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神:鍾離是我爹,天理得敬煙第7章 璃月龍潮在線免費閱讀

原神:鍾離是我爹,天理得敬煙第8章 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在線免費閱讀

留雲借風真君的怒聲從下方傳到景梵天的耳朵里:「惡龍,我這就把你鎮壓在奧藏山下一千年!」

仙人的怒聲帶着極強的穿透力,差點炸聾了景梵天,他被嚇得腿一軟,差點要跪。

這被抓住是要在奧藏山坐牢坐到死的!

「留雲,你別過來,你要是敢動……」

景梵天的舌頭舔了申鶴的臉蛋一下,發出嘎嘎的龍笑:「我會吃了她!」

【來自留雲借風真君的怨念,+300天賦點!】

「邪惡的龍——」留雲借風真君發出謾罵。

景梵天不以為恥:「哎!你說對了,我就是邪惡龍,留雲,你不牛逼了吧?」

「哼!」

留雲借風真君哼了一聲,她擔憂申鶴的安全,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她腦筋一轉彎,眼睛瞧到一旁正瑟瑟發抖的兩頭大岩龍蜥,眼珠子一轉,手印一捏,兩根氣形劍刃停落在大岩龍蜥的脖子上。

留雲借風真君反威脅道:「惡龍,快把申鶴放了,否則我就殺了你的兩頭岩龍蜥。」

「哈哈哈……」

景梵天邪惡的大笑:「你抓的是他們,憑什麼叫我放人?」

【來自兩頭大岩龍蜥的怨念,+20天賦點。】

兩頭大岩龍蜥已經清醒認知,要是會說話的話一定會罵mmp,哪有這樣當老大的?

留雲借風真君質疑:「你難道就不管龍蜥們的死活嗎?你這樣算什麼龍王?」

景梵天宛如大反派一樣笑道:「我是惡龍,惡龍!我素質低,沒教養,別指望我會像你們人類一樣愚蠢。」

「而且,拋棄戰友,背後捅刀子你們不也做過嗎?」

景梵天意有所指,留雲借風真君一下子就懂了,對方是在嘲諷當初仙眾合力封印若陀龍王之事。

留雲借風真君語氣軟了下來,想喚醒景梵天的善良之心:「梵天,那不一樣,你的母親若陀龍王是自願被封印的!」

景梵天繼續嘲諷:「是啊!是啊!你們就是利用了母親的弱點,她要是全力發狂璃月和摩拉克斯能擋得住嗎?」

「人類破壞地脈,挖掘龍蜥賴以為生的層岩,龍王憤怒人類的貪婪,但也念及昔日的情誼,自願被封印在伏龍樹之下。」

「可你們呢——」

景梵天的聲音越來越高昂。

「層岩巨淵沒有被關閉,一直挖到了地下遺迹,黑岩廠晝夜運行,母親的犧牲換來的是你們的無視!」

「岩龍蜥被迫深入更深的地穴沉睡,伏龍樹下的怒吼無人問詢。」

「這不是屬於人類的國度,我們龍蜥也不是濾清人類所剩的殘渣。」

「我們是大地的守護者,舊世界真正的主人。」

景梵天所有的力量匯聚在喉嚨,兩隻龍角散發著金色的光芒。

「所以我梵天龍王誕生了,我是若陀龍王的復仇,龍族積累了上千年的怒火!」

「大地的震怒,安能平息?」

龍王權能——搖龍!!

「吼——」

傍晚時刻,天上的太陽斜掛在遠山之上,大地投射出長長的陰影。

一切顯得靜謐自熱,但悠揚的龍之聲穿過山林,越過絕雲間,進入南天門,衝出天遒谷。

珉林一帶沉睡在大地之下的岩龍蜥們紛紛被呼喚,從長久的睡眠之中醒了過來,一頭接着一頭的冒出大地。

一頭奧藏山的大岩龍蜥鑽出岩石,仰天長嘯,回應着龍王的召喚。

接着是慶雲頂、絕雲間、南天門,甚至是天遒谷的那頭古岩龍蜥……

一頭、十頭、一百頭、一千頭……

所有的岩龍蜥都在回應龍王的召喚,璃月的千山回蕩着岩龍一族的吼聲,它越過靈矩關,直衝天衡山,深入璃月港。

一千年,整整一千年了,它們的龍王終於重生,它們又可以搖撼山嶽,鎮壓放肆的蟲子了。

群龍嘶吼,引動龍潮!

