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話,反問道。
媽媽愣了愣,然後搖了搖頭。
「說明這麼鬧一鬧,她忘了那些黃色廢料了,像個正常人,會哭會笑了。」
我解釋道。
媽媽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轉向溫語:「是有點兒道理啊。」
「你姐姐做事是極端了點,但也是為了你好。
你想的那些,太危險了,以後還得叫你姐姐盯着點。」
爸爸也認同地點了點頭。
溫語眼珠子轉了轉,擦乾眼淚,破天荒地乖巧:「謝謝姐姐。」
不過,我聽得出來,這話是咬着牙說出來的。
「你去陪着時悅坐吧。」
媽媽推了一下爸爸道。
爸爸正要起來,溫暖大喊着腳疼,拽着爸爸道:「爸爸,你剛剛給我揉的好舒服,你幫我再揉幾下唄。」
「就這麼點兒路,姐姐不會計較你們陪我坐的,她又不是宮斗劇里愛嫉妒人害人的那種人。」
爸爸又返回座位,一家人口穩穩坐在了一起。
溫暖時不時在前排,大聲嚷嚷爸媽有多疼她。
司機在溫家好多年了,很清楚爸媽有多疼愛溫暖。
這話是故意說給我聽的。
所以到底是誰擱這演宮斗劇呢?
無聊……我悠哉地躺在最後一排,寬敞到可以橫躺下,前面三人在逼仄的空間里,只能全程挺直腰板。
難受的又不是我,有什麼可生氣嫉妒的。
而且經過我那麼一懟,溫語以後可不敢輕易詆毀我和三個爺爺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3車停在別墅里,我是被媽媽搖醒的。
揉着惺忪的眼下了車,餘光撇見一個幽怨的表情。
溫語氣鼓鼓地看着我,頭髮被擠得凌亂,小手捶打着肩部和腰部。
忽略她的眼神,我小心翼翼扛起了蛇皮袋,生怕弄壞了我的寶貝們。
走過溫暖身邊的時候,只聽她幽幽來了句:「原來姐姐這麼寶貝這袋子垃圾。」
久違的笑又回到了她的臉上。
還沒走幾步,她就開始犯病了,尖着嗓子道:「姐姐背的都是垃圾吧,裏面應該有蟑螂,說不定還有老鼠……啊啊啊,這些東西最能繁殖了,到時候爬的家裡都是怎麼辦啊!」
「時悅,都回家了,你不需要這些東西謀生了,家裡有新的準備給你,扔了吧。」
媽媽溫聲勸道。
我護好蛇皮袋,搖頭道:「這些東西都是有紀念意義的寶貝,我去哪兒它們就在哪,不能丟。」
「既然孩子喜歡,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