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神:鍾離是我爹,天理得敬煙第3章 比嘴一吐,便是半個璃月在線免費閱讀

原神:鍾離是我爹,天理得敬煙第4章 申鶴的追殺在線免費閱讀

七七的聲音一下子把景梵天拉入現實之中,「龍先生,你吃了我的冰糖葫蘆就不要跳下去了,我不想被大家討厭,也不想被白先生趕出門。」

七七的聲音很慢很慢,如寒冰一樣不帶一絲感**彩,但卻讓景梵天的心一下子顫了一下。

七七幾百年前被捲入仙魔大戰,瀕臨死亡之時靠着對活下去的執念得到天空島的認可,覺醒了神之眼。

同時也獲得仙人的同情,仙人們施展仙力復活七七,造就了不老不死的殭屍,又因為七七無法控制體內的仙力導致暴走,仙人們把她封印在琥珀之中。

直到前幾年七七才從琥珀中被釋放出來,無家可歸的她被白朮收留,繼續採藥的老本行。

七七遺忘了許多東西,不記得以前的自己,曾經的家,璃月港已經把她給遺忘了。

她在不卜廬重獲新生,找到了家的味道,因此特別珍惜這段時光,害怕景梵天所說的被大家討厭,被白先生趕出不卜廬。

璃月港很大,能容下七國的往來商船,可對於小殭屍而言,她的世界只能容納那處葯廬。

白朮、長生、阿桂、還有那個一直想埋了她的胡桃。

【叮!】

【龍王出山乾的第一件惡事竟然是搶小朋友的糖果,這難道就是毀滅璃月的一小步嗎?】

【不過,搶小孩糖果這件事也太掉面子了,要讓其他龍族知道還怎麼在道上混?】

【任務:幫助遲鈍的小殭屍採摘草藥清心,封口龍王所乾的醜事。】

【獎勵:兩頭大岩龍蜥眷屬,500天賦點】

看到任務的發佈景梵天心中吐槽,讓我搶冰糖葫蘆的人是你,讓我封口的又是你,搞得我景梵天里外不是人。

吐槽歸吐槽,看到豐厚的獎勵景梵天尾巴都翹起來了。

兩頭大岩龍蜥,這可是幼岩龍蜥進化過後的大岩蜥,普通的人類根本不是對手,在魔物類型上屬於精英怪,在系統判定里是元素大師級的魔物。

縱然里外不是人,景梵天也要接受任務。不過他確實不是人了!那些屬於人類的節操該丟掉了。

做惡龍嘛,當然是怎麼壞怎麼來!

回歸現實,景梵天看了一眼七七,龍爪指着她的背簍說道:「凡人,你是來華光林采清心的嗎?」

華光林一帶最常見的就是草藥清心了,這是好幾個璃月角色的突破材料,景梵天很熟悉,因此這樣判斷。

七七遲鈍的點點頭:「白先生要用清心做藥材,就讓我來這裡采!」

景梵天忍不住吐槽一聲:「不卜廬竟然用這麼小的童工,璃月不愧是商業的國度。」

七七慢慢反駁道:「我活了很久了,不是童工。」

景梵天問了一個小學生的問題:「哦!那7+7等於幾?」

「7+7?」七七掰開小指頭一個一個的數,十個小指頭數完她就懵了,又陷入死機之中。

景梵天笑了笑:「不逗七七了,偉大的龍王就賜予凡人一個小小的幫助,你且在此地不要走,我這就去幫你採摘清心。」

他身體一扭,像穿山甲一樣鑽入大地之中。

地龍游很特殊,沒有在大地之上留下特別的痕迹就能深入層岩之下,這是岩龍蜥遁地的特別之處。

要是單純的打地道,景梵天用自己的爪子就能做到。

七七獃獃的看着景梵天鑽地離開,咬着手指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她的小腦瓜使勁的想理清邏輯,「我把冰糖葫蘆給了龍先生,龍先生答應為我採藥……對,就是這樣,我這是在做交易。」

覺醒了龍蜥視野的元素視野後,景梵天好似開了雷達,在地龍的視野中,世間的一切都化為了元素。

大地之中無處不在的岩元素,呈現黃色,淡黃色的是泥土,色彩呈現金黃的是岩石,景梵天看到那些金黃的元素就趕緊繞開。

龍蜥視野不是平面,而是直徑百米的球體,普通的岩龍蜥在層岩之中只有30米左右的可視度,而景梵天的元素視野範圍能達到百米,這恐怕是龍王種的原因。

而且景梵天還發現龍蜥視野對岩元素特別敏感,隱藏得很深的礦石都能看到,每一條岩龍蜥都是優秀的尋石達人。

地面上要麼是綠色的草元素,要麼是深藍色的水元素,景梵天還感知到七七的冰元素,特別是神之眼的地方,冰藍色很濃。

他尋找着山林間最為濃郁的草元素。

清心不僅是價值極高的藥材,而且還是仙家最愛的食物,申鶴就喜歡這種生長在高峰之上的孤冷白花。

因此景梵天判斷孤岩上草元素最濃郁的地方就是清心的生長處。

在他不遠處的山岩,一處綠得發光的地方進入龍蜥視野。

在那裡!

