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趙征寧小茶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 第9章_恩思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趙征感覺靈魂都被襲擊了,身體像是撞在一團柔軟的雲朵上,鼻息間都是她身上醉人的香氣。他感覺頭昏腦漲,身體的血氣亂竄,難以自制地想要侵略。

「放肆!下去!」

他粗喘着怒喝,很想要伸手推開她,但閉着眼,看不清,很怕碰到不該碰的地方,只能任由她在他身上作亂。

寧小茶看他不敢看自己,還不敢碰自己,簡直有恃無恐,更是抱緊他,吻上了他的喉結。

他脖頸修長,喉結線條優美,許是被撩得口乾舌燥,剛剛吞咽了一下口水,喉結自上而下滾動着,妥妥的喉結殺。

寧小茶立刻男色上頭,饞他身子了!

當她吻上他的喉結——

趙征瞪大了瞳孔,身體整個兒僵住,大腦一片空白,漸漸的,意識回歸,感覺到喉結處傳來強烈的**,似乎要酥到靈魂里去。

「寧小茶!」

他粗喘得更加劇烈,像是負重奔跑了一萬里,脖頸上青筋直跳,隱忍得額頭、臉上都是汗水。

太狼狽了!

他感覺自己快要自燃了,不得不咬牙切齒地說:「好!寧小茶,我饒了你,你快滾開!」

寧小茶得到想要的答案,但半信半疑:「殿下這話當真?君無戲言?」

趙征恨恨點頭:「當、真!君、無、戲、言!」

寧小茶得了他的承諾,就要鬆開他時—沈晚瓷

「咚咚——」

外面傳來敲門的聲音。

兩人的肢體還在糾纏着,都是一臉緊張,下意識看向了殿門,隨後,聽到了楊嬤嬤的聲音:「太子殿下,皇后娘娘召了寧小茶過去說話。」

趙征沒理會,一把拽開寧小茶,氣道:「我饒了你,但你還是要死的。」

他已經料到皇后召見寧小茶的原因了,定然是何昭灧去告狀了。

寧小茶也想到了這層原因,心裏很慌,面上一半撩撥,一半求助:「殿下不救我嗎?奴婢都是殿下的人了。」

兩人剛剛那般親密,也算有肌膚之親了。

可惜,趙征是修佛之人,視女色如蛇蠍,甚至一想到剛剛的狼狽,包括現在,身心還躁動着,就很暴怒,直接乾淨利落一個字:「滾!」

寧小茶見他這般凶戾,可憐兮兮道:「殿下好生無情呀。」

「我會為你超度。」

趙征深呼吸一口濁氣,閉上雙眼,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寧小茶:「……」

她要死了,他竟然說善哉善哉!這人修佛修得像個魔!太壞了!太不近人情了!

她心裏瘋狂吐槽,面上則不敢表現,只裝着可憐,淚眼盈盈瞧着他:「殿下,奴婢要去了。此一去,凶多吉少,生死難料,且容奴婢一表心意。奴婢剛剛對殿下確實大不敬,雖是無奈之舉,卻也有傾慕之心。殿下人中龍鳳,如天上明月、雲端謫仙,奴婢有幸親近,便是死了,也無憾了。」

她聲音哀婉,眼淚汪汪,說的那叫一個情真意切。

但凡換個別的男人在這裡,都要感動哭了。

可惜,她面對的是趙征。

趙征修行佛法,斷情絕欲,對她的訴衷情,只覺得聒噪:「閉嘴!滾!」

寧小茶:「……」

哎,真特么難撩啊。

她有些受打擊,面色恢復正經,將食盒拎過來,再把飯菜擺出來,垂下眼眸,懨懨道:「殿下用膳吧。奴婢真滾了。」

哼!對她這麼無情!等她把他撩到手,絕對讓他知道什麼叫今天你對我愛搭不理,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寧小茶懷着真香定律的期待,安撫了自己鬱郁的心情,邁步出了殿。

趙征在她離開之後,面上的冷漠乍然破碎,匆匆站起身,去倒了一杯冷茶,咕咚咕咚幾口喝下去,還是沒壓下那股邪火,便又倒了一杯,足足喝了三杯冷茶,才緩過來。

真是折磨人啊!

他嘆息間,無意一瞥,看到地上擺好的飯菜,皺起眉,沒一點胃口——那女人如此動搖他的理智,不能再留下來了!

*

寧小茶跟着楊嬤嬤去了坤寧殿。

兩人都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一路上臉色都很凝重。

眼看着離坤寧殿越發近了,楊嬤嬤就出聲提點了:「到了地方,見了皇后,你什麼都別說,就跪下認錯請罪,能哭就哭,能哭多慘就哭多餐慘,但千萬不要頂嘴,皇后還需要你色誘太子殿下,輕易不會要了你的命。」

寧小茶明白這些,點頭說:「謝謝嬤嬤指點。我知道了。」

話音落下,坤寧殿就到了。

殿門處

俏臉紅腫的何昭灧就站在那兒,門神一樣,看到寧小茶來了,立刻走過去,扯着嗓子,趾高氣揚道:「皇后有令,宮女寧小茶衝撞貴女,犯大不敬之罪,罰跪十個時辰。」

可憐寧小茶還沒見到皇后,連哭着請罪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何昭灧一腳踹跪到了地上。

「啊!」

寧小茶沒防備,雙膝猛然磕在地上,不由慘叫一聲,痛得眼裡淚水翻滾。

「跪好了!十個時辰哦!」

何昭灧一臉壞笑地看着寧小茶,得意極了:「寧小茶,你不是很狂嗎?有本事你別跪啊!」

寧小茶麵對絕對的強權,哪裡敢不跪呢?

她只是個地位卑賤的宮女,權貴們碾死她,如同碾死一隻螻蟻。

可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人呢?

她老老實實跪着,沒一會膝蓋就疼得受不住,除了膝蓋疼,春末的太陽也很烈,原主是個揚州瘦馬,體質嬌弱,皮膚嬌嫩,哪裡經得起這般摧殘?沒一會就汗涔涔左搖右擺,支撐不住了。

「寧小茶,這就受不住了嗎?才一刻鐘哦。」

何昭灧並沒走,讓宮人搬了桌子,端了茶水果點,就坐在宮檐下,翹着二郎腿,優哉游哉地嗑着瓜子、監着刑。

她這麼欣賞了一刻鐘,大概覺得無聊,就走下來,一邊往寧小茶身上吐瓜子皮,一邊譏誚:「後悔了嗎?寧小茶,你要是給本小姐磕幾個響頭,或許本小姐會替你說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