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到了自己這裡,自己竟然只是想吃吃喝喝,然後偶爾出門逛逛街看看風景,要是可以還想來個自駕游。

果然宅男的本性還是難改。

但是他也沒有多麼想去改變自己。

自己到社會上也有那麼多年了,送過外賣搬過磚路邊擺過小吃攤。

以前他還想過,怎麼讓自己變得受歡迎,讓自己變得有魅力。

但是後來在外面打工實在打不動一點了,就宅家寫小說當個短視頻的博主。

每個月賺的不多,但是也正好夠他日常的開銷。

偶爾多的時候還能支援一點家裡。

而這長期的宅家,讓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討好別人,不如自我享受。

別人怎麼看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想怎麼樣。

房門忽然被敲響。

蘇陽立馬從椅子上起身,快步走到了門口。

此時門口一名跑腿小哥站在門口,抬眼看着蘇陽問道:「你好UU跑腿,請問是蘇先生嗎?尾號7712?」

「是的!」蘇陽立馬點了點頭,對方隨即遞來了一個紙盒。

分量有一些重。

「麻煩你了!謝謝。」蘇陽立馬伸手接過,連忙道謝。

「嗯!」跑腿小哥也微笑着點了點頭,轉身快步離去。

關上了房門,蘇陽並未去打開盒子,而是先把電腦桌上收拾了一下。

又洗了洗碗。

【叮!宿主洗了個碗,看着乾淨整潔的灶台心曠神怡。獎勵:200元】

6

這哪裡是系統啊,這妥妥的就是義父。

陽飄零半生未逢明主,統若不棄陽願拜為義父。

收拾完灶台,他拿着紙巾擦了擦手。

隨手把濕漉漉的紙巾丟在了垃圾桶中,坐在椅子上。

拉開一旁的抽屜,從裏面拿出美工刀。

劃開了紙盒上的膠帶。

打開紙盒,裏面一個漆黑的盒子便露了出來。

黝黑的盒子,上面只有簡簡單單卡西歐的英文字母。

他伸手從紙盒中將盒子拿出。

隨手把外包的紙盒放在一旁。

伸手將大概兩手大的紙盒打開。

裏面一個如同八角籠一般的鐵盒被黝黑的泡沫包裹在一側。

而另一側則擺放着一些證書和說明書等等零碎。

伸手將鐵盒從裏面抽出。

他迫不及待的打開了表盒。

一塊亮銅色的表便顯現在自己的眼前。

看着眼前的表,蘇陽不得不說,這將近四千塊錢的表還真不錯。

看起來的確和曾經TB上買的那些廉價表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伸手將表拿出,撕開錶盤上的塑封膜,戴在了手腕上。

他嘿嘿一笑。

還別說挺好看的。

【叮!宿主買了一塊表,覺得很好看,心情愉悅!獎勵:888元】

抬眼一看系統的餘額,已經足足77141.48元。

也就是說自己今天純享受不說,還他媽的賺了大幾萬。

爽啊。

花錢等於賺錢?賺錢就要花錢?

腦闊有些懵,蘇陽收拾了一番後,起身向著屋外走去。

樓下,蘇陽抬手遮擋着陽光。

光芒透過指縫照射在他的面龐。

午後的暖陽照射在身上,讓他渾身暖洋洋,驅散了周身的寒意。

他的心情也猶如那午後的微風一般,不驕不躁。

雙手插兜,漫步在街頭,走到了公交車站台。

坐在椅子上,他打量着城市的四周。

以前的他出門都看着手機,要麼刷短視頻,要麼就看小說。

不然就是忙忙碌碌急躁的穿行在街道四處。

他許久沒有這麼靜下心來,好好地看一看這一座城市了。

他今年二十二歲。

步入社會也有幾年了。

來到都成也有三四年了,可是他一直覺得自己和這個地方格格不入。

比起大城市的喧鬧,他其實更加喜歡小城市的 幽靜。

這些城市中,人與人之間似乎都有着一層隔閡,每個人之間都充滿了距離感。

沒有太多的人情味,有的不過是人與人之間的利益往來。

而小城市,人流量沒有那麼大,經常生活的地方,大家都是熟面孔。

拿着手機掃了一下。

蘇陽走到了公交車的最後一排。

【叮!宿主坐在人群中又似乎遊離在人群之外,觀察着世人,心態逐漸平和!獎勵:2元】

你擱這兒觸摸誰呢?

你說誰2呢?

