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哭喪着臉開口道:「傑哥,能冷靜一下嗎?」

「哦?你不要傑哥教你登dua郎?」

「我開玩笑的!」

「傑哥!傑哥!達咩啊!」蘇陽立馬抬手抓住了傑哥準備摘下眼鏡的手,打斷施法!

他這是真滴怕!畢竟傑哥看起來不像是開玩笑。

而且就這比自己腿還要粗的肱二頭肌,他懷疑自己真的沒有什麼反抗的能力!

「真的不要嘛?」傑哥有些遺憾。

「真的不要!」蘇陽苦着臉看着眼前的傑哥:「我就是和酥酥開個玩笑而已。」

酥酥伸手抓着蘇陽的肩膀,將其推到了躺椅上,讓他躺下後,慢慢的抓揉着蘇陽的頭皮,看着蘇陽那心有餘悸的樣子,差點沒笑死在當場。

「哈哈哈,看你還敢不敢逗傑哥了。」

她幸災樂禍的調侃道。

「可惜了。」傑哥站在一旁撇了撇嘴。

走到一旁後,他整理了一下桌上的物品。

對着蘇陽開口問道:「確定好方案了嗎?」

「三七側背,你要是有更好的想法也可以。」蘇陽看着眼前的酥酥,望着對方的臉頰,不斷地洗刷着自己的記憶。

他媽的這地方是不能來了。

太他媽恐怖了。

「那我就按照我喜歡…」

「三七!就三七!!!!」蘇陽的嘴裏發出一陣尖銳的爆鳴!

傑哥:……

「哈哈哈哈!」

酥酥拿着毛巾擦了擦蘇陽的頭髮。

捂着自己的肚子坐在了一旁。

「不行了,真的要笑拉了!我去換個姨媽巾!哈哈哈超!」

明明嬌滴滴的蘿莉音,你是怎麼說出來這麼粗俗的話語。

就離譜!

蘇陽看着向外走去的酥酥,有些害怕:「那什麼…要一起嗎?」

「沒事,我不怕!」酥酥俏皮的對着蘇陽wink了一下。

蘇陽苦着臉道:「我怕啊!」

「行啦,傑哥玩的是純愛!」站在一旁的傑哥,一把抓住蘇陽的手臂,一拉。

蘇陽整個人就被按在了椅子上。

「傑哥我已經心有所屬,所以阿陽,你來晚了!傑哥的心裏已經沒有你的位置了。」

「真的嗎?」蘇陽看着鏡子中的倒影,眨了眨眼。

「假的!」龍王歪嘴。

「不過說起來,你倒是看得開。」站在蘇陽身後的王傑臉上露出一抹苦笑:「國內對這些接受能力還是很差,知道我是gay之後,好多人都不願意來。」

「我無所謂。」蘇陽聳了聳肩,看着梳子梳理着自己的頭髮,髮絲變得一縷一縷的,對着傑哥笑道:「只要你不gank我,我們還是好朋友。」

「就沖你這句話,以後給你打五折!」傑哥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蘇陽微微一笑:「做好自己就好。」

「嗯!」

傑哥點了點頭,便全身心的投入,給蘇陽剪了起來。

還別說,看着恁大一個,剪頭髮的動作十分乾脆利落。

剪刀唰唰唰的便修理着他的髮絲。

頭髮的碎屑撲簌簌的落下。

每次剪頭似乎都是一場賭博。

所以蘇陽喜歡在一家一直剪,那樣自己的內心好歹有個底。

但是這次剪頭要兩千多,蘇陽覺得估計剪出來的不會太差。

或許是價格給他的底氣。

又或者是王傑拿起剪刀時那自信的氣質帶給他的底氣。

「喲!換好了?」

蘇陽看着走來的酥酥,陰陽怪氣的問道。

「咋?要我炫你嘴裏?」酥酥看着蘇陽撇了撇嘴。

「傑哥你看她!」蘇陽立馬對着傑哥叫道。

「我勸你別太皮,我怕傑哥真的忍不住摟了你。」

蘇陽看着鏡子中傑哥眼神的倒影,一瞬間閉嘴了。

傑哥你別這樣看我,我有點慌。

後背心有些發涼。

【叮!宿主在剪髮時,大膽的和陌生人開玩笑,並且拉近了雙方的關係!獎勵:8888元】

你TM說和誰拉近關係?你他媽說的明白一點!

系統!你他媽講話講清楚一點!你別這樣啊!我慌啊!!!

見蘇陽吃癟,酥酥嘿嘿一笑。

拉着椅子,湊了過來。

坐在邊上,雙手抻着椅背,側臉靠在手臂上,好奇的對着蘇陽問道:「蘇陽,你是做什麼的?」

「阿宅!」蘇陽看了眼鏡子中酥酥的倒影。

「你?阿宅?」酥酥立馬搖了搖頭,語氣中滿是質疑:「哪家宅男嘴皮子這麼利索?」

「你家!」

「什麼你家…我靠!你他媽!」酥酥一時間反應了過來,自己好像被調戲了。

頓時呲牙咧嘴的看着蘇陽:「傑哥,干他!我幫你下藥!」

蘇陽:????

