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王大偉直接嚇尿了,眼神驚恐,腿抖的不行。

戚白茶一臉嫌棄,真是沒用的廢物,經不起嚇的。

指着王大偉說著:「收起你那噁心的眼神,否則給你挖出來喂狗,趕緊給我滾。」

王大偉毫不懷疑戚白茶做的出來,這個賤人絕對瘋了。

但他不敢惹怒,甚至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不斷的往後爬,跟個狗一樣的。

到了門框那裡,連滾帶爬的跑了,戚白茶冷嗤,沒種的老畜牲。

被他打斷,戚白茶也沒繼續進空間,下鄉的事還沒處理呢!

戚白茶從破舊的衣櫃里找了一件還算過得去的衣服換上,翻箱倒櫃的找出戚云云藏好的報名表。

根本沒填,就沒打算下鄉呢!

五幾年開展的上山下鄉,城裡沒工作的,每家都必須去一個。

一家子都把主意打到她身上。

住着她爹的房子,花着她爹的錢,虐着她爹的娃,一群狼心狗肺的,誰也別想好過。

前世處於食物鏈頂端,誰也不敢招惹,這穿越了,也能折騰的她們人仰馬翻的,等着吧!

戚白茶冷笑一聲,直接模仿了戚云云的筆跡,填好了報名表。

貼心的給她選了大西北,這輩子別想回來了。

隨後翻出戚云云的證件,心情不錯的去了街道辦事處。

工作人員看到這麼個漂亮的小姑娘,都有些可惜。

這下鄉說著好聽,去了就別想回來,一輩子在鄉下磋磨。

但還是禮貌的說著:「同志,這是你本人願意的?確定去大西北嗎?」

這都巴不得離得近一點,這姑娘是不是傻?去大西北幹嘛?餵豬都輪不到她。

戚白茶沒回答他那個問題,反而偉人語錄張口就來。

「同志,你這是質疑我報效祖國的意志,偉人支持我們上山下鄉,不就希望我們到邊疆去,到人民和國家需要我們的地方去?」

工作人員一聽,感動的熱淚盈眶的:「同志,國家有你們,一定發展更加壯大。」

戚白茶可沒空跟他扯皮,把流程走完,把戚云云後路定死,還領走了下鄉安置的一百塊。

出來的時候,戚白茶心情別提多好。

果然,放下個人素質,享受缺德人生,誰能活的過她?

戚白茶沒打算回去,轉身去了國營飯店。

七十年代,想吃點好的,就只能去這,這時候,還不允許私人買賣呢!

吃飯要糧票,肉需要肉票,戚白茶帶了票,給自己點了兩菜一湯。

這才剛想坐下,就聽到隔壁傳來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

「就你這窮當兵的,你咋敢來的?真是什麼人都敢介紹,媒婆眼瞎了?你哪配得上我,也是個窮酸地方出來的,怎麼?巴上我你就能跨越階級了,你們這些詭計多端的窮男人可真敢想?」

女人穿着一身嶄新的布拉吉,腳上踩着黑色小皮鞋,那張臉還時髦的化了淡妝,看得出家底不差。

只是,這說話跟噴糞一樣的,實在讓人不喜。

一般人也就算了,人民子弟兵就不該遭這個罪。

戚白茶父親是軍人,職位還不低,那是槍林彈雨里闖出來的,大概是對於軍人天生的好感。

戚白茶轉個彎,站在女人對面。

「大姐,就你這滿臉疙瘩的,男人看得上你,你就該燒高香了,你還有啥可挑剔的,是沒認清自個兒情況?沒有鏡子總有尿吧!誰給你的自信?」

普信還真是在哪個年代都普遍存在。

「你……」女人怒氣沖沖的抬起頭,看到戚白茶那張臉的時候,嫉妒的不行。

「小賤人,擱這勾引男人來了?你急得跳腳,是不是和他有什麼不幹凈的關係?就他這窮小子,也就你這種吃不起飯的看得上!」

這年代,嚴抓男女關係,要被貼上標籤,日子可不好過。

戚白茶看着人張口就來的,也懶得嗶嗶,一巴掌給她打上去。

「就你這污衊革命同志,亂倒髒水的行為,我很懷疑你是不是什麼特務間諜,那個單位的?這麼不注意思想教育?明顯的落後分子,這怎麼能為我們人民服務?這不得逼我們去死?

你那態度跟個地主婆似的,真把自己當小姐了?啥年代了,領導都說破除封建糟粕,你這是無視領袖的話,你什麼成分?」

這麼一頂高帽子帶下來,女人坐不住了,面色漲紅:「你…你……」

「你什麼你?你結巴了?趕緊給人同志道歉,否則我得去找你領導問問,怎麼教導你們的?」

真讓戚白茶去了,她工作也得丟,今天真的見鬼了,遇到這個窮酸就算了,這賤女人還死咬着不放。

污衊軍人這個罪名她擔不起。

咬着牙,不甘的跺腳,還是悶聲悶氣的說著:「這位同志,抱歉,剛才是我情緒過激,你別往心裏去。」

「他怎麼會跟狗計較,下次可別亂叫,小心牙齒被打掉,丟人現眼的玩意兒,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真是給你祖宗丟臉,你就不怕你先人頂着棺材板亂跑」

戚白茶那張嘴,死的說成活的,這女的哪裡是她的對手。

迎着周圍的人異樣的眼光,捂着臉跑了。

戚白茶這才舒服了,轉過頭,只見男人迎面而來。

男人目測一米八幾,寸頭,穿着白色襯衫,軍綠色褲子,襯得身姿挺拔修長,那張臉劍眉星目,鼻樑高挺,削薄的唇緊抿,臉部線條十分流暢,凌厲的氣場,好似兇狠的獵豹,讓人不可忽視,一看就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前世她家裡也開了不少娛樂公司,啥男人沒見過,戚白茶麵色平靜。

不等他開口,戚白茶轉身。

秦野一愣,隨即伸手,下意識想要抓住。

戚白茶比他更快,讓他落了個空。

秦野見她這身手,眼神越發明亮,有意思,太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