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我覺得你都多餘問!」蘇陽撇了撇嘴。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你倆乾脆結婚得了。」王傑八卦的看着二人:「要我說家裡養你倆小東西,這互動還怪好看的。」

「滾!!」異口同聲。

二人異口同聲的叫出了聲。

雙方的視線碰撞在一起,又立馬轉移開來。

道心差點不穩了。

感情是自己這樣的人能碰的?

自己可是日韓澀澀黨啊!什麼家出少女,什麼女團等着我!!

自己可是要為國爭光,狠狠的注入愛國基因!

這一發叫愛國啊!

王傑的遊戲還沒打完,自己的手機便送到了。

前台的少女拿着盒子走了上來:「蘇先生是在這裡嗎?有你的快遞。」

「是呢。」酥酥立馬起身,走到了門口:「過會兒我外賣到了也幫我拿上來一下,我懶得下去,謝謝姐姐~愛你喲~」

酥酥連忙抬手比心。

「好~」前台小姐姐微微一笑,將盒子遞給了酥酥後轉身就走。

酥酥拿着盒子走了過來,順手拿着桌上的修眉刀遞給了蘇陽。

蘇陽把手機遞給了酥酥:「幫我弄一下。」

「切~」酥酥撇了撇嘴,傲嬌的說道:「看你還在燙頭,暫時幫你一次,記住你欠我一次。」

「行行行。」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斤斤計較。

酥酥立馬打開了盒子後,將手機拿了出來。

「你老手機呢?怎麼辦?丟了?」

「丟了幹嘛?」蘇陽連忙道:「幫我放盒子里就好,我存了那麼多網站呢。」

「噁心!」酥酥連忙把手機丟在了桌上,總覺得捏着這個手機,就像是捏着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一樣。

「他逗你的。」打着遊戲的王傑鏡片下的雙眸閃過一道晦澀的光芒:「真正的男人,瀏覽器不會有任何的留存!」

「你都彎了你懂個勾八!」酥酥絲毫沒有避諱的吐槽。

蘇陽差點沒繃住笑出聲來。

看着被鎖喉的酥酥,還有王傑那有些攝人的眼神,他立馬收斂了自己的笑意。

立馬歪頭看着一旁憋笑。

差點窒息的酥酥,劇烈的喘息着。

完全不顧自己的形象,坐在地上。

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幽怨的看着王傑:「我告我媽,說你欺負我。」

「你媽也是我媽!告了白告。」

「啊啊啊!煩死了!遲早有天我將引爆整個王家!讓你身敗名裂!!!!」

「你可以試試!」王傑只是抬眼。

一手指天的酥酥立馬縮了縮脖子,就和鵪鶉似的。

嘟囔着嘴:「就知道欺負我。」

她憋着嘴,將手機遞給了蘇陽:「WiFi登好了,自己下。」

拿着手機,蘇陽把遊戲下了,又把數據傳輸了一波。

蘇陽看着微信的未讀消息疑惑的打開看了眼。

看着那昵稱有些懵。

點進去就是個轉賬。

奶糖味小小:轉賬3200元

奶糖味小小:我還不至於賺同學的錢,提成轉你咯

這是宋小小?

