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好先坐,不介意我打完遊戲吧?」

男子抬頭看了眼蘇陽。

蘇陽搖了搖頭,走到裏面,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妹子則走到了一旁,對着蘇陽問道:「帥哥喝點什麼?」

「有茶嗎?來杯茶。」蘇陽脫下自己的羽絨服。

屋裡有暖氣自然也不會覺得冷,反而穿着羽絨服會有些熱。

他裏面套着毛衣也不會覺得冷。

妹子連忙接過蘇陽的羽絨服,將其掛在了一旁的衣帽架上。

走到飲水機邊上,伸手給蘇陽泡了一杯茶。

隨後放在了桌上。

從茶几下方掏出了幾個圖冊。

便坐在了蘇陽的對面,翹着二郎腿,不斷地擺動着腳下的涼鞋,那一顆顆珠圓玉潤的腳趾讓人的視線忍不住停留。

蘇陽也沒有多自作多情的覺得對方是在勾引自己,看上自己。

無非就是銷售的一些小手段罷了。

以前在售樓部賣房的時候,那些大姐姐對這些事兒輕車熟路。

和男客戶之間營造一種曖昧的氛圍,然後趁着對方上頭的時候引導對方下單。

一些小動作,她們也不虧,反而能下個單。

其實除了那些涉及百萬千萬的單子,一部分女的還真不至於靠賣身來獲取訂單。

對於女銷售,蘇陽還是敬佩的。

那些人都是人精,循序漸進的誘導,專業能力也很強。

有些人看待女銷售總是帶着有色眼鏡,蘇陽還是比較喜歡公正的看待一些事物。

「帥哥貴姓?」

坐在對面的妹子,一頭粉色的短髮,歪頭看着蘇陽,顯得俏皮又可愛。

就是歐派小了點。

「免貴,姓蘇!別叫哥,叫蘇陽就好。」

蘇陽靠在沙發上。

「那蘇陽?」妹子聞言輕笑了一聲,微笑着說道:「你叫我酥酥就好,我看看你的臉型。」

說著酥酥探身。

直視着蘇陽的雙眸。

蘇陽也沒有絲毫的避諱,直視着眼前的妹子。

二人四目相對,蘇陽那侵略性十足的雙眸,讓妹子一時間目光有些飄忽。

連忙伸手擼起他遮擋着額頭的頭髮。

「你骨相很好耶,而且丹鳳眼看起來有種痞帥的感覺,我個人建議的話,你可以考慮一下往痞哪方面去發展。」

「這個的確是。」正在打着王者的男子抬頭看了眼蘇陽:「你估計一米八左右的身高,隨便打扮一下直接酒吧亂殺!」

「你們看着弄就好,我個人倒是沒有太多的意見!」

「嘖~」酥酥聞言撇了撇嘴:「我還是喜歡有主見一點的。」

「沒成為你的理想型真是遺憾嗷。」蘇陽看着眼前的酥酥,還別說第一次直麵粉頭髮的潮女。

對方身上那股子元氣滿滿,還真是讓他有些眼前一亮。

「別鬧~」酥酥頓時白了眼蘇陽,拿着一旁的平板,在上面打開了一個APP,操作了一番後遞給了蘇陽。

「這裏面大部分都是和你臉型差不多的,你按照你的審美挑選一些符合自己審美的,過會兒我們就按照符合你審美的來弄,沒問題吧?」

「也行!」蘇陽看着眼前的圖片,裏面的髮型,頭也沒回的問道:「這個可以。」

「可以就往右滑不可以就往左。」

「這不是探探嗎?」蘇陽頓時驚異的開口道。

「差不多。」酥酥嘿嘿一下:「王哥讓人弄的軟件。」

「還別說,挑女的見多了,第一次見挑男的!這男同養成器是吧?」蘇陽有些忍不住的吐槽了一句。

「你怎麼知道?」坐在椅子上的王哥立馬抬頭看着蘇陽,語氣中帶着一絲詫異。

「我靠!你他媽真男同?」蘇陽渾身一顫,腚眼子驟然一緊。

誤入!大鳥轉轉轉發店?

