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神:鍾離是我爹,天理得敬煙第9章 擁有人性的申鶴在線免費閱讀

原神:鍾離是我爹,天理得敬煙第10章 去到璃月港,鎮住了長生在線免費閱讀

滴答!滴答!滴答!

水滴的聲音清脆的響在岩洞之中,石鐘乳就像優雅的音樂家演奏自然的樂曲。

申鶴很喜歡這種安靜的環境,但一股稚嫩的龍之聲破壞了這種靜謐。

「七七,要不要喝椰奶?」

「要喝!要喝!龍先生,我要喝椰奶!」七七像是吵着要玩具的小孩子。

「我這就給你擠!」

一雙邪惡的龍爪慢慢摸來,申鶴緊接着就看到景梵天那雙在黑暗中的赤金眸子。

這明明是一雙正義凜然的眼睛,可是為什麼看起來這麼邪惡呢?充滿了狡猾與卑鄙,甚至還有道不盡的猥瑣。

申鶴冷下聲來:「妖孽,你想幹什麼?」

景梵天不慌不忙的把龍爪伸到申鶴的肩膀上,輕輕的給她按摩。

「享福了吧!堂堂龍王親自伺候你,你以後也能給別人吹自己被一條龍服務過。」

申鶴有些虛弱,發現自己的身上貼了許多元素符籙,封住了她紅繩鎖住的煞氣,也封住了命之座之中的元素通道。

她現在不能動用元素力了!

在失去意識之前,申鶴記得自己被眼前這妖孽咬斷了紅繩,導致煞氣外露,眼前的妖孽竟然還活着,命真大。

申鶴又微微察覺到封住她煞氣的元素力,是……師父的力量。

而且申鶴還發現自己的衣服很陌生,不是之前那件。

景梵天解釋道:「你之前打鬥的時候把衣服打爛了,這件是我從上面的村子裏面偷出來的。」

申鶴沉默。

景梵天很細心的安慰道:「放心,你的衣服都是我手把手給你換的,你不用擔心清白的問題。」

【來自申鶴的怨念,+100天賦點!】

「別亂摸!」

「這不是孩子餓了,我給她找點吃的嗎?」

七七扒拉着景梵天的尾巴:「龍先生,七七要喝椰奶!」

【來自申鶴的怨念,+100天賦點!】

申鶴壓抑着憤怒的聲音再次傳出:「如果不想激怒我的話就別惹我,師父的封印我可以沖開,但這一次我可能又要失去意識。」

景梵天嚇得一個哆嗦,立馬把臟爪子移開,憤怒的申鶴他可是見識過的,要是沒有七七的幫助,現在已經被做成霜凍龍蜥了。

但緊接着景梵天腦子一抽,拿出屬於龍王的威壓,喝道:「你嚇唬我?在這麼多龍蜥面前你嚇唬我,你以為我梵天龍王是被嚇大的,小的們,讓這位搞不清楚狀況的仙人見識見識,什麼叫做黑道!」

「……」岩龍蜥們沉默,不知道該如何做。

景梵天踢了一腳旁邊的大岩龍蜥:「開燈!不——亮起元素力。」

擅長火附魔的火岩龍蜥亮起元素力,這時申鶴的眼睛使勁的收縮。

岩洞很大,黑暗中一雙雙怪物的眼睛齊齊睜開,延長不知多少距離,申鶴就像進入了一個屬於魔物的世界。

那些眼神中凝聚着難以言說的暴虐,彷彿想把申鶴吞噬了一般。

而且,在景梵天的身邊圍起了體型巨大的岩龍蜥,整整二十頭大岩龍蜥。

如同臣子一般一直匍匐在景梵天的面前。

景梵天捏了捏申鶴的臉蛋,對方依舊處于震撼之中,沒有管景梵天的無禮。

「你知道整個璃月的地下到底有多少岩龍蜥嗎?一百頭,一千頭,一萬頭?」

申鶴的眼睛看向了景梵天,想聽對方的答案。

「……」

沉默了兩秒,景梵天尷尬道:「對不起,我也不知道!」

【來自申鶴的怨念,+100天賦點!】

「單是這個岩洞里就容納了1000頭岩龍蜥,20頭大岩龍蜥,剩下的都是幼岩龍蜥,還有許多龍蜥正在朝這裡匯聚,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申鶴沉默。

