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寧小茶身形靈活地躲開了,但她躲開的行為顯然激怒了對方。

「放肆!你竟然敢躲!」

少女跳下馬,又一鞭子甩了過來,大喝着:「你站住!不許躲!本小姐要打你,你就得老老實實站着挨打!」

寧小茶聽得心裏翻白眼:哪家的小姐這麼霸道!竟然讓人站着給她打!當她是傻瓜不成?

當然,她也不跟她硬碰硬,又躲過一鞭後,趕忙往楊嬤嬤身後躲,可憐兮兮喚着:「嬤嬤救我。嬤嬤救我。」

楊嬤嬤伸開雙手,擋在寧小茶麵前,很怕她被鞭子傷了臉,同時,看着面前明媚張揚的少女,笑着勸道:「何小姐,消消氣,您千金玉體,身份貴重,千萬別為了一個低賤宮女氣壞了身體。那鞭子看着怪粗糙的,您仔細傷了手。」

說到這裡,又把寧小茶從身後拽出來,提醒着:「這是何大將軍的嫡女,太子殿下的未婚妻,你快行禮。」

寧小茶一聽,暗道:原來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家族還是掌管兵權的,怪不得這麼狂妄!

她向來識時務者為俊傑,立刻低頭,乖順行禮:「見過何小姐。」

何昭灧沒說話,目光不屑地盯着寧小茶的臉,哪怕臉上有幾處淤青,還是很漂亮,還有她過分膨脹的酥胸,真的不會爆開嗎?她皺起眉,覺得她那種乖順可憐又飽含肉/欲的美,就跟家裡的四姨娘一樣,最是勾引男人的憐惜,但她才不憐惜呢,二話不說,一鞭子就揮了過去。

「啪!」

凌空一道炸響。

寧小茶再次躲開了,心裏氣得幾乎要噴火:這大小姐怎麼回事?大庭廣眾之下,一言不合就抽人鞭子?一點不講王法了嗎!

「你還敢躲!」

何昭灧看寧小茶躲到了楊嬤嬤身後,而楊嬤嬤一副護衛的架勢,心火更旺,怒斥道:「楊嬤嬤,你閃開!本小姐是未來的東宮之主,你別逼本小姐不給你臉!」

楊嬤嬤一聽到她的身份,就糾結了——她現在護着寧小茶,那就是得罪未來太子妃,連皇后都要給何家幾分面子,她確定要為了寧小茶得罪未來的東宮之主?

猶豫間,腳步已經不自覺地往旁邊挪了。

寧小茶看到這裡,知道指望不上楊嬤嬤了,忙說:「敢問何小姐……奴婢做錯了什麼,您要這樣毆打奴婢?」

她不想自稱奴婢的,但她身份太低微了,只能放下尊嚴,做出奴顏婢膝的樣子。

何昭灧聽着寧小茶的詢問,鼻子哼出一聲冷笑:「為什麼?本小姐看你那張狐媚臉就來氣!你難道不知自己是什麼玩意?以色侍人的貨色,本小姐,這就抽花你的臉,讓你勾引我的無疾哥哥!」

趙征,字無疾。

他獲封太子時,老皇帝親自給他取的字,希望他一生無疾,平安喜樂。

寧小茶瞬間明白了自己飛來橫禍的緣由——原來是正妻來抓她這個「小三」了!

可「小三」也不是她想做的啊?不過是皇命難違罷了!她這般欺凌她,也就是欺她是個低賤的宮女!就像是男人出軌,正妻只怪罪小三不檢點,而不是怪罪男人品行不端!

不公平!很不公平!但這世道哪裡有公平可言呢?

「啪!」

又一鞭子甩了過來,帶動凌厲的風如同利刃直擊她的面門。

這大小姐太狠了!她會毀容的!如果這一鞭子真的甩到她的臉上!

千鈞一髮之際,寧小茶控制不止體內的洪荒之力,直接抓住了鞭子,隨後狠狠用力,將人拽倒在地。

「啊!好痛!」

何昭灧沒想到寧小茶會徒手抓住鞭子,根本沒有防備,便被她拽倒了,當雙腿磕在地上,硬邦邦的地面痛得她慘叫出聲——她的膝蓋肯定受傷流血了!

她不可置信地抬頭,指着她,氣成了結巴:「你、你一個賤貨,竟然、竟然敢反抗我!」

寧小茶被罵,緊緊皺起眉,不僅反抗,還反折了鞭子,甩在了她的肩膀上——這大小姐真的太欠揍了!她忍不下去了!

「啪!」

一鞭子落下去。

其實寧小茶收着力道了,但何昭灧還是痛得齜牙咧嘴:「放肆!你一個低賤奴婢,竟然敢傷我!」

她氣得想拽回自己的鞭子,沒成功,便扔了鞭子,爬起來,衝上去,赤手空拳就跟寧小茶打鬥了起來。

寧小茶混跡娛樂圈,拍了不少戲,包括武打戲,也就學了些防身的拳腳功夫,因此,面對何昭灧的攻擊,也能對個幾招,順便占點便宜。

何昭灧出身將門,自然學過些武術,只是她人嬌氣,吃不得苦,別看整天拿着個鞭子,其實也就耍耍鞭子嚇唬人,真動拳腳,幾招之下,就露出水準了。

她沒討得便宜,還挨了寧小茶几個耳光,直打得頭髮散亂,俏臉紅腫,狼狽的很!

打人不打臉啊!

何昭灧氣瘋了,尖叫着找外援,看向旁邊的侍衛,下令道:「你們傻站着幹什麼!給本小姐殺了她!」

侍衛們聽到這命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人動作。

他們負責守衛東宮,不負責為一個大小姐殺人,主要大小姐是自己找事,更何況那姑娘也罪不至死!

「何小姐息怒。」

他們紛紛出聲規勸。

何昭煙吃了大虧,哪裡能被勸住?她捂着腫脹的臉,又開始拿身份壓人:「好啊,本小姐是未來的東宮之主,竟然使喚不動你們!」

侍衛們就這麼被壓住了,又是一陣你看我,我看你,然後躍躍欲試想着先把人抓了,多少消下何昭灧的怒氣。

「姑娘,得罪了。」

「等下——」

寧小茶看出侍衛們要出手,立刻看向何昭灧,狐假虎威道:「這裡是東宮,我是奉皇后之命伺候太子,沒有皇后、太子發話,何小姐這般喊打喊殺,是不是太不把皇后、太子放眼裡了?」

這番大不敬的罪名落下去,雖沒嚇到何昭灧,但把侍衛們震住了——是啊。這裡是東宮,還輪不到她一個未來太子妃發號施令!

「牙尖嘴利!」

何昭灧這麼說,但拿牙尖嘴利的寧小茶沒辦法,氣得都快要吐血了。

「吱呀——」

身後忽然傳來殿門響動的聲音。

隨後是一道清冷的男音:「鬧夠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