「大哥,這裡是都成,春熙路!」王哥嬌媚的白了眼蘇陽:「這裡一百個男的,起碼二十個是同。」

「我現在走還來得及嗎?」蘇陽頓時苦着個臉。

那嬌媚的白眼,差點沒讓蘇陽yue出來。

他對於這些都是保持着不理解但是尊重的態度。

「你要敢走,我當場把你摟了。」王哥騰出一隻手,炫耀了一下自己超強的肱二頭肌。

「冒昧問一問,閣下該不會姓王名傑?」蘇陽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嘿嘿嘿嘿~~」

王傑頓時痴痴的笑出了聲。

一時間蘇陽的腦海中不斷地閃過B站里鬼畜的視頻。

傑哥!傑哥!不要~~~

當然蘇陽也只是開玩笑而已,手上不斷地挑選着圖片。

一旁的酥酥看着二人的互動已經笑的直不起腰了。

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亂顫。

「哈哈哈!這可太搞了!笑拉了。」

「憋回去!」蘇陽立馬板著臉呵斥了一聲。

和社恐的相處多了,還別說,和這些社交恐怖分子相處還挺有意思的。

有些玩笑雙方都能開得起。

「行了就這些吧。」

酥酥接過平板,打開界面掃了一圈。

「審美這麼直的嗎?」大部分都是比較硬漢或者痞帥的髮型。

「傑哥在,彎不了一點。」蘇陽靠在沙發上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茶。

酥酥又一次破功忍不住笑出了聲。

「那就側背三七吧,韓式喜歡嗎?就是黃總澤那樣的。」

「都行,比起我的審美,我還是相信你的審美。」

蘇陽聳了聳肩,專業的事情還是得交給專業的人來做,而且女孩子嘛,自然知道男人弄個什麼樣的髮型帥一點。

「那我可真是謝謝你。」酥酥白了眼蘇陽,轉頭看着一旁的王哥問道:「要打完了嗎?」

「還有幾分鐘!」

「那我先給他洗個頭。」酥酥隨即從沙發上起身,對着蘇陽擺了擺頭:「走吧。」

說著她帶着蘇陽走了出去。

走出門之後,酥酥看了眼後方後,對着蘇陽開口道:「這一**下來估計要二千七八,你覺得怎麼樣?」

蘇陽聞言嘖嘖稱奇:「還挺貴,就這樣弄吧,還沒剪過這麼貴的,讓我康康怎麼個事兒。」

見蘇陽能夠接受,酥酥也沒有去說什麼。

價格反正就這麼,剛才和蘇陽聊的有些嗨了,她忘記提前說價格了。

所以出來之後提醒一下,免得開始弄了之後又覺得貴。

要換成以前,兩千多塊錢,蘇陽估計得問問剪的是大頭還是小頭了。

但是現在他更加註重新奇的體驗。

以前沒燙過也沒有染過。

現在他也想試一試。

「那肘吧!」酥酥帶着蘇陽走到了一旁的房間內。

指了指不遠處:「你先躺着。」

「這二樓和一樓有什麼區別?」蘇陽緩緩的躺在了洗頭椅上,挪了挪身子,讓自己舒服一點。

「二樓更加貴一點。」酥酥對着蘇陽開口道:「別看王哥是個gay,他技術是真不錯,」

「以前在國外學了好幾年,又自己做了幾年後來回來的,然後開的這個店。」

「求求你了,說話多幾個字沒什麼毛病的!」蘇陽苦着臉,看着眼前的少女:「你這麼一說,讓我感覺過會兒傑哥就要進來摟我了。」

「哈哈哈操!你別太搞笑!」酥酥又一次忍不住笑出了聲,看得出來她的笑點很低:「等下把你頭都給拽下來。」

酥酥伸手拉過一旁的花灑在蘇陽的頭上慢慢的撒着水。

小手擋在髮際線的邊緣,免得水濺射到蘇陽的臉頰上。

「我看你皮膚質量有些差,過會兒我推薦你用幾個護膚品,你自己去買,還有眉毛也得修一修。」

她伸手用指尖緩緩地划過蘇陽的眉間。

一時間蘇陽只覺得一種奇異的感覺貫穿全身。

有些發麻。

難道是自己太久沒有和妹子近距離接觸的問題?

「這倒是有點難為我了。」蘇陽看着酥酥的雙眸,就這樣一個洗頭間內,就兩個人。

氛圍也莫名讓人覺得有些怪怪的。

「我一個舒膚佳,一個大寶,用了二十多年!你讓我用護膚品?」

「不是郁美凈嗎?」酥酥眯眼一笑,她笑起來很好看,那一雙大大的眼眸一笑,就如同月牙一般笑眼彎彎。

「那是小時候用的。」蘇陽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已經是個大人了。」

「是不是就算擦大寶,也只有出門的時候擦?」酥酥揶揄的問道。

「給你個機會,現在去我家把監控給拆了!」

「略略略~」酥酥對着蘇陽做了個鬼臉,慢慢的用小手按壓着他的頭。

一時間蘇陽只覺得渾身通透。

你還別說,你還真別說!

「你以後洗完臉記得擦一擦大寶,雖然是男孩子,但是也要做一個精緻的豬豬男孩喔~」

說著她俏皮的沾着一點泡沫,點在了蘇陽的鼻尖。

蘇陽聳了聳鼻子,抬手擦了擦鼻尖。

幽幽的看着她威脅道:「你再這樣信不信我立馬掰彎我自己,去勾引傑哥,然後讓你叫我一聲姐夫?」

酥酥:???

「還有這好事兒?」忽然一陣略帶興奮的話語在門口響起:「感謝大自然的饋贈,阿彌陀佛!」

蘇陽頓時渾身一震,錘死不足驚坐起。

整個人從躺椅上彈了起來。

看着門口略顯興奮迫不及待的王傑,蘇陽內心咯噔一下。

糟糕!要被太陽了!

「那個…」蘇陽此刻的聲音有些顫抖,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緩緩的向後挪動着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