景梵天快速向著那處山岩游去。

幾個狗刨的功夫,景梵天鑽出山岩,卻驚訝剛才還濃郁的草元素一下子就不見了。

景梵天低下頭,看到了泥土翻動的痕迹,這才明白被人捷足先登了。

「吼——誰?是誰?誰敢動本王的東西?我要砍死你全家!」

【叮!】

【龍王目之所及,皆為所屬。】

【無知的人類竟敢冒犯龍王的威嚴,抓住冒犯者,搶回屬於龍王的寶物,並把冒犯者吊起來,讓對方知道觸怒暴君的後果。】

【獎勵:龍王權能——搖龍!500天賦點。】

景梵天眼睛一亮,這個獎勵強,一聽就知道是屬於龍王的統御天賦,到時候景梵天打不過就可以搖人……不,搖龍了。

他邪惡的笑了笑:「無知的冒犯者,你不知道自己惹到得敵人是多麼的可怕?」

一道窈窕的身影籠罩住景梵天小小的龍軀,擋住了他頭上的陽光。

來者奪去了他的光芒,透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寒之氣。

「奇怪的龍蜥,竟能口吐人言。」

景梵天瞳孔微縮,只覺得快要被凍成冰了,此人一頭白髮,滿面冰霜,正是仙人弟子申鶴。

【姓名:申鶴】

【種族:人類】

【實力:半人半仙】

【背景:留雲借風真君的徒弟,一個命格孤煞的女子。】

申鶴一身白色的素服,身上綁着紅繩,右手提着一個青色的竹籃,裏面裝着的正是景梵天想要的清心。

她居高臨下的看着景梵天,淡漠的眸子滿是審視,她在判斷景梵天的威脅性。

但從對方發抖的小龍腿來看,威脅性不是很高,但會表露害怕的情緒,證明擁有不屬於一般魔物的智慧。

景梵天不是戰神特種兵,性格就是一個慕強憐弱、貪生怕死的普通人,就算成了龍王想的都是苟在層岩巨淵。

現在遇到的第二個人類就是申鶴,半人半仙,他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意思,處在仙人與元素大師的中間。

申鶴的強大在劇情里也是十分直觀,六歲的時候就能和魔神邪祟抗衡數日,一手寒冰之力能凍結大海,還和旅行者擊敗了奧賽爾的馬子跋掣。

那隻跋掣,少說也是仙人之上的戰力。

此刻是劇情開始的三年之前,申鶴的實力雖然沒有達到巔峰,但山林間尋常的魔物不是她的一合之敵。

如果解開身上的紅繩,沒準力量會飆升到仙人的級別。

面對這樣一個大佬,還只是幼生期的景梵天當然會覺得腿軟,他瘋狂的想立刻鑽入地里去躲着,但申鶴的煞氣緊鎖景梵天,讓他不敢亂動一步。

申鶴的瞳孔慢慢的轉移到景梵天的身體細節之上,很容易就分清景梵天與普通幼岩龍蜥的不同。

「你不是尋常的龍蜥,你的身體有極濃的岩元素精華,是純粹的元素結晶。」

尋常洞穴之中的結晶岩要百萬年的時間才能凝結而成,而元素結晶更是需要極為苛刻的條件,其中的元素結晶創生之物更是大地的奇蹟。

申鶴仙家出身,不是七七那種笨笨的小殭屍,看不出景梵天的來歷。

以她的見識自然一眼就識得景梵天並非凡物,是最純粹的岩元素結晶創生之物,說是岩神的神之心化形了也不為過。

「你很特殊,師父說琥牢山伏龍樹下鎮壓着一條大龍,那是璃月千山孕育的元素生命,你或許和她存在什麼聯繫。」

景梵天身上沒有什麼掩飾道具,申鶴這樣的仙家子弟僅憑短暫的接觸就能把景梵天摸得七七八八,對此,他沒有什麼好意外的。

因為,要出意外了!

申鶴慢慢的走近,似乎想抓住景梵天帶到奧藏山給她師父瞧一瞧。

「吼——」

景梵天一聲猶如小狗的龍吼叫出,緊接着做出攻擊的姿態,拿出了幾分若陀龍王搖撼山嶽的氣勢。

「凡人,我乃梵天龍王,休得冒犯!」

申鶴沒有停下一步,景梵天如同細狗的恐嚇根本嚇不到她。

景梵天急了:「凡人,別過來!本王龍爪一伸,就能撼動千山,隨意一震,就是半個璃月。」

「停下,我很可怕的,我紋過身、砍過人,還看過死人。」

「仙人饒命,仙人饒命!小龍再也不敢了。」

沒有一絲意外,景梵天剛想發動地龍游逃走就被抓住了,發動地龍游會有元素波動,申鶴一下子捕捉到,立刻瞬身提住了他的尾巴。

「梵天龍王!」申鶴看着手上的小龍蜥輕輕的念着,剛剛她並不是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

「你和伏龍樹下的惡龍是什麼關係?」

任務是要給冒犯者懲戒,可實際上還沒把申鶴弔起來,景梵天自己就被吊起來了。

他晃了晃腦袋,申鶴的內心就像萬年的寒冰一樣,外界的一切力量都不會影響到她,更何況滿口假大空的威脅。

景梵天恢復了屬於龍王的傲氣:「什麼惡龍,那是我媽若陀龍王,曾經搖撼山嶽的大龍。」

「想當年我媽提着兩把西瓜刀,從層岩巨淵一路砍到南天門,和摩拉克斯砍了整整三天三夜,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那一仗,淹沒了十萬千岩天兵,漫天夜叉天將,那是屍山血海,血流成河,差點磨碎了大道。」

「現在知道我媽的可怕了吧?知道的話就趕快放了我,否則我媽從牢里出來後,指定沒你好果子吃。」

申鶴沒有聽進去景梵天的一絲廢話,道:「師父說過那條惡龍非常難纏,當初耗盡了幾位仙人加上帝君的力量才把她給封印。」

「既然你是惡龍的子嗣,那我就帶你去見師父。」

「等等!!」

景梵天趕緊改口:「我不是龍之子,我是一條偶然吃了仙草,無意之中開啟靈智的幼岩龍蜥,只是有些愛吹牛,還望仙人姐姐不要把我交給你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