「吼吼吼——」

「快!快跑啊!魔物打來了!」

「我是千岩軍!請保持秩序撤離!不要發生踩踏事故!」

平靜的一天被群龍的呼聲打亂,璃月人紛紛逃回家中,緊關房門,跪在岩王帝君的神龕前祈禱。

琥牢山。

理水疊山真君站在最高的樹上,凝望着華光林的方向,眼神凝重。

絕雲間,削月筑陽真君觀望着華光林的方向,心越來越沉。

望舒客棧。

降魔大聖抱着手凝望着遠方,面色一片淡漠,無悲無喜。

群玉閣。

璃月七星之一的天權星凝光凝望着珉林的方向,眉頭緊鎖一片。

玉京台。

萍姥姥看着千岩軍四處出動的璃月港,聽着群山之中呼嘯出來的群龍嘶吼,嘆了一口氣:「璃月啊!又要起風波了!」

天遒谷。

一位身穿棕色衣服的年輕人站立在殘缺的遺迹旁,聆聽着來自龍蜥們的怒吼。

「若陀……」

天遒谷開始震動,大地深處的古岩龍蜥被龍王的聲音喚醒,搖動山嶽,古老的遺迹殘垣慢慢破開。

鍾離伸開手,岩神的力量侵入大地,沒一會兒震動就消失了。

沉睡的岩龍又被他給鎮壓回去了。

古老的神明又重新看向琥牢山,琥珀色的瞳孔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華光林。

景梵天吼了一陣吼得嗓子都幹了,燥熱得冒火,「嗓子冒煙了,水!快給我水!」

七七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景梵天的身邊,把一朵清心遞給了景梵天。

景梵天一口咬下去之後這才順暢許多。

下方的一陣嘈雜之聲向上傳來,二十來頭從大地鑽出來的岩龍蜥圍住了留雲借風真君,其中大多數是幼岩龍蜥,成年狀態的大岩龍蜥就只有三頭左右。

景梵天露出邪惡的大笑:「留雲,看到了吧!這就是我身為王的力量,所有的岩龍蜥都要聽我的召喚。」

「只要我一時興起就能震起璃月的千山。」

留雲借風真君手掌一揮,狂暴的風元素從她的身體爆發,好似一陣龍捲風捲起所有的岩龍蜥,片刻的功夫就讓岩龍蜥們一個接一個的墜落。

直接都被秒殺了!

景梵天瞪大了龍眼,這才意識到仙人的力量是多麼強大。

「可惡,留雲,叫你別動你還敢動,我這就吃了申鶴!」

忽地,一股強大的元素感應覆蓋整個華光林,景梵天被嚇得都不敢呼吸了。

是神明的元素視野。

【叮!】

【鍾離和仙眾即將抵達華光林,任務:抓走申鶴,帶着七七逃離華光林。】

【獎勵:沒有,提醒你還想要什麼獎勵。】

景梵天一愣,剛才裝逼裝過了,把鍾離他們給引來了。

不行,風緊扯呼!

景梵天立馬對七七說道:「七七,你是我的幫凶,待會被仙人抓住是要被埋土裡的,快跟我走。」

七七這才反應過來:「龍先生……是壞蛋?!」

景梵天扛起昏迷的申鶴,對着小朋友笑出了大人的卑鄙:「那當然了,七七,你已經上了賊船成共犯了,我們快逃。」

【來自七七的怨念,+100天賦點!】

說罷,他也不等七七同意,帶着她和申鶴髮動地龍游鑽入大地,臨走之前還不忘對留雲借風真君放下狠話。

「留雲,你徒弟我就抓走了,我要把她抓到層岩地淵當壓寨夫人,哈哈哈……」

【來自留雲借風真君的怨念,+300天賦點!】

「小賊!」

留雲借風真君氣憤不已,剛想追上去就有數之不清的岩龍蜥從大地之下鑽出拖住她。

雖然岩龍蜥都不是她的對手,但數量極多,纏住她還是能夠辦到的。

一剎那的功夫,景梵天已經消失了身影。

「啊啊啊——梵天小賊,本仙絕不放過你!」

留雲借風真君暴怒不已,華光林也在這股力量之下瑟瑟發抖。

留雲借風真君符籙一開,五十來頭岩龍蜥全都被震暈,東倒西歪的趴着。

留雲借風真君把這些岩龍蜥鎮壓在華光林,然後瘋狂搜索景梵天的蹤影,但她是天上飛的,景梵天是地下鑽的,兩個種族的出行方式不同,她拿景梵天沒有辦法。

幾分鐘後,一眾仙人匆匆趕到華光林。

理水疊山真君、削月筑陽真君、歌塵浪市真君、還有降魔大聖魈。

最後是他們之中為首的岩王帝君——摩拉克斯。

留雲借風真君怒氣沖沖的飛向鍾離,一開口就爆了大瓜:「帝君,我徒弟被抓走了,這都是你好兒子乾的好事!」

眾仙:「w(゚Д゚)w」

眾仙風輕雲淡的表情一下子綳不住了,連魈也瞪大了眼睛。

幾千年了,他們從未聽過鍾離誕生過子嗣的消息,他根本就沒有選妃好不好?

唯一的心儀者歸終在魔神戰爭時期就戰死了,難道這期間帝君有了新歡,一起偷偷生下了小帝君。

魈忍不住心中揣測,雖然這種想法很冒犯,但魈就是忍不住亂想。

「……」

鍾離保持良好的修養,見眾仙都在忍住往他身上瞟,知道自己被誹謗了。

「留雲,把話說清楚,我從未有過兒子!」

留雲借風真君還處於申鶴被抓走的暴怒之中,一開口就指責鍾離。

「哼!你乾的好事,那是你和若陀的孩子對吧?當初若陀攻擊層岩地淵是不是因為你傷害了她?若陀生下的孩子你不想負責任。」

還沒問清楚,第二個大瓜又來了,最喜熱鬧和音樂的歌塵浪市真君對於帝君的醜事最感興趣了。

身為璃月的神,幾千年沒有犯錯,就像一台智能機器一樣。

此刻出現一點污點,她就像看到大料的狗仔隊。

「鍾離,你和若陀有過孩子?是你的真龍之身和她生的嗎?」

理水疊山真君也是急急的問:「帝君,當年真是你不想負責,我們封印龍王是不是做錯了?」

削月筑陽真君擠開理水疊山真君,湊近了恭喜:「帝君,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吧!你有兒子是一件大喜事啊!我們不用愁璃月以後的未來了。」

魈豎起耳朵,想擠上去卻怕冒犯到鍾離,只能承諾道:「帝君大人,我會好好保護帝子大人的!」

「……」

那一刻,鍾離的神之心元素躁動,他風輕雲淡的表情也快撐不住了。

誰?究竟是誰誹謗我?

【來自鍾離的怨念,+1000天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