蘇陽的好友不多,每一個是誰他基本上都記得清楚。

所以也懶得弄什麼備註。

看着這個消息,蘇陽嘖了嘖嘴,伸手接收了轉賬。

隨後發了個消息。

超級無敵暴龍戰神:高風亮節宋小小!不和你客氣了。

奶糖味小小:是嘛是嘛~不要客氣喔~但是下次可不會轉給你了!我也是要恰飯的!嘿嘿~

超級無敵暴龍戰神:你推薦的理髮店不錯,王師傅技術很好,就是剪完頭不知道為什麼屁股有點疼。

發完消息,蘇陽便打開了遊戲。

對着酥酥叫道:「上號上號!」

「來咯來咯~」

酥酥幫蘇陽登錄了自己的小號後便自己拿着手機上號。

王傑也正好弄完。

三人便一同開啟了遊戲。

「你打輔助吧,輔助簡單點。」酥酥看着蘇陽道:「我打AD!」

「ojbk!」蘇陽點了點頭:「鄙人常年混跡LOL黃金段位,區區王者信手拿捏,妹子你信我!哥們兒這把不你喂超神算我玩得菜。」

「好好好,那老哥!老妹可就全仰仗你了。」酥酥也十分捧場的附和道。

一分鐘後。

「不是你勾八跑下路去幹嘛?」酥酥疑惑的看着蘇陽。

蘇陽茫然的看着酥酥:「輔助不去下去哪兒?」

「去幫打野啊。幫完打野來上路。」

「不是!我輔助啊!我去上幹嘛?」蘇陽腦瓜子都有些嗡嗡作響。

「輔助我啊!我在上路啊!」酥酥也有些驚異。

「你ad去上,那上單的意義是什麼?」

「我…」

王傑已經蚌埠住了。

「哈哈哈超!笑死!求求你們原地結個婚吧,今年春晚沒你倆我不看!」

王者雖然地圖和LOL大差不差,機制也大差不差。

但是玩法上還是有一些區別。

一般習慣LOL的,剛開始的時候也會有一些覺得奇怪。

畢竟高分段的分路有些時候的確和其他局有些不同。

「行了!趕緊過來!聽我指示墊刀!」酥酥深吸了兩口氣。

而此時蘇陽挪動着自己的人物快步的走到了酥酥的邊上,就聽到了她的話,有些疑惑:「什麼芝士蛋糕?」

燙髮器還是有一些噪音,再加上腦子上裹着厚厚一層他的確聽得有些不太清楚。

「我他媽!說!墊刀!!!!!」

「哦哦哦!電刀啊!」蘇陽恍然大悟,打開了商城,看着裏面各式各樣的裝備。

酥酥見蘇陽終於明白自己的意思長鬆了一口氣。

結果下一刻她沉默了。

「電刀在哪兒?」

「哦哦找到了,閃電匕首是吧?不過魯班這是近戰和控制吧?也要出電刀的嘛?」

酥酥:……

王傑:哈哈哈哈操!這可太艹了。

酥酥轉頭注視着蘇陽那迷茫的雙眸。

她的眼神帶着三分無奈,三分憤怒,還有四分無可奈何。

無奈輔助她還是很需要輔助,只能忍辱負重,將mmp藏在了心底。

「不用出閃電匕首!」酥酥深吸了一口氣,緩和了自己的脾氣,柔聲道:「就按照推薦出裝就好啦~」

她又回到了自己甜美的嗓音。

夾了起來。

拉着椅子坐在了蘇陽的邊上後,她立馬柔聲嬌滴滴的道:「哥哥~過會兒我讓你上的時候你在上喔~」

「你能正常點嗎?你別這樣,我有點怕!」蘇陽內心有些忐忑。

這不是我認識的酥酥!

「沒事噠哥哥~我平常都是這樣子的,你習慣一下就好惹。」

蘇陽:……

渾身都有點酥酥的。

這人講話怎麼能湊的這麼近,完事還嬌滴滴軟糯糯的叫哥哥。

打了一半外賣到了。

前台將外賣放在桌上後離去。

三人繼續奮鬥。

遊戲結束後,三人都沒有再說要打下一局。

【叮!宿主血坑新朋友,你的朋友已經開始懷疑人生!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菜的人?獎勵:666元】

你再說個勾八!怎麼可能是我的問題?

似乎王傑和酥酥的道心已經破碎。

二人沉着臉一言不發的吃着炸雞。

唯有酥酥時不時抬手將雞塊塞在蘇陽的嘴巴里。

就是有些用力。

酥酥惡狠狠的將雞塊塞在蘇陽的嘴巴里,噎死你!噎死你!!!

西內!!!

她的內心不斷地叫罵著!

「其實吧,這遊戲輸了不怪我!是打野太菜了。資源不控,不會抓人,在野區天天被單殺。」蘇陽乾咳了一聲開口解釋道。

王傑黑着臉冷聲道:「打野是我。」

蘇陽:……

你他媽不早說?

「但是話又說回來了,打野在野區遊走,雖然碰到了對面,但是也給我們提供了有利的信息和地圖視野!」

「是中路不怎麼會支援的原因!」

王傑的臉色更加陰沉:「中路是我男朋友!」

蘇陽:……

「好嘛,我攤牌了,是酥酥的問題!這勾八ad玩的和屎一樣!帶不動一點。」

蘇陽覺得,傑哥的威懾力還是很強的。

反正肯定不是自己的問題,那麼對不起了!只能挑軟柿子了。

酥酥(─━ _ ─━✧)

「來鍋鍋吃個雞塊!」

她伸手抓着蘇陽的臉,擠開他的嘴,立馬往他的嘴裏塞着雞塊。

蘇陽連忙咬牙想要封口。

但是人活着總是會碰到各式各樣的巧合。

他咬住了酥酥的指尖。

一瞬間酥酥只覺得一股刺痛,就如同被電了一下。

從指尖到心尖,一股電流划過。

她連忙抽手,捏着自己的手,有些慌亂:「我…我…我去上個廁所。」

她轉身就走,腳步略顯慌亂,因為慌亂腳尖踢在了桌角邊上。

也顧不得疼痛,快步離去。

「哦豁~你完蛋咯~」王傑看着這一幕,嘖了嘖嘴,絲毫沒有顧忌的對着蘇陽調侃道:「我妹才十七歲!你可悠着點。」

蘇陽:???

「傑哥別鬧!我不談戀愛!」

「還有她才十七歲???」蘇陽有些不可置信。

自己十七歲的時候還在打遊戲。

她十七歲,一頭粉毛?這麼精神的嘛。

「正常嘛,現在的小孩子早熟,前段時間我碰到一十四五歲的,那化個妝穿個貂,和三十來歲的小少婦一樣。」

傑哥聳了聳肩,嗦了口雞翅,對着蘇陽幽幽道:「不過既然不談,那就和我妹遠點!吊著她,傑哥可是會生氣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