來自系統的吐槽才是最為致命的,蘇陽老臉一紅。

乾咳了一聲。

伸手拉開了車窗,享受着微風拂面。

看着街道上腳步匆匆的行人。

像是這樣的一線城市,生活節奏快。

用他們老家的話來說就是,球錢賺不到,走路當小跑。

每個人的臉上都藏滿了心事。

明明已經臨近過年,可是路上的行人臉上也沒有多少的笑容。

現在的過年,似乎再也不復從前。

以前臨近過年,每個人的臉上都布滿了笑容,喜悅的氛圍籠罩整個城市。

但是現在似乎不一樣了。

或許是他疲懶的性格,不喜歡忙碌,也不喜歡太過功利。

對於他而言,所有的一切剛好就夠了。

賺的錢夠吃夠喝就好,住的地方能住就好。

該努力就努力,該享受了就享受。

沒過多久,蘇陽走到了那大名鼎鼎的春熙路。

這地方,蘇陽來了都成這麼多年根本就沒來過。

因為像是這樣的地方,最能夠體現社會階級的層次。

看着街道上那靚仔靚女。

還真別說,這裡靚仔靚女是真的多。

雙手插兜,蘇陽走在街道上。

看着那一家家奢侈品店。

聽說春熙路一年上千億的交易量,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全國排名前三的商業街果然名不虛傳。

每年節假日的時候,春熙路的客流量也有數百萬之巨。

果然有錢人還是多。

蘇陽走在街道上,看着那一個個似乎不怕了的靚女。

有那麼一句戲言,那就是潮男小伙不怕熱,精神小伙不怕冷。

凍不死的靚女,熱不死的潮男。

看着那上半身穿着厚實,下半身就套着一個裸腿神器的妹子,蘇陽有些懷疑。

這真的不冷嗎?

但是腿好看是真的。

「咦蘇陽?」

忽然一聲詫異的話語響起,對方的語氣中帶着一絲疑惑和笑意:「我還以為我看錯了呢。」

一個妹子,穿着黑色小西服,那修身的黑色西服褲將她修長的腿包裹着。

腳下踩着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後跟踩在地磚上發出一聲聲悅耳的脆響。

高幫的高跟鞋包裹着她的小腳。

扎着馬尾,顯得十分幹練,臉上畫著淡妝又帶來一絲成熟的魅力。

蘇陽看着眼前的妹子,沉吟了兩秒。

那熟悉又陌生的面龐,讓他有些記不起來。

「我呀,你忘了?」

蘇陽的目光轉移到了對方的乃額… ,胸牌上。

看着上面的名字,一瞬間恍然大悟:「哦~宋小小是吧,換了個衣服還真沒認出來,越來越漂亮了喔~」

【叮!宿主與老同學見面,回憶起自己青澀的學生時期!獎勵:2888元】

蘇陽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女孩兒,她的容貌如同一幅精雕細琢的畫卷,五官清晰分明,線條優雅流暢。

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閃爍着聰慧和神秘,彷彿能夠看穿人心。

聽着蘇陽的話語,她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低頭秀手從鬢角划過,就好似捋了一下自己的髮絲。

可是那一雙眼,已經迅速的看了眼蘇陽渾身上下的裝扮。

並且內心已經有了一定大致的價格。

倒不是她功利,而是她本就是奢侈品的銷售,已經習慣了從一個人的穿着打扮來分別對方的消費能力。

她直視着蘇陽的雙眸,嘴角微微勾起:「好久不見,畢業之後,同學聚會你也沒來過,最近在忙什麼?」

「也沒忙什麼,就瞎混唄~」蘇陽聳了聳肩,擺了擺頭示意對方邊走邊聊:「你在這兒上班?」

蘇陽同樣直視着對方的雙眸。

若是換成以前,蘇陽估計已經控制不住的自己的視線,眼神估計早已飄忽。

可是此刻的他眼神就如同入黨時一般堅定。

帶着一抹自信的微笑。

「對呀~LV。」宋小小抬手彈了彈胸前的胸牌,指尖敲打在胸牌上發出一聲脆響,她的話語深處帶着一絲疲憊:「累死了,天天和各種人打交道。」

「快過年了,估計你的業績有一波提高吧?」蘇陽歪頭看着對方。

畢竟過年大採購似乎是大部分人的習慣。

很多人在過年前都不介意奢侈一把。

「嘿嘿,這個倒是。」宋小小嘿嘿一笑,這一聲嬌憨的笑聲,一下就把她的御姐光環打破:「你今年過年回家嗎?」

「回,過段時間回!」蘇陽撇了撇嘴:「估計回去又得擠來擠去。」

「是啊~」宋小小也有些頭疼,春運這是不管什麼都擠,高速地鐵火車,你哪怕坐飛機,機場也能把人擠懵逼。

抬頭一看全是人,哪兒哪兒都是人。

「我到了。」

宋小小停下了腳步,指了指一旁的店鋪,有些意猶未盡。

好久不見的同學碰面了,她還是很有交談的慾望,但是店裡又忙,她也是忙裡抽閑出來恰個飯而已。

「正好,回家過年得買兩件衣服裝一手!」蘇陽擺了擺頭:「也算支援一波老同學,給你來點業績,別忘了給家人們謀一點福利嗷。」

宋小小聞言頓時笑了:「你還是有點幽默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