「幹不了一點!」傑哥瞥了眼蘇陽和酥酥。

還真別說,這嘴皮子哪裡像是阿宅。

其實蘇陽以前話也少。

但是似乎因為自己不用考慮太多,而且有了系統之後底氣也變足了之後,他貌似有了許多的變化。

願意與陌生人交流開玩笑,人也變得自信幽默了起來。

「真的,你阿宅?」酥酥有些不可置信。

「對啊,平常宅家寫寫小說文案什麼的,當個短視頻博主,賺點小錢混日子。」蘇陽長嘆了一口氣:「這不是快過年了嗎。」

「所以套個花唄,過來奢侈一把,搞個帥氣的髮型,準備回家找個富婆,恰個軟飯。」

「6!」酥酥嘴角一抽。

傑哥擔憂:「真的嗎?那這次的錢就不收了。」

「別別別!」蘇陽聞言一時間有些慌亂:「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這地方是真滴不敢來了啊!

「不是傑哥,這壁畫你都能信?」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還是元氣滿滿的粉毛少女。

現在滿嘴髒話的精神小妹,這反差你玩的是明明白白的。

連講話的調調都變了,剛才還軟萌甜妹。

你開始放飛自我了是吧?

洗剪吹一套下來。

蘇陽坐在了椅子上,頭上被包裹着厚厚的一層。

他坐在椅子上,有些無聊。

酥酥湊到了蘇陽的邊上,興緻勃勃的問道:「打遊戲嗎?」

蘇陽立馬轉頭叫道:「傑哥!酥酥上班想打遊戲!」

「我哥是老闆!我只是過來玩兒的。順道幫點忙而已。」酥酥嘚瑟的對着蘇陽挑了挑眉。

蘇陽:「6!」

「正好!帶我一個!」傑哥也拉着椅子坐在了邊上,翹着二郎腿坐在了沙發上。

「玩什麼?王者?吃雞?」

「有沒有一個可能?我只會玩端游?」蘇陽略顯尷尬。

「下一個唄。打王者吧。」一旁的酥酥立馬掏出了手機。

蘇陽聞言緩緩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你這是從哪裡淘來的老古董?」酥酥看着蘇陽手上那經典小方塊:「這他媽是6S吧?」

「謝謝這是8!」蘇陽翻着死魚眼看着眼前的酥酥。

隨即調動了一下系統商場。

買了個最新的15por。

配置全部拉到最高。

一萬四?這個價格還是有些高啊。

不過也無所謂了,反正白嫖,無所吊謂。

蘇陽隨即下了單。

【叮!宿主購買手機和新朋友玩遊戲,久違的體驗,讓他想起了少年時!獎勵:55555元】

豁!這麼頂的嗎?

一瞬間自己的餘額被頂到了二十二萬左右!離譜就尼瑪離譜!

從上午自己六千塊錢的餘額到現在二十二萬,才過了多久?

真就是和活在夢裡一樣!

「你們先玩兒吧,我買了個機子過會兒到。」蘇陽抬眼看了眼酥酥,端着茶杯喝了口茶。

「啊?你買了?」酥酥有些懵逼:「蘇陽,我勸你別太離譜嗷!買的是哪款?」

「15por。」蘇陽歪頭看着酥酥,有些疑惑:「不是你要我打遊戲的嗎?」

「可是…」酥酥臉上漏出一抹苦笑:「我也沒讓你買手機啊。」

「大差不差,反正也差不多該換手機了。」

一時間酥酥的內心極為複雜。

自己這麼被重視的嘛?有這麼離譜的嘛?

一萬多塊錢,對於她而言也不是很多,但是也不至於隨便買的。

「那我先玩一局。」一旁的傑哥怪異的看了眼蘇陽,打開了遊戲,隨着一聲timi,他看着酥酥問道:「你呢?」

「我也過會兒玩吧。」酥酥咂了咂嘴,一時間還回不過神來,她覺得腦子有些不夠用了,得吃點東西補補腦子。

「要吃點什麼不?有點嘴饞了。」

「你看着點就好!」傑哥開啟了遊戲後,從一旁抽出一個煙灰缸放在了桌上,遞給了蘇陽一根。

趁着她腦子還有些懵,隨後惡趣味的抽出了一根遞給了酥酥。

正點着外賣的酥酥,下意識的接過了煙。

「得嘞!等我回去告訴咱媽你竟然抽煙!」傑哥龍王笑。

區區酥酥,單手拿捏!

「行啦行啦!」酥酥翻了個白眼:「每年都這麼玩兒,你也不膩!等晚點我和我閨蜜說一聲今年幫你應付一下!」

「不就是過年相親嘛,當gay又怎麼了,直接和他們說得了。」

酥酥轉頭看着蘇陽詢問了一聲:「你要吃點什麼?」

蘇陽沉默了兩秒:「盅盅面!」

「好好好!」(葉問指指點點.JPG)

「問你喝什麼你要喝茶,問你吃什麼,你要盅盅面?」酥酥驚異的打量着蘇陽:「你到底是哪裡來的老年人?」

「你的愛好就不能年輕一點嗎?我不管我要點炸雞!就吃炸雞!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