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拍賣會開始,統統拿下,戰陣圖,五方爭強

第6章 五方相爭,收割時間到了,戰陣圖到手,永不加班的葉林

兩位侍從,搬上了台,赫然是一把寶劍,隱隱間泛着寒光,一股冰冷之氣撲面而來。

「第一件拍賣品,是一把地級長劍,名為寒霜劍,與水系或者冰系功法一起使用效果更佳,起拍價五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靈石,現在開始競價。」老者簡單介紹道。

地級武器雖然還不錯,但是一些大宗門還是有的,所以並沒有太過詳細的介紹。

而武器的品級由低到高,分別是黃級,玄級,地級,天級,在天級之上還有靈級,洪荒級,鴻蒙級。

在天魔大陸上,地級武器雖然也不是很常見,但也不是什麼太稀罕的東西,當然了如果是天級武器就另當別論了,畢竟現在整個天魔大陸也就那麼十幾二十件天級武器。

「五萬一千靈石。」

「五萬兩千靈石。」

「五萬abc靈石。」

……

不過短短几息的功夫,價格就已經到了八萬靈石的價格,而現在叫價的人也沒有幾個了,畢竟後面還有好東西,武器雖然不錯,但自身實力才是硬道理。

「兩位,對這武器有興趣嘛?」

葉林含笑問道。

雖然對這樣的垃圾武器,葉林並不感冒,但身旁的夜紅嬌和月詩蘭就不一定了。

夜紅嬌自身的武器也不過是地級的,這還是因為夜紅嬌是宗門的大長老的原因,而月詩蘭的武器雖然是天級,但月詩蘭修鍊的《寒霜訣》,可是實打實的冰系功法,這把寒霜劍對於月詩蘭來說還是有些誘惑的。

「九萬靈石。」

月詩蘭聲似寒霜的說道。

而月詩蘭也用行動說出了,她對這把寒霜劍的看法。

「我修鍊的《魔血焚天訣》是火系功法,這把寒霜劍在地級武器中雖然還不錯,但對於我的話效果就不怎麼樣了,這次就讓給我們的宗主大人了。」夜紅嬌一臉無所謂的道。

葉林倒是無所謂的,現在的他隨便煉點丹藥,靈石對他來說還不是洒洒水啦,所以價格無所謂,喜歡買就完事了。

九萬靈石的價格,對於一些小宗門來說已經是一筆巨款了,而天魔宗現在雖然淪為了二流勢力,但是人家副宗主是煉器師呀,而且人家也還有一些底子在。

而葉林三人是在二樓的天字號包間里,這裡可不是有錢就能進的,天地號包間,消費千萬靈石以上,並且還得有通明境後期的實力,方才可以進入天字號包間。

通明境的修行者的面子,大家還是要給的,畢竟現在的天魔大陸造化境是巔峰戰力,而在這之下就是通明境了,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九萬靈石,第一次,還有更高的出價嘛?」

老者詢問道。

「九萬靈石,第二次。」

「還有出價的嘛?」

「九萬靈石,第三次。」

「恭喜天字六號包廂的客人拍下寒霜劍。」

「下面是第二件拍賣品。」

一位侍女,端着一個古樸的盒子走了上來。

「這第二件拍賣品,乃是一顆丹藥,出自一位四階煉藥師之手,有洗經伐髓,提升根骨之效。」

老者的這一介紹,下面的拍客就炸開了鍋,四階丹藥,對於現在的天魔大陸上的宗門來說,可就不是什麼凡品了呀。

「起拍價十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千靈石,現在開始競價。」

老者的話一落,下面的拍客就開始瘋狂競價。

「十萬五千靈石。」

「十一萬靈石。」

「十三萬靈石。」

……

就這樣片刻功夫後,價格直接來到了二十萬靈石。

而月詩蘭和夜紅嬌也是明顯心動了。

四階丹藥,如何能不心動。

而葉林此時卻說道。「一個四品丹藥的垃圾玩意兒,現在都有這麼多人去搶了嘛?」

「四品丹藥是垃圾玩意兒?」

夜紅嬌像看傻子一樣,看着葉林說道。

「難道不是嘛,煉製四階丹藥,不是有手就行的嘛。」

葉林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畢竟現在的葉林可是九品煉丹師。四階丹藥可不就是垃圾嘛。

隨後葉林拿出兩個小瓶,給了月詩蘭和夜紅嬌一人一瓶。

「看看裏面的的東西,然後在和我說話。」

葉林一臉傲嬌的說道。

本來想要競價的月詩蘭,停了下來,看了看小瓶里的東西。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就不得了。

