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穹頂大陸,東域,離州。

大周王朝,國都,豐京城。

當朝大皇子寢宮。

一位身穿練功服的少年正在練着拳法,不時有一陣龍吟聲響起。

「殿下,陛下派人來通知您參加今日朝會。」

這時,一位背負雙劍的少女走了進來,身後跟着幾位手捧衣物的丫鬟。

少年聽到後停了下來,往房間走去。

「琴兒,洗漱,更衣。」

琴兒侍女和丫鬟跟了上去,恭敬地走上去為少年洗漱。

「殿下越來越好看了呢。」

琴兒一邊為少年整理衣袖,一邊說道。

沒過多久,一個長相英俊,風度翩翩的少年郎站立在房間內。

他叫林煜,乃是大周王朝的皇長子。

「少貧嘴,走吧。」

說完抬腳走出寢宮,往金鑾殿的方向走去。

林煜走在皇宮的路上,面露沉思。

他有一個誰都不知道的秘密,他其實是從地球穿越過來的。

剛穿越過來時候還在感慨上輩子在地球碌碌無為,這輩子算是投了個好胎。

慢慢才發現這個世界,地域遼闊,王朝林立,一個大周王朝就和前世一個陸地板塊一樣大小。

且存在移山填海,飛天入地的武者,弱肉強食,強者為尊。

本來作為王朝大皇子,大周第一天才,自幼表現聰慧,修武刻苦,年紀十八已達宗師巔峰,只差一步便是大宗師強者,雖不至於隨時有生命危險,也能活得一世無憂。

然而現在的大周王朝,內憂外患,內有凡境修為的當朝大將軍王進擁兵四十萬,處心積慮想把大周取而代之,外有北疆蠻夷作亂,東西兩地接壤王朝虎視眈眈。

想到日益憔悴的父皇,林煜深深地嘆了口氣。

今天特意讓他來參加朝會,怕是父皇也頂不住奸臣的施壓了吧。

「大皇子,看你面露憂色,可是昨日沒休息好?」

林煜抬頭,發現已經走到一座宏偉大殿台階下。

和他說話的是一位身體肥胖,滿臉絡腮鬍的披甲帶刀中年將軍,正一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正是名震大周王朝的大將軍,王進。

「不勞大將軍費心,倒是大將軍帶刀參加朝會,是否不合規矩。」

「陛下都不曾管束,大皇子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

王進大笑,跟在他後面的群臣亦是跟着笑了起來。

正當林煜想說什麼時候,大殿門打開,從內走出一名皇宮侍衛。

掃了一眼得意洋洋的王進團體和咬緊牙齒的林煜。

大喊:「時辰已到,朝會開始!」

林煜在衣袖裡的手緊緊地握了一下,走進大殿內。

林煜跟以往參加朝會一樣,站定在自己位置。

餘光掃過去,正好看到王進及其集團正一臉幸災樂禍。

心裏對今天的朝會越發忐忑。

不一會,一位身穿龍袍,臉龐堅毅的中年男人走到大殿龍椅上坐定。

正是大周王,林荒,凡境初期強者。

他環視殿內群臣,在看到林煜時候眼中閃過一抹疼惜。

侍衛看到林荒坐定。

「有本起奏,無本退朝。」

「臣有事起奏。。。」

林煜聽着王朝內大小事情,心裏想着今天父皇叫他參加朝會的目的。

聽說北邊最近很不安寧。

半個時辰後。

「諸位愛卿,可還有何事?」

整個朝堂瞬間安靜了一剎那,然後目光都隱隱約約望向站在林煜右手邊的王進身上。

「來了。」林煜也心有感應般抬起頭。

王進走出隊列。

「啟稟陛下,蠻夷領兵十萬南下,已破兩城,北疆三十六城已去其二,百姓苦不堪言,奈何老夫近日練功出了差錯,身體抱恙,無法統軍出征。」

「大皇子林煜自幼聰慧,年方十八已達宗師,臣請陛下下令,由大皇子領兵平定北疆戰亂。」

林荒目光冷冽,盯着說完此番話語後神態自若和他對視的王進。

「諸位愛卿以為呢?」

站在王進身後的武將集團聽到後皆拱手到。

「請大皇子鎮守北疆,抵禦外敵。」

「陛下,萬萬不可啊,大皇子尚且年幼,假以時日必可為我朝中興之主,何必以身犯險,王進,你安得什麼心。」

這時,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站了出來,正是當朝丞相古藺如,大周為數不多的忠臣。

「哦?難不成古老丞相準備親自領兵平叛?」

「王進,蠻夷此次領兵的是北蠻第一部落大祭司,呼列炎,大宗師巔峰強者,你讓大皇子去,不是送死嗎?」

「夠了!」

林荒端坐在龍椅上,凡境武者的強大氣息壓迫而來。

王進站立於大殿,神情依舊自若。

林荒知道這是陽謀,如若不去平叛,蠻夷部落將自北南下匯合王進直指皇宮。

不論自己親征或是派遣林煜領軍平叛,他們兩父子都是案板上的魚肉。

煜兒從小優秀,這些奸臣終是坐不住了。

如果我的修為能再高一些,這些亂臣賊子定然不敢如此囂張。

想到這裡,林荒望了一眼台下的林煜,心裏愈加悲憤。

「令,二萬皇宮禁衛軍,一萬國都城防軍,組建征北軍,由大皇子林煜統領,平定北方戰事,即刻出征。」

這是林荒所能調動的幾乎所有兵力。

林煜雙拳緊握,站立於殿內,面色複雜地望着龍椅上那個男人怔怔出神。

「退朝!」

「叮!檢測到符合條件,征戰諸天系統加載完畢….」

林煜走在前往自己寢宮的路上,對周圍王進集團冷嘲熱諷的聲音進行了忽略。

腦子都是林荒無奈的眼神,和自己下一步打算。

忽然想起剛剛腦海隱約的提示聲音。

「系統??」

「歡迎使用征戰諸天系統….」

聽到腦海中傳來的聲音,林煜臉上頓時爆發出激動之色,步伐也加快了不少。

一些路過的臣子看到,皆是露出疑惑。

大皇子莫非是接受不了刺激,瘋了?

林煜快步走了回去,關閉了房門。

吩咐所有人,不得來打擾。

整個宮裡頓時噤若寒蟬。

皇宮另一處,林荒手裡握着一塊鳳形玉佩凝望着窗外。

「大皇子一切可好?」

一位身着黑袍的男子,出現在其背後不遠處,回答道。

「陛下,大皇子回去以後一直待在房裡。」

林荒把玉佩收起。

「林一,你帶領暗衛十一人跟隨林煜,如有危險,拚死保護,護送回豐京。」

「可是,陛下,暗衛走後,您的安危…」

「他王進現在還沒這個膽子,吩咐下去,我要閉關一段時間。」

「是。」

黑袍男子走出屋內。

整個皇宮隨後陷入了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