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寒風呼嘯,如冰刀般切割着大地。

烏雲低垂,如鉛錠般壓在城頭。

小小的城池寂靜無聲,城垛乃至城牆上密密麻麻的釘滿了箭矢,使得整座小城看上去就像一頭特大號箭豬。這頭特大號箭豬的城門和城中的倉庫仍在燃燒,散發著刺鼻的氣味,連同血腥味一起瀰漫開來,簡直令人作嘔!

城牆上下,城內城外,到處都是成堆的屍體,到處都是大灘大灘的鮮血,一些屍體被丟進火堆里燃燒,還有一些則躺在熊熊燃燒的建築物外面,被高溫烤得腹部膨脹,輕輕一碰就有爆裂開來的危險。成群的烏鴉與禿鷲在天空中盤旋,發出一陣陣粗嘎的呱呱叫聲,顯然已經將那滿地死屍當成了美食,只是還不敢落下,因為城中還有人在活動,一旦這些人撤離,它們馬上就會落下來,開始自己的盛宴。

李睿緩緩地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

毫無疑問,此時的他是無比懵逼的:我是誰?我在哪?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李睿,射箭運動員,從小就練習箭術,傳統弓、滑輪弓、英國長弓都讓他玩出花來了。十三歲那年他被國家隊一位頗負傳奇色彩的教練看中,收為弟子,吃上了專業射箭運動員這碗飯。苦練八年後,他憑藉過人的天賦、刻苦的訓練和師父的悉心教導,練就了一手百步穿楊的箭法,在師父的帶領下開始參加各種射箭比賽,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績,在射箭這個圈子裡聲譽雀起。

之前他準備幹什麼來着?

哦,去韓國準備參加一場很高水平的射箭比賽,挑戰韓國這個射箭運動強國最頂尖的射手,結果半路出了車禍,一輛失控的大卡車迎面猛衝過來,緊接着就是一聲巨響,他的意識便煙消雲散,陷入了永恆的黑暗中!

等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發現自己正像一條死狗一樣躺在一條巷子里,身旁橫七豎八的躺着好幾具血淋淋的屍體,血流滿地,十分恐怖……要不是巷子外依稀有人聲和腳步聲傳來,他怕是早就嚇得放聲尖叫了!

這他娘的到底是怎麼回事?莫非他被人綁架了,扔到了血肉橫飛的戰場上去。

腳步聲正在逼近,他趕緊閉上眼睛屏住呼吸,一動不動。雖說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求生的本能告訴他,現在他的處境非常危險,不想死的話最好不要動,以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腳步聲混雜着馬蹄聲,就這麼亂紛紛的從巷子外經過,其間還夾雜着粗野張狂的笑聲和嘰哩咕嚕的談笑聲,這是一種很古怪的語言,李睿一個字也聽不懂,但對方談笑中那種得意卻是再容易理解不過的。

能在這種屍山血海的環境下大聲說笑,恣意張揚的,除了敵人,就沒別的人了。

他把眼睛閉得更緊,同時在心裏默念:「我是石頭我是石頭我是石頭……」

幸運的是,從巷子外走過的人並沒有注意到他。透過嘈雜的腳步聲和馬蹄聲,李睿分明聽到有人在吹號角,號聲蒼涼沉鬱,嗚嗚嗚嗚,一下子就把他帶回了橫屍數十里的古戰場。這很可能是撤軍的信號,所以那些勝利者並沒有去檢查屍體,只顧着帶着戰利品撤退,同時順手將一幢幢建築物點燃,準備將整座城都給化為焦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