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她成了帥氣軍官的掌上寵全文免費閱讀 第10章_恩思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司令急得上火,噼里啪啦就是一頓說:「問你這小兔崽子呢?是不是和你團長一起忽悠我?

老子告訴你,回來練廢你們,一把年紀了,別人都當爹了,你們一群孤寡咋好意思的,給國家丟人,我不管,回來我繼續安排。」

李順聽到這話,連忙開口:「司令,真有嫂子。」

可別亂整一出,秦野那模樣,中意戚白茶的很,這不是給人添堵嗎?

司令懷疑:「真實性?」

李順:「百分之百!」

司令:「哪裡的人?幹啥的?給我具體說說。」

這興趣來了,聲音都高昂了,好小子,和他一樣的迅速,文工團的看不上,看上個什麼人物?

李順皺着眉想了一下,詞語匱乏:「長的跟仙女下凡似的!」

司令:「……!」就那榆木疙瘩,你跟我說他找了個天仙?祖墳冒青煙了吧?誰家閨女這麼眼瘸啊!

不過,拐到手就是好的,他帶的兵,就是有出息。

李順還怕司令不信,比划著:「真真的,長的比年畫上的女明星還漂亮。」

司令可不管,有媳婦就是好的,他最頭疼的就是這群一把年紀不找媳婦的,連個歸屬感都沒有,有任務那是拿命去拼啊,有根繩子拴着也好。

「切,你小子看到個母豬都覺得清秀,我還能信你?好了,別說了,反正那姑娘要來隨軍的,我自己會看。」

說完,啪的一聲掛斷電話,臉上笑的起褶子,門外正好有人敲門,司令爽朗的說著:「進來!」

話才落下,就看到跟在自家老夥計後面的凌霜,此時紅着一雙眼睛。

司令頓時更頭疼了。

「田伯伯,他們說的是真的嗎?秦哥找到媳婦了?他怎麼能…怎麼能……」

凌霜來到文工團的第一天,就對秦野一見鍾情,追了好幾年了。

秦野一直冷若冰霜的,這才出去多久?就結婚了?

外面的女人哪裡比得上她?

田司令最討厭死纏爛打的,男女都一樣。

秦野都明確拒絕了,還一直自我感動,真的讓人厭煩。

「怎麼不能?凌侄女!伯伯看你是晚輩,有些話沒說的太重,現在新時代了,解放了,不興包辦婚姻那一套了。

秦野有自己的想法,軍隊人性化管理,不會插手人民戰士的感情,你覺得呢?」

還是讀過大學的呢?就這?遇事哭哭啼啼,也虧的是有關係,不然早踢了。

田司氣得橫眉豎眼的。

凌政委知道自家女兒死心眼,嘆口氣,對着田司令說道:「老田,這孩子還小,不懂事,只是太喜歡秦野了。

秦野也是你看重的戰士,和我家小霜天作之合,你咋就……」

兩人是過命的交情,凌政委啥都好,就是關於他女兒的,跟沒腦子似的。

田司令是個大老粗,有啥說啥:「我還說不得了!一個女孩子死纏爛打的,像什麼樣子!你也別試探了,人家結婚了。」

凌政委這一聽,那還得了?「那結婚報告?」

只要報告不審批,兩人這婚事就不作數。

凌霜哭的一抽一抽的,「田伯伯,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明知道我喜歡秦哥…」

那模樣,好像田司令把她和秦野拆散一樣的。

田司令氣笑了,也顧不上和凌政委的關係:「結婚報告我已經審批,現在兩人是合法夫妻,凌侄女,你還得自重啊。」

凌霜聽到直接炸了,一把推開自家爹:「都是你們逼的是不是?我不信,我要去找他,我倒要看看,是哪個狐狸精。」

說完氣沖沖走了,凌政委想去追,被田司令叫住。

「老凌,你這閨女該好好的管了,不然早晚惹下禍端,你一輩子的名聲,都得折在她手裡。」

凌政委也很無奈:「家裡就她一個女兒,她娘寵的跟心眼子似的,我說啥也不聽。」

話說到這裡,田司令沒再說,反正已經提醒了,聽不聽,就是他的事了。

總不能他越俎代庖替人家教訓女兒吧!沒這樣的道理。

再說,秦野也不是吃素的,在他那裡,可沒有不打女人的習慣。

這個凌霜,該吃點苦頭。

戚白茶這邊,吃完後,秦野送她回去,一路上,牽着人緊緊不放,離得遠點都不行,粘人的很。

戚白茶前世忙碌,沒時間談戀愛,不知道是不是都這樣的粘糊。

秦野從兜里拿出盒子,不算精緻,但在這年代,也算是頂好的東西。

秦野打開,拿出手錶,給戚白茶戴在手上,銀白色的女士手錶,映襯着白皙的皮膚,十分好看。

秦野沒忍住,瞧見周圍沒人,彎下腰迅速在她手背上印下灼熱的一吻,喉結滾動,嗓音暗啞:「茶茶帶着很好看!」

他媳婦真是哪哪都好看,他可得多出任務,賺錢給媳婦用,他媳婦就該被嬌養。

戚白茶主動拉着他的手,心裏泛起一絲甜蜜,她並不排斥秦野的親近。

「你買的,肯定好看。」這話可算是說到秦野心坎上了,看着人眼神灼熱,保證道:「茶茶,以後我給你買更好看的。」

被他盯着,戚白茶心臟漏跳一拍,膽子比他更大,踮起腳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我很喜歡。」

男人嘛,還得多肯定,不然誰賺錢給她用!

秦野身子緊繃,瞳孔微顫,一直盯着戚白茶瑩潤飽滿的紅唇,深邃的眸色都變得暗沉。

猛然呼出一口濁氣,心裏那團火越發燒的旺。

戚白茶可不管,她就是挑火不負責,自己男人,怎麼撩都行!

但這傻子,還真有點純情。

她雖沒經驗,可好歹看過不少小說,理論嘎嘎厲害。

可她不知道,男人不能撩的太過,不然會反噬,這是戚白茶後來才懂的道理。

兩人才到家屬院,就聽見那些老婆娘竊竊私語。

有幾個甚至走上前,眼神鄙視的看着戚白茶,語氣高傲:「你這孩子咋就想不開呢?找個鄉下人,以後能有啥好日子過?」

「就是,要不是家裡養不起,誰會送孩子去當兵!你別被兵痞騙了,你這小姑娘真跟他走了,說不準家裡還有幾個兄弟等着你!」

「我聽說鄉下漢子有些是幾個人共用一個婆娘的,嬸子們都為你好!」

「就算你不幹凈了,嫁個城裡的老鰥夫總是可以的,可別想不開!」

戚白茶以前唯唯諾諾的,這些人都看不上眼,現在乍一看,還以為認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