景梵天哈哈大笑:「意味着我可以輕易攻下璃月港,然後像古老的海中魔神一樣,大肆選妃,過着皇帝一般的快活生活!」

申鶴輕哼一聲:「那又如何?璃月有仙人守護,這裡的岩龍蜥就算有一百萬頭,帝君只需要一根岩槍就能全部消滅。」

景梵天被申鶴一句話就死機了,小兵有多少都沒有用,提瓦特最重要的是高端戰力,他現在還在幼龍期,對璃月產生不了根本性的威脅。

景梵天有些惱羞成怒:「摩拉克斯,哼!逼急了我,我就帶着龍蜥們進攻伏龍樹,把我媽給釋放出來,那時候我看還有誰能幫你們。」

申鶴有些疑惑:「那你現在為什麼不去解開若陀龍王的封印?」

景梵天的小算盤打的很准:「她是龍王,我也是龍王,而且她還是年長者,力量最大的龍王,被放出來後我不就成太子了,並且這麼多的岩龍蜥都聽我的,我把我媽放出來不是成了光桿司令了,不行不行。」

申鶴嘲諷道:「為了權利嗎?真是符合貪婪的龍性!」

景梵天笑了笑:「多謝誇獎!」

申鶴無語,對一頭惡龍說貪婪反而是誇了他,與人類不同的價值觀。

她接着問道:「你把我抓來幹什麼?」

景梵天一愣,抓對方來幹嘛!他只是執行任務的工具,任務讓幹嘛就幹嘛!想那麼多幹嘛?腦子不累嗎?

但景梵天總得給對方一個理由啊!正如發動戰爭都需要一袋洗衣粉,他綁人不能沒有理由啊!

景梵天看了一眼一直鬧着要喝奶的七七,問道:「生產椰奶行嗎?」

申鶴一愣:「這是什麼鬼理由,胡扯!」

景梵天接著說道:「是這樣的!我們岩龍蜥一族缺少一位女當家,因此我想讓你當我的王妃!」

「王妃?」

申鶴一愣,接着看了一眼景梵天:「你長得——」

景梵天擺着poss,自顧威武的說道:「怎麼樣,很帥吧?」

「丑得不像人,請容我拒絕!」

景梵天無語道:「我本來不是人好嗎?等我化形了就有人樣了。」

「而且,申鶴你發現沒有——」

申鶴豎起耳朵聽景梵天的發現。

「你越來越像個人了!」

「……」

【來自申鶴的怨念,+100天賦點!】

景梵天湊近了說:「別以為我說的是廢話,你沒發現自己願意和我說廢話了嗎?你開始學會吐槽,反駁,還會奚落人了。」

申鶴一愣,突然想起了紅繩縛魂之法,那個術法在封印申鶴孤辰劫煞之力的同時也束縛了屬於人的情感。

這就是屬於人的情感嗎?原來我並不是一個木頭人,我會哭、會笑、會罵人、還會嘲諷。

申鶴好似一個紅綠色盲看到了五彩繽紛的世界,雖然面上壓抑着激動,保持冷峻,但身體的本能是不會騙人的。

她在激動,她在興奮,她在嘗試多姿多彩的世界,她也開始為人性的錯綜複雜而流淚。

她一直都很堅強,即便六歲時被父親拋棄她依然學不會放棄,獨自面對魔神邪祟。

可越是堅強的人,內心就越有可能留下脆弱的空洞。

一股黏黏的感覺在眼角徘徊,原來景梵天像條狗一樣舔乾淨了申鶴的眼淚。

這是在安慰她?

景梵天自認陽光的笑着:「申鶴,我雖然不是人,但我是真的狗。你是人,但不狗,我們都是彼此需要啊!」

「來吧!讓我們一起入洞房,為美好的明天獻上祝福。」

砰——

找回人性的申鶴打出憤怒的一拳,景梵天被打出十幾米遠,靠一頭大岩龍蜥接住才停下。

即便不依靠元素力,申鶴也是天生神力。

「吼——」

龍蜥們對着申鶴髮出憤怒的嚎叫,紛紛想衝上去撕碎欺負它們龍王的人類。

「額滴個親娘!我媽都不敢這樣打我,你竟然——」

景梵天被打得叫娘了,幸好皮糙肉厚,不然就被申鶴打成殘廢了。

他怒氣沖沖的帶着幾頭大岩龍蜥沖了上去,圍住了申鶴:「申鶴,我一番好心,給你煲雞湯,教你做個狗,你就拽得跟二五八萬似的,敢打我,想要我的命,他媽的,想要我的命我就先把你搞出人命。」

