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豐京城北,50里。

辛棄疾接到林煜命令後迅速與飛虎軍匯合。

再活一世見到曾經的部下,雙方都是激動萬分。

此時他腰掛長劍,身騎戰馬。

身後一萬鐵騎如同山峰聳立。

正望向豐京城方向。

不一會,一位身騎白馬的少年帶領三萬步兵軍團出現在視野。

「眾將聽令!隨我去拜見殿下!」

「是!!」

騎兵部隊在辛棄疾帶領下往林煜方向疾馳而去。

「報!殿下,前方出現不明騎兵隊伍往我方而來。」

一位中年男子走到林煜面前,拱手道。

韓林作為此次征北軍副將,是林荒的絕對心腹。

看着林煜長大。

一身修為已達宗師境巔峰。

他此時一臉焦急。

「韓叔,不用擔心,自己人。」

「安撫好將士。」

林煜說完,便在原地等待起來。

聽到此話,韓林鬆了一口氣。

這個時代,騎兵的戰鬥力非同一般。

遠遠望去,一股濃烈的煞氣撲面而來。

領兵之人更是深不可測。

他們這些長期處於王城的隊伍可能擋不住幾次衝殺。

同時,心裏暗自疑惑這支部隊的由來。

不容他多想,飛虎軍已行至眼前。

一股肅殺之氣迎面。

辛棄疾帶領飛虎軍來到林煜面前,滾鞍下馬,單膝跪地行禮,齊聲道。

「辛棄疾!」

「飛虎軍!」

「參見殿下!!」

眼神狂熱望向林煜,動作整齊劃一,氣沖雲霄。

再次引起後方征北軍一陣騷動。

韓林更是臉色駭然,一眼望去,一萬將士皆為先天巔峰。

為首之人更是氣息之強大壓的他喘不過氣。

這樣的一隻騎兵部隊簡直是戰場殺器。

林煜將辛棄疾扶起,讓將士們起身,對尚處于震撼當中的韓林說道。

「韓叔,這位是辛棄疾。」

「我年幼之時歷練結識。」

「身後是飛虎軍,由本王子令辛將軍組建。」

「此次匯入征北軍,北上驅蠻。」

「是!」

韓林和辛棄疾互相拱手。

此時的林煜在韓林心裏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從小看着長大的王子殿下,居然無聲無息地招到如此強者追隨。

掃了一眼一臉疑惑的韓林。

林煜心中暗笑,韓叔呀,此次北上只怕是會讓你顛覆認知。

同時,想到皇宮裡的林荒,心底默念。

「父皇,待我凱旋!!」

隨後令辛棄疾為征北軍副將,整軍出發。

兩日後。

大周王朝,北疆地域,平陽城。

城主府內。

一陣陣激烈的爭吵聲在議事廳響起。

城主薛然眉頭緊鎖,左右兩邊。

平陽城城防軍將領和城內四大世家家主,正指着一張戰圖激烈的爭吵。

歐陽家家主,歐陽意,作為四大世家推舉出的話事人。

對着薛然說道。

「城主,如今當陽城已破,蠻夷先鋒軍不日便抵達城下,請速下決斷。」

「你這匹夫,不就是想保存家業,遷移後方。」

「那些蠻子,到一城,屠一城,無惡不作,你們還有沒有大周男兒的血性。」

城防軍主將連決一臉不屑。

「蠻夷此次由呼列炎統軍。」

「先鋒軍領軍之人為其兒呼必奇,號稱北蠻第一天才,宗師境巔峰修為。」

「我方只有一萬城防軍,宗師境強者只有兩三人,怎麼抵擋。」

歐陽意指着張口閉口匹夫的連決,肺差點氣炸。

「平陽作為連接大周中原的必經之路,守住此城,則中原不失。」

「城主,本將建議,死守平陽,平陽如失,豐京則危啊!」

「朝中不是傳達旨意,大皇子正率軍來援了嗎?此時看來,也應快到了。」

薛然聽着兩方爭執,低頭沉思,他如何不知大王子正奉命前來。

但現在的大周,風雨搖擺,大皇子此行也是被那王進所逼,兇險萬分。

想到這裡,心裏更是憤慨,要不是王進這亂臣賊子暗中傳達,令前方將士棄城,北蠻哪能如此長驅直入。

正當他心有決斷之時。

一名傳令兵匆匆忙忙跑來。

「報!北蠻先鋒軍已達城下。」

說完喘了幾口大氣。

「什麼?」

「怎麼如此快?」

頓時,所有人面帶驚色。

顧不得其他,急忙往城樓走去。

平陽城北。

一位手持大斧,年約二十的少年騎於馬背,身後跟着兩萬將士。

正是呼必奇和他統領的北蠻先鋒軍。

此時他正一臉嗜血之色,望着平陽城。

「你們城主呢,還不快滾出來受死!」

「給你們半個時辰,不投降,屠城!」

一股狂笑聲傳到平陽城城樓之上。

薛然正好帶領眾人站到城樓。

他一臉鐵青望向肆意狂笑的北蠻軍隊。

扭頭深吸一口氣,對着連決和歐陽意一臉決然。

「老連,歐陽,咱們鬥了大半輩子,如今被這些蠻子給踩到頭上。」

「我忘不了,陛下當時令我鎮守平陽時信任的眼神。」

聽到此番話,連決和歐陽意知道薛然心裏已經有了決斷。

歐陽意一臉苦笑。

「老連,咱們多久沒一起砍過蠻子了。」

連決撇了撇嘴。

「自從你娶了婆娘,一天到晚想着你那點家業,有好酒也不叫我。」

他兩對視了一眼,瞬間一起放聲大笑,轉頭看向薛然。

「老大,下令吧,咱們年輕時候,跟着王上,什麼時候怕過死!」

「殺一個夠本,殺兩個大賺!」

薛然看着兩位老友,彷彿回到追隨林荒馳騁沙場的日子。

「平陽城防軍,整軍備戰!」

「死守平陽!」

薛然毅然下達指令,整個平陽城頓時全體行動起來。

城內一些青壯年百姓自發拿起鋤頭往城樓而去。

家中老人也都手持兵器,嚴陣以待。

平陽在早年屬於大周北疆險關。

林荒上位後向北開疆擴土,雖多年未發生戰事。

但城內百姓大多於前方到此城定居,民風彪悍。

是座英雄城市。

城外。

呼必奇看着城樓上整軍備戰的平陽軍隊,冷笑了一聲。

「不知所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