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平陽城外,激戰正酣。

飛虎軍隨着呼列虎殺入,壓力劇增。

畢竟大宗師後期強者對於現在的飛虎軍來說高了兩個大境界。

另一邊,胡列熊往林煜方向飛奔殺去。

護衛在林煜周圍的暗衛早已察覺到。

林一貼身上前,對林煜說道。

「殿下,敵方大宗師後期強者殺來!」

「我們抵擋幾人可抵擋片刻,您先行撤離!」

林煜看向一臉死志的暗衛眾人。

掃了一眼其他幾處戰場的戰況,搖了搖頭。

林一等人面色焦急。

林煜心中默念,都在這了,子龍應該快來了。

原來是林煜擔心呼列炎分兵兩路,安排白馬義從在另一處稍作停留。

如一刻鐘之內未見傳令,便往對方陣地趕去。

念頭轉達間,戰場右邊上坡,一股白色洪流疾馳而下。

猶如一柄利劍洞穿六萬北蠻步兵。

「義之所至,生死相隨!蒼天可鑒,白馬為證!」

為首一身亮銀鎧甲,手提亮銀白纓槍的青年男子。

正是趙雲。

一路挑飛亂戰中的北蠻士兵,往林煜方向衝來。

他疾馳當中已然看到一身殺意奔向林煜的呼列熊。

二話不說,取出掛在腰上的長劍,運轉凡境武者方能動用的天地之力,在劍首上用地一推,高喊。

「賊將!受死!」

呼列熊看着急射而來的寶劍,一臉駭然,被瞬間洞穿,慘死倒地。

死前隱約聽到他不可置信的話語。

「天地之力…」

這時,趙雲也已到林煜跟前。

白馬義從則往飛虎軍方向支援而去。

「屬下來遲,請殿下責罰!」

林煜連忙道。

「無事,子龍快去支援其他戰場。」

趙雲領命後迅速離去。

林一等人看着趙雲衝殺而去的背影面面相覷。

之前,從豐京城出來,看到殿下的神秘騎兵部隊已經震撼莫名。

而後,在平陽城聽聞殿下的戰績更是心神震顫。

如今,隨殿下主動出擊,他們已心存死志。

關鍵時刻。

又出現一位如此強大的將領和一隻橫掃無敵的騎兵部隊。

真是一波接着一波的刺激。

隨着趙雲和白馬義從的加入。

整個戰場的平衡瞬間被打破。

呼列虎被趙雲兩槍挑死。

北蠻騎兵部隊也是死傷殆盡。

面對空出手來的飛虎軍和白馬義從。

剩餘的北蠻步兵軍團猶如草芥。

中間戰場。

呼列炎滿臉絕望,遍體是傷站立在戰場。

在剛才與辛棄疾的對決中,他完全被壓制。

凡境強者才能掌握的天地之力,對方居然能全面調動。

作為只差半步到凡境的武者,他也是只能小範圍借用而已。

要知道,也只有傳說中的絕世妖孽才能在凡境之前全面掌握天地之力。

而對面這青年,才大宗師巔峰。

從剛才白馬義從衝殺下來時候。

到呼列熊被一劍射殺,他都有所感應。

自知無力回天,看了一眼即將被屠戮殆盡的北蠻軍。

臉上掛着慘笑,往前衝去。

辛棄疾看着前沖的呼列炎,一劍掃過。

纏鬥許久的呼列炎早已是強弩之末,如今抱着必死的決心,更是毫無防守。

大周北邊第一部落大祭司,呼列炎,陣亡。

死前眼神望向大周王宮方向。

「林荒,你生了個好兒子…」

林煜此時走了過來,看了一眼呼列炎的屍體,心中並無波瀾。

北方蠻夷,常年南下,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屠城更是家常便飯,北疆百姓早就苦不堪言。

如今,呼列炎的慘死,只是一個開端。

林煜眼神望向北疆之外。

那裡,還有北蠻十八部落,呼列炎的死亡只是讓北蠻元氣大傷而已。

他要踏平北蠻,讓北疆百姓終身安寧。

環視戰場,進犯的北蠻軍已被悉數斬殺。

連決正手抵戰刀,腳踩一位先天境北蠻強者屍體,仰天狂笑。

「我老連,年輕時跟隨王上砍殺蠻子!」

「想不到,如今還能有此機會殺的如此痛快!」

亦有將士放聲大哭。

「爹,娘!我給你們報仇了!」

更有將士席地而坐,懷中躺着昨日還在暢談人生的兄弟。

整片戰場,諸如此類的將士還有很多。

看向白馬義從和飛虎軍方向。

將士紛紛下馬,默默為戰友收殮遺體。

馬革裹屍是對他們最好的歸宿。

待戰場打掃完成。

林煜舉起手中長槍,目光冷然。

怒吼:「大周!威!!」

身後趙雲和辛棄疾跟隨。

眾將士紛紛看向他,眼神逐漸狂熱。

怒吼:「大周!威!」

「大皇子!威!」

隨後帶領大軍往平陽城而去。

平陽城。

城內百姓皆時不時眺望城外。

今日一早,他們大周大皇子帶領大軍出城,向北蠻軍主動出擊。

城樓上,留守將士亦是心急火燎。

遽然,一陣猛烈的震動聲由遠至近。

守城將士頓時如臨大敵。

待畫面逐漸拉近。

看到為首那位身騎白馬的少年將軍。

將士們瞬間鬆了一口氣,大喊。

「快開城門,大皇子他們回來了!」

城內百姓聽到動靜後,同時望向城門方向。

一位傳令兵策馬進城,高喊。

「大捷!大捷!」

「大皇子率軍,全殲北蠻軍隊!」

「呼列炎被當場擊殺!」

高喊聲傳遍平陽城上下。

「威!!」

頓時,大街小巷上到處可見相互擁抱,互相慶祝的人群。

一處客棧,老闆一臉興奮地一巴掌拍在桌上。

「今天各位的消費,免單!」

顧客紛紛叫好,暢飲起來,臉上洋溢着開心的笑容。

林煜眾人進城後,呼喊聲更是熱烈。

城主府,議事廳。

林煜坐於主位。

眾人兩邊落座。

薛然臉色肅然。

「殿下,傷亡清點出來了。」

「征北軍陣亡一萬。」

至於飛虎軍和白馬義從,他們在大軍之中完全屬於橫衝直撞,雖應該有大宗師強者壓制了片刻,略有受傷,但死亡基本為零。

林煜面色冷然,下令道。

「安撫好陣亡將士家人。」

「該給的錢財,一分都不能少。」

「建立英魂碑,他們不會被遺忘。」

薛然拱手應道。

「諾!」

林煜略微沉思。

今天戰情想必很快會傳回國都。

時間緊迫,他必須抓緊開始下一步計劃。

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分別下令。

「韓叔,如今呼列炎慘死,戰事暫緩。」

「你即刻率兩萬征北軍回豐京,保護父皇。」

回來路上,他已經吩咐林一等人立即回京。

對於如今深不可測的林煜,他們自然是無比遵從。

韓林聽到後,亦是未作疑問。

他這一路已經被震麻木了。

征北軍雖然損失一萬之眾,經過此次大戰,戰力可是幾何倍增長。

接到命令後,轉身便去準備。

看着離去的韓林,林煜轉頭對薛然說道。

「薛叔,給我提供一份北蠻地圖。」

薛然似有所感,駭然望向端坐的林煜。

林煜接着吩咐道。

「薛叔,即日起,開城收攏流民,而後重建北疆六城。」

說完便往城外走去。

他沒有時間多做解釋,只需要他們聽命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