「摁住她,本王要登寡郎!」

沉默許久,申鶴面無表情的看着硬不起來的景梵天,那副沒有表情的面容好似在嘲笑。

景梵天默默的轉身,不讓對方看見自己的眼淚。

「〒▽〒……我他媽的是無性體啊!」

【叮!】

【宿主不哭,站起來擼,等宿主化形的時候就能選擇性別了。】

景梵天正傷心的時候七七卻開口說道:「龍先生,已經很久了,我要走了,不然白先生會擔心。」

景梵天拋棄了申鶴,殷勤的湊了過來:「七七,在這裡過得不好嗎?怎麼想着要走?」

七七可是仙人級的戰鬥力,景梵天那麼多的岩龍蜥都不夠對方打得,有她的幫助,景梵天的安全也能得到很大的提升。

七七搖搖頭:「這裡沒有椰奶,而且龍先生的夥伴們都看起來很兇惡的樣子。」

景梵天一愣,轉頭看着自己背後一臉惡相的大岩龍蜥,吼道:「你那麼凶幹嘛?搞得我和社團老大一樣,微笑服務,我們是正經公司,不是恐怖份子。」

大岩龍蜥:「(*^_^*)」

大岩龍蜥照做,一張充滿惡相的龍蜥臉慢慢擠成一片,可龍蜥不會笑啊!

「別笑了,你笑起來更凶了!」

大岩龍蜥有些局促,只能退到一旁,默默的保護着景梵天。

景梵天看向七七,對於幫助過他對他好的人他是不會幹涉對方的抉擇的。

【叮!】

【龍王帶着龍母的復仇新生,對那個背叛龍母的港口龍王充滿了仇恨,他決定前往璃月港,看看那座犧牲大地而繁華起來的城市,看看那個狠心的男人所在意的一切。】

【任務:送七七回不卜廬。】

【獎勵:龍王天賦——石化!500天賦點。】

景梵天愣了愣,石化,難道和鍾離的天星一樣,砸下來可以把敵人石化。

【一階段的覺醒宿主只能石化自己,不能石化他人。】

景梵天無語,這天賦還分階段覺醒,目前是個雞肋天賦,自己變成岩像幹嘛?裝樂山大佛嗎?

景梵天甩甩頭,對着七七笑道:「七七,我送你回不卜廬!」

七七露出笑容:「謝謝龍先生!」

景梵天轉頭對着申鶴警告道:「申鶴,不許逃跑,你要是敢逃跑,有你好果子吃。」

「哼!」

申鶴輕哼了一聲,她現在被封住了元素力,使不出力量,要想從這麼多的龍蜥包圍中逃跑無異於登天。

景梵天指派着一頭小幼岩龍蜥,道:「你看住她,不能讓她跑了,當然她有什麼要求你盡量滿足。」

幼岩龍蜥懵懂的點點頭,有些傻傻的,龍蜥這種生物連自己的照顧不好,還要照顧別人,景梵天這是在為難龍。

景梵天走後,申鶴面無表情的看着小龍蜥,肚子咕咕發出叫聲,她的食物被景梵天搶走,自己還沒吃飯呢!

她看了幼岩龍蜥一眼:「能給我摘一些果子嗎?」

「嗥~」幼岩龍蜥看了她一眼,沒什麼動靜。

申鶴有些失望,魔物果然沒有什麼智慧。

但幼岩龍蜥有了行動,轉過身去,鑽入地下,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走出岩洞,景梵天就帶着七七出發了。

他的身邊圍滿了十頭大岩龍蜥,景梵天現在正處於幼龍期,隨便一個元素大師就能屠龍,因此盡量帶多了小弟。

十頭大岩龍蜥,相當於10個大元素師,就算遇到仙人也能碰一碰。

景梵天幫助七七坐上一頭大岩龍蜥的背鰭,七七有些好奇,她從未坐過魔物的身體,就像小朋友玩摩天輪一樣。

「走嘍!」

「*^____^*龍先生,好好玩!」

「那當然了,我們龍族可比人類有趣多了,改天我帶你吃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