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她成了帥氣軍官的掌上寵全文免費閱讀 第2章_恩思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懶貨,少在這裡裝死,趕緊去給我報名下鄉。」尖銳的女聲好似能刺穿耳膜。

手臂上的疼痛讓戚白茶混沌的思緒有片刻清明。

吵,實在是吵,腦袋嗡嗡作響的。

她不是在私人豪華遊艇上嗎?怎麼會有別人的聲音?

「懶貨,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訓你,和你那早死的爹一樣黑心肝,你也是個橫死的命。」

林菊揚起手,一巴掌就想打上去。

「吵什麼吵,你家死人了,擱這嚎喪呢?」戚白茶睜開眼,身體比手反應更快。

猛然一把抓住林菊扇過來的手,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回去。

用力過猛,打的林菊跌倒在地。

頓時,連站在一邊的戚云云都怔住了。

這戚白茶一向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這些人稍有不順就打罵,她也不會反抗。

現在這是……魔怔了?

戚云云心裏幸災樂禍,表面卻很着急:「姐姐,你這是幹啥?你怎麼能打娘,你這是大不孝啊,有什麼你衝著我來,我知道你不想下鄉,我…我……!」

話還沒說完,就被林菊打斷:「小雲,你怎麼能下鄉?你是妹妹,她戚白茶做姐姐的就得替你受罪,你放心,由不得她不下鄉。」

這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讓戚白茶眼抽到想笑。

搖了搖有些昏沉的腦袋。

待看清眼前這一切時,不由得傻眼。

狹**仄的屋子,牆上糊着發白的報紙,還有偉人畫像,寫着勵志的標語,桌子破舊,地板坑坑窪窪的。

這…這是哪?她哥投資的年代劇?這年代感十足的,也太逼真了。

有錢……真的能做到?

然而不等她多想,尖細嫌惡的聲音傳來。

「少在這裡裝瘋賣傻,趕緊去知青辦報名,晚點仔細我扒了你的皮。」林菊不記打,伸手就想掐戚白茶。

戚白茶不是個吃虧的,一把捏住林菊的手腕,用勁一掰。

只聽「咔嚓」一聲,房間里頓時爆發出尖銳的慘叫。

「啊,賤人…你…反了天了。」林菊疼的冷汗直流,看着戚白茶很是恐懼。

戚云云心裏嫌棄,卻還是擋在林菊面前,柔弱的說著:「姐姐,都是我的錯,你怎麼……」

「啪」的一聲,戚白茶一巴掌打上去,「知道錯了你就憋着,實在不行就跪着,擱這狗叫什麼?顯着你了!信不信我擰斷你的脖子?」

戚白茶冷厲的眼眸,嚇的戚云云腿腳打顫,壓根不敢說話。

這傻子?眼神啥時候這樣犀利了,吃錯藥了不成?

不就是讓她下鄉,她不肯,非要鬧?現在好了,讓人看笑話。

戚白茶揉了一下額角,算是明白,自己這是穿了,還是穿的一本年代文。

一本某站最新的爆款,她偶然點進去瞅了一眼,兩女一男的極限拉扯戲碼,套路是老,但抵不住土狗多啊,她也愛看。

作為頂級白富美,錢只是一個數字,她熱衷擺爛,就喜歡看這些老狗血。

別問,問就是有那個條件。

這不,二十歲生日,開着豪華遊艇去巡視爺爺送的海島,這一腳踩滑,就到這七十年代來了。

還好死不死的穿成書里一個不重要的炮灰角色。

原身被妹妹算計下鄉,對京市來的男主一見鍾情,暗地裡使手段和女主孟青稞作對。

最後自食其果,死了都沒人埋,這所謂的妹妹,還讓野狗啃了她的身體。

兩人重組家庭,這屋子是戚白茶的爹留下的,戚云云和她那個野爹登門入戶。

倒把原主養的跟狗一樣的,他們站着,她就得跪着,動則打罵。

不好意思,她這人沒啥素質,遇到她,算她倒霉。

接受了原主的身體,當然得幫她報仇。

現在,到她表演了。

戚云云委屈的不行,眼淚決堤一樣的,「姐姐,我知道你心裏有氣,是我不好,我該讓着你,我……」

聽着這茶言茶語的,戚白茶眼裡都是惡意。

一把提着她的脖子,壓在窗口,讓她半個身子懸在外面。

「啊…」戚云云看着十幾米的高度,滿臉驚恐,想要掙扎,但被戚白茶一手扼制。

「咋的,你臉大就喜歡裝是嗎!你那早死的娘啥都沒留給你,不要臉倒是學了個十成十,鳩佔鵲巢當狗都不會嗎!祖宗排位都得給你蒙羞!喜歡叫是吧?牙齒給你打掉。」

戚白茶露出一抹笑意,戚云云心裏咯噔一聲,剛想大叫。

就見迎面而來的大海碗朝着自己的臉狠狠砸下來,頓時劇痛襲來。

「啊,我的臉,娘,救我,賤人,你怎麼不去死,你去死。」

這下,戚云云裝不出來了,眼神怨毒的瞪着戚白茶。

戚白茶這才覺得心口鬱結的那口氣散了。

「小娼婦,你就想毀了這個家是吧!我就知道,你生來就是克我的,我今天非的打死你。」

就是這樣,不管對錯,打的都是原主,原主這身子縱橫交錯的傷痕。

瞧瞧,親娘都不護着呢?

戚白茶手裡把玩着一塊碎片,放在戚云云的脖子上,用力一划,「你敢動我,我要了她的命。」

林菊看着戚白茶心狠手黑的,真的怕了。

心裏恨得要死,只能忍氣吞聲:「戚白茶,你這個掃把星,你到底要幹嘛!非要把這個家折騰散了?」

戚白茶想着原主爹抗洪犧牲的時候,得到了一筆補助,存在一張摺子上,那是該給她的。

但是,這些年戚白茶活的狗都不如的,根本沒見着。

現在,該討回來了。

「我這頭暈眼花的,可能是營養不良,我得買點補品嘗,我記得爹留給我一張摺子,你現在給我,不然我手一抖,可能……。」知道她的軟肋,戚白茶說的那叫一個有恃無恐。

存摺?這掃把星倒真敢開口?她配嗎!

那是留着給戚云云做嫁妝的,她只能撿戚云云不要的。

「我沒……」

不等她把話說完,戚白茶用碎片揭了戚云云左臉一塊皮。

「娘,給她…啊…娘…疼……」戚云云疼得聲音都顫抖了,看着戚白茶,跟看到惡鬼一樣的。

「你住手,你這個……好…我給你,給你…」

戚白茶看着人着急忙慌的,很是諷刺,說著:「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你私生女,我是撿的呢!」

「不要胡說,白茶,你對娘有誤會,你是娘的女兒,娘能不心疼你嘛!你別傷害你妹妹,我知道一直惦記着你爹的摺子,我這就給你。」

林菊怕死這個瘋子了,還好現在家屬樓沒啥人,不然臉往哪裡擱?

轉過身的剎那,林菊臉色陰沉。

果然…是個養不熟的賤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