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蘇陽立馬小雞啄米般的點頭:「傑哥我知道你很氣,但是你先彆氣!我也討厭吊著別人的那種人!」

「我主打的就是個距離感!我還勵志體驗一波日韓風俗業,不談感情只談肉體,所以傑哥冷靜!」

「嘖~」傑哥撇了撇嘴:「你倒是實誠。」

他其實挺樂意和蘇陽交朋友的,畢竟和蘇陽相處很輕鬆,沒有太多的顧慮。

雙方之間也沒有太多的利益關聯。

就可以當做十分普通的朋友相處。

「媽…臟死了!你要是再敢把口水弄我手上,我…打死你!」

酥酥走了進來,坐在沙發上,只是沒有之前那麼放肆,似乎也多了一絲包袱,莫名有些拘謹了起來。

連髒話都收了回去。

蘇陽見狀乾咳了一聲:「下次不會了!」

「哼!」酥酥抬手看了眼手錶:「時間差不多了,可以洗了!」

「快點過來!」

「你要不說滾過來?你這麼溫柔,我感覺你想噶了我啊。」蘇陽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酥酥。

王傑把燙頭機挪開,聽着自家妹妹的話嘖了咂嘴。

好好好!妹,你這是心動了?

其實等成年後很少會有純粹心動的感覺和感情。

現在的人都在試探,都在權衡利弊,那些熱烈的坦誠,可愛的真誠,勇敢的專一,已經難得一見。

所以王傑不介意酥酥在適合的年齡,碰到讓自己心動的人,然後吃吃愛情的苦。

畢竟這些都是人生重要的體驗之一。

等以後老了還能回憶回憶。

「你…」酥酥一時間氣急,腮幫子鼓起,氣鼓鼓的指着蘇陽:「你…滾過來…嘛~」

蘇陽:???

你到底是發脾氣?還是撒嬌?

滾過來就滾過來,還嘛~~~

這軟乎乎的聲音,差點沒讓蘇陽迷失自我。

他走到了洗頭椅上躺着,隨即閉上了眼。

酥酥臉頰略紅,看着眼前的蘇陽,莫名覺得這人貌似有些順眼。

但是一想蘇陽剛才的行為,又有些生氣。

那美甲都要扎入蘇陽的頭皮了。

蘇陽呲牙咧嘴的睜開了眼,看着眼前的酥酥,二人四目相對。

酥酥的視線再也沒有之前那樣大膽。

而是有些飄忽。

「看我幹嘛?」酥酥目光躲閃,語氣有些緊張。

「你拿我頭蓋骨練九陰白骨爪呢?咋地?給我天靈蓋上開個洞?雖然我也是嗎嘍,但是我的腦子估計沒真嗎嘍的好吃!嗎嘍的命也是命啊!」蘇陽沒好氣的吐槽了一句。

酥酥聞言連忙減少了自己手上用的力。

尷尬的咳了一聲:「把嘴閉上!」

「收到!」

蘇陽立馬閉上了嘴,享受着按摩。

很快洗完頭之後,蘇陽坐在了椅子上。

她拿着吹風機吹着蘇陽的頭髮,看着鏡子中的自己,蘇陽的嘴角也忍不住有些勾起。

「咦!這男的誰啊?好帥!」

「哦~原來是我啊!」蘇陽自戀的看着鏡子中的自己,瞎嘚瑟。

站在後面的酥酥,頓時笑了,捶了一下蘇陽的肩膀:「自戀!」

「如果一個人,連自己都不愛,那麼怎麼去愛別人呢。」一瞬間蘇陽的聲音變得沙啞低沉,雙眸也變得深情了起來。

看着鏡子中的自己,蘇陽的嘴角比AK還難壓。

這錢花得值。

王傑:夾起來了?

酥酥手上的動作一僵,看着鏡子中蘇陽倒影的面龐,她抿了抿嘴。

放下了手上的吹風機,她伸手打開了一旁的盒子,從裏面拿出一個修眉刀。

將椅子轉了過來。

蘇陽一時間看不到鏡子中自己帥氣的倒影,有些戀戀不捨:「在看兩秒,我估計我自己都得愛上自己了。」

「行啦,別亂動,我給你修修眉。」

說著酥酥坐在了蘇陽的邊上,看着蘇陽的面龐。

她的呼吸有些沉悶。

小拇指抵住蘇陽的臉頰,她拿着修眉刀緩緩地修剪着蘇陽的眉角。

因為湊的很近,二人都能感到彼此的呼吸。

蘇陽立馬轉移了自己的視線。

而酥酥的眼神也有些飄忽。

她白嫩嫩的臉頰也多了些許粉紅,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讓人想rua一下。

她對着蘇陽的眉毛吹了口氣。

吹散了碎屑。

又挪到了另一邊繼續修剪着。

而蘇陽則轉移了視線,繼續看着另一邊。

主打的就是個視線不接觸。

「別亂看!看我!」

酥酥皺了皺眉,立馬對着蘇陽呵斥道:「等下修歪了。」

「我動的是眼珠,和眉毛有什麼關係?」蘇陽有些疑惑。

「我是專業的還是你是專業的。」

「我閉嘴!」

蘇陽立馬注視着前方,眼神堅定的就如同入黨宣誓時一般。

雙眸瞪圓,瞳孔放大。

就如同軍訓小孩哥一般十分堅定。

這模樣讓酥酥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給蘇陽的眉毛修了修,看起來更加順眼了,劍眉…額…雖然現在眼睛瞪的像銅鈴,但是就算是星目吧。

