼意思!」戚白茶不喜和人有任何的肢體接觸。

要不是看他沒惡意,她會廢了他的手。

戚白茶一臉冷漠,倒讓臨危不懼的秦野有些緊張,手心都是汗。

可這姑娘簡直掐着他的審美長的,哪哪他都喜歡,他不想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軍人講究的是快狠准,秦野嗓音低沉的說道:「同志,你好,我叫秦野!是西北戰區陸戰軍人,這是我的軍官證。」

所以,和她有啥關係?跟個愣頭青似的,上來就自我介紹。

咋的?這還相上了,作為頂級白富美,她啥樣的男人沒見過?

「所以呢!」戚白茶秀氣的眉一挑,略過他手裡紅色的本子。

秦野迎着戚白茶的目光,站的越發筆直:「同志,你能考慮一下我嗎!我家在黑省,至今未婚,今年二十四歲,爹是村裡大隊長,娘是婦女主任,兄弟和睦,無不良嗜好,成了,家裡都是你做主,我娘會游泳,爹也能搬出去住。」

好傢夥,這思想還挺前衛的,誰說軍隊的男人古板的,這不是挺會的。

這條件,可恥的讓戚白茶心動了!她想擺爛啊!

簡直瞌睡來了有人遞枕頭,不想下鄉,她可以隨軍啊!

反正都要嫁人,為什麼不選個看的順眼聽話的?

也免得戚家的人在她婚事上做文章,她這一波釜底抽薪。

她是想擺爛,可不會嫁去伺候人,坦白的說著:「同志,我什麼也不會!」

咋的,總不能養尊處優的,嫁了人去村裡挖地吧?抱歉,做不到,沒那奉獻精神。

秦野一聽,生怕晚了她後悔似的,搶答道:「媳婦是用來寵的,嫁給我,你什麼都不用做。」

喲,還挺上道的,有點加分項。

戚白茶這才正視秦野,男人各方面都不錯,滿足她擇偶條件,現在距離77年高考還有三年。

她可不想和戚家人極限拉扯,嫁人了,就能順理成章的離開。

戚白茶露出一抹笑,讓秦野看花了眼。

纖細柔弱的姑娘,皮膚跟剝了殼的一樣,好似一碰就碎,那明亮透徹的眸色,一下子撞進了他心裏,讓他心口一顫。

「你好,我叫戚白茶,今年十八歲……。」

戚白茶簡單的做了自我介紹,略過戚家的人,他們不配。

秦野看着人,那是恨不得原地領證,嗓音低沉的開口:「茶茶!」

磁性的聲音讓戚白茶心尖一麻!她怎麼不知道自己還是個聲控?

白皙的臉有些許緋色,依舊鎮定的說著:「嗯,我家在鋼鐵廠家屬院,你明天來找我,我們去打報告領證。」

說完後,拎着工作人員打包好的飯菜,打算回去。

這堪稱一個速戰速決啊,走一趟,人生大事都解決了。

這才追到手的媳婦,秦野哪能讓她跑了,三兩步上去。

「我送你!」

秦野自然而然的接過戚白茶手裡的飯盒:「我來。」

「你對誰都這麼體貼嗎!」戚白茶沒談過戀愛,純屬好奇。

但她低估了秦野的厚臉皮,沉着嗓音說道:「不,我只對茶茶這樣。」

說著,眼神落在戚白茶身上,戚白茶側開臉,語氣傲嬌:「該是對我這樣,娶到我是你的福氣。」

大小姐嘛!就是這麼自信。

這男人怪會撩的。

秦野悶笑,彎下腰,溫熱的呼吸噴洒在她耳邊:「那……茶茶以後多指教了。」

男性磁性低沉的嗓音,讓戚白茶眼瞼微顫。

為了掩飾自己紊亂的心跳,咳嗽一聲:「那看你想指教什麼了!」

輸人不輸陣的,難不成還怕了這老男人?

「那這樣呢!」秦野鋪滿厚繭的大手包裹住戚白茶白皙細嫩的手,小心的生怕捏疼了。

好吧,有時候女人的臉皮真不如男人的。

兩人這可是要睡一張床的,戚白茶懶得搞欲擒故縱那一套。

反正自個兒男人,別說牽個手,八塊腹肌也得是自己的。

她也想枕在傳說中的八塊腹肌上睡覺。

這麼一想,更加心安理得了。

甚至握緊了秦野的手。

到達家屬院時,戚白茶沒讓他進去,秦野跟那要被丟的大狗一樣,表情都有些委屈了。

「茶茶,真不能進去?」

「不能!」戚白茶可不想讓家裡奇葩給她增加困難,領完證再說。

看着男人,戚白茶倒沒扭捏,上前接過飯盒。

見樓下沒人,踮起腳尖,嘴唇快速的從秦野臉頰略過,眼神狡黠的一眨。

「明天見。」說完,戚白茶轉身上樓。

秦野直接傻住了,隨之而來的是狂喜,比他得了軍功章還要激動。

那是沒尾巴,有尾巴指定螺旋飛上天。

他媳婦,可真大膽,但他好喜歡,不行,他待不住,必須立刻政審。

於是,秦野十萬里加急給家裡發了電報,同時,打了電話給軍區司令。

樓上的戚云云只看到了男人的身影,眼裡都是惡意。

戚白茶這才打開門,掃帚就差點打下來。

「小娼婦,你怎麼不去死,你怎麼對你爹的?剛剛那個野男人是誰?沒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賤種,我今天非的好好教訓你。」

林菊一臉扭曲,那神色跟淬了毒一樣的。

戚白茶眼神一冷,扯過掃帚反打上去,「張口就是賤種的,你這是遺傳到位了?你跟那老畜牲沒兩樣的,擱着唱啥大戲呢?真把自我感動到了!還想教訓我,你算老幾,我看你是好日子過多了,腦子蹦出個屁把你給蹦傻了。」

戚白茶那掃帚舞的虎虎生威的,打的幾人沒地方躲,家裡一片狼藉的。

戚云云瑟瑟發抖,聲音哽咽:「姐,你怎麼能這樣對娘呢?娘也是為你好,你別被外面的男人騙了,我剛剛可都看到了,你和男人不清不楚的,你這不是做讓我戚家蒙羞的事?你……。」

「**」戚白茶左右開弓幾巴掌給她打上去,牙齒都給她打掉。

本來臉上就受傷,現在說話也漏風,整個人更顯滑稽了。

「你…泥介個……」

「我呸,就你這丟人現眼的,跟男人都玩爛了,看誰都不像好的,別孩子都不知道誰得種,你家先人都得氣活。」

戚云云氣的要死,顫抖着手指着戚白茶:「泥…泥……」

戚白茶將手裡的掃帚砸出去,神色冷漠:「你…你就沒那個命,命賤你就該的認,哦,對了,告訴你個好消息。」

戚白茶一笑,戚云云抖的更厲害了,這賤人絕不會幹好事的。

下一瞬,戚白茶拿出一張報名表,聲音輕快:「正好大家都在,我宣布一下,馬上戚云云同志就能成為一名光榮的下鄉知青,建設大西北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別哭喪着一張臉,你爹媽還沒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