反正星星也是圓的,嘿嘿。

酥酥內心嘿嘿一笑。

內心滿滿的都是成就感。

一想到蘇陽剛才進來的時候那土狗的樣子,和現在完全就是兩個樣子。

她莫名也有些成就感。

「好了?」見椅子又轉回到鏡子所在的方向,蘇陽起身站在鏡子前,看着鏡裏面倒影的自己。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的確有說法。

髮型很合適自己。

而且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側背三七。

而是更加合適自己臉型的微調,審美也符合自己的審美。

「平常也不怎麼用打理,等過兩天頭髮就會下來一些,不會和現在一樣太翹,要是覺得趴窩了就用捲髮棒燙一燙或者過來這裡我幫你弄。」

「OK!」蘇陽點了點頭。

轉身道:「走了!我還有點事兒。」

「哦~」酥酥撇了撇嘴:「走吧,我帶你去結賬。」

「記得打五折嗷!」王傑打着遊戲,頭也不抬的說道。

「知道啦~」酥酥從一旁衣架上拿下蘇陽的羽絨服,遞給了他。

王傑看着二人離去的背影嘖了嘖嘴,這小子欲擒故縱玩的是真的花。

先玩點曖昧,讓對方上頭,卻又淺嘗即止,這一波拉扯他給滿分。

他妹完全玩不過一點哦。

套上羽絨服,蘇陽和酥酥走到了樓下。

酥酥站在前台,操作着電腦,對着蘇陽問道:「你電話號碼多少?我給你弄個會員卡。」

蘇陽聞言有些許為難,其實他後來也不想來的。

畢竟他真怕傑哥。

傑哥看自己眼神有些不對勁啊。

傑哥也就算了,這妹子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些奇奇怪怪的。

但是無所謂,反正辦了下次不來也可以,就是可惜了,這頭髮弄的的確不錯。

「133*********」

酥酥輸入了電話號碼抬眼問道:「住在哪兒?」

「估計明年得搬家!」蘇陽立馬開口道。

「哦~那我就填我家了。」

她又拿着一張會員卡,將代碼輸入後,遞給了蘇陽。

「我看看嗷,打五折,誠惠50塊錢!」

酥酥一本正經的在計算機上按了按,把會員卡拍在了桌上,伸手看着蘇陽。

蘇陽:???

前台妹子:???

「不是兩千多嗎?再怎麼打着也得一千多吧?」蘇陽目光有些詭異的看着酥酥,你這娘們有問題啊。

「我哥剪頭就花了十分鐘,剩下的都是我弄得!我又不是員工白乾唄,他就剪個頭隨便給個五十塊錢得了。」

前台妹子:6

蘇陽拿着桌上的會員卡,看了眼桌上的二維碼。

立馬掃了一波後。

隨即轉身就走:「掃了,走了!」

「哎~他還沒付錢呢!」前台妹子見一旁的喇叭沒有響起,連忙準備繞出吧台阻攔。

「不是吧,酥酥這是你朋友?這有點摳門啊!連五十都不想給?」

坐在椅子上的酥酥,慢慢的扯開棒棒糖的包裝,放在嘴裏舌尖不斷地包裹着棒棒糖。

「叮!微信收款3000元整!」

聽着這一聲轉賬聲,酥酥的嘴角微微勾起。

bo~的一聲,她從嘴裏抽出棒棒糖。

「不要小瞧我看中的朋友啊!姐姐!」說著她嘚瑟的wink了一下對方,看着對方有些發愣的模樣,傲嬌的蹦躂着向著樓上走去。

走在街道上的蘇陽。

聽着腦海中的脆響有些沉默。

【叮!宿主花了3000元剪了個頭,順道調戲了一下老闆的妹妹,又和老闆打情罵俏!雖然內心複雜,但終歸還是喜悅!獎勵:11111元】

什麼勾八11111元?

要是平常蘇陽根本不會覺得什麼。

但是現在一看,總覺得系統好像在觸摸什麼東西。

麻了麻了!

渾身發麻!

看着邊上的香奈兒,他抬腿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香奈兒!」

門口的迎賓小姐姐的語調很有意思,帶着一股子哦嗯調的感覺。

「先生請問需要什麼?」

「來一款香水吧!三四千左右的!味道別太刺激,淡雅一些的。女士用的,再給我來一款男士的!價格也差不多這個區間就可以。味道最好輕一點。」

蘇陽之前聞到宋小小身上的香水味也不刺鼻,淡雅的清香,他也比較喜歡淡雅一點的香水味。

「好的先生,請跟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