「這是……六階丹藥——造化丹。」

月詩蘭一臉懵逼的說道。

那冰冷的小臉上,滿是正震驚。

夜紅嬌直接就是跳了起來,然後就是一把抓住了葉林的手。

「小林林老實交代,這造化丹哪來的,我這一瓶里就是三顆,你不會是把萬寶樓的藏寶庫給搶了吧!」一臉震驚的說道,連帶着聲音都高了幾個度。

也就是,這天字號包廂是有陣法隔絕的。

「我這也是三顆。」月詩蘭說道。

一出手就是六階丹藥,而且還是六顆,而且品相還是極品,夜紅嬌和月詩蘭要是不被震驚到,那才奇了怪了。

「我也是煉丹師呀,煉製六階丹藥很稀奇嘛,不就是個六階丹藥嘛。」

葉林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隨後有難處一瓶,遞給了夜紅嬌。

「裏面是五階丹藥,通明丹,對大長老應該會有些用處。」

葉林笑嘻嘻的說道。

果然無形之中的裝,那才是真的裝。

這五階丹藥通明丹是葉林自己隨手煉丹,但是現在的葉林可是九階煉丹師,這就算是隨手煉製那也必定是極品,而造化丹就是姜輕舞給的了,反正葉林自己也用不完,給月詩蘭和夜紅嬌一點也是無所謂的。

葉林的這一手操作,月詩蘭直接懵了,而夜紅嬌現在是,只想給葉林生猴子。

那激動的小模樣,漬漬漬。

「對了宗主,回去後可以準備點材料,到時候我會把清單給你,到時候我幫你重新煉製一下寒霜劍,到時候搞個天級武器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葉林不說話還好,一說話直接把兩女驚得無以復加了。

這不光會煉丹,還會煉器,而一出手就是五階,六階的丹藥,現在還要練天級武器。

現在天魔大陸上最厲害的煉器師,雖然也能煉製天級武器,但是成功率那也是相當之低的,十次能成功一兩次就已經是很不得了了,而煉製天級武器的材料又及其稀有,價格更是有價無市,葉林道好這一上來就要煉製天級武器。

「小林林你老實交代,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沒有告訴我們。」夜紅嬌一個激動,直接騎在了葉林的腿上,兩個大兇器離葉林的臉只有零點零一厘米。

葉林一低下頭,就能看見那一抹雪白。

葉林現在正在剋制自己,要是自己的小兄弟不爭氣那麼這個場面,光是想想就尷尬的不行。

「你們還拍不拍東西了的。」月詩蘭一臉不爽的看着夜紅嬌說道。

月詩蘭的話落下,,夜紅嬌才稍微老實了一點。

而那顆四階丹藥以五十六萬五千靈石的價格,被拍下。

接下來的什麼護甲呀,草藥呀,功法呀葉林直接壕無人性的統統拿下,雖然葉林用不上,但是月詩蘭和夜紅嬌能用上呀,買就對了,反正葉林也不差錢。

而葉林的的這一舉動也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滿,而其中就有老冤家——痴魔殿的人,但是葉林無所謂呀,反正遲早都是要算賬的,現在得不得罪的有什麼用,主打的就是一個無所謂。

「下面這一件拍賣品,也是本次拍賣會的最後一件了。」老者故作神秘的說道。

兩位姿色誘人的侍女走了上來。

「壓軸貨就是不一樣呀,就連拿寶物上來的侍女都是姿色誘人呀。」

「就是就是。」

下面的老色批們,議論紛紛。

「這最後一件拍賣品,乃是一件陣法圖,這可不是什麼一般的陣法,而是作戰陣法,乃是一位前輩從遺迹中獲得的——戰陣圖。」

老說說完就沒有再說了。

如果陣法圖少見,那麼戰陣圖那就是罕見,而每一位戰陣師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在戰場上起到的作用往往會比他們的自身實力高出幾倍,甚至是十幾倍。

通俗一點來說就是,五個通明境的肯定是打不過造化境強者的,但如果有了戰陣圖那就不一定了,就算打不過,牽制一二也是沒有絲毫問題的,這就是戰陣圖,二戰陣圖只有戰陣師才能煉製出來,而戰陣圖的操控者是戰陣師的話,那威力就還要在翻上幾番不止了。

「起拍價二十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萬靈石,現在開始競拍。」

老者見氣氛已經到位了,直接宣布了競價開始。

「我痴魔殿,出價二十五萬靈石。」天字三號包廂的聲音響起。

是一個很年輕的聲音,而能在這樣的場合,出來叫價的,那男子在痴魔殿的地位不會低到哪去。

而自報家門後,一下小勢力也就直接出局了,你若敢競價,那便滅你滿門,畢竟這事痴魔殿又不是沒做過。

「莫少主有些心急了呀,我血魔宗出價二十八萬靈石。」

一個笑裡藏刀的聲音響起,讓人直冒雞皮疙瘩。

「血魔宗的血煞你在這跟我裝什麼呀。」

而說話的兩人正是,血魔宗少宗主血煞和痴魔殿少主莫千問。

「萬魔窟的魔女納蘭蓮,群魔院的魔子向天問,薩摩宗的少宗主千殺,人都來了,就別藏着掖着了。」

莫千問一語激起千層浪,如今天魔大陸上最強的五大勢力都來人了,這如何能讓人不震驚。

「本來,奴家只是想好好的看場戲的,非要把奴家叫出來,莫千問你還真討厭死了。」

一個極致魅惑的聲音從天字二號包廂中傳出,這個聲音的主人也真是萬魔窟的魔女納蘭蓮。

「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我們就各憑手段了。」天字一號包廂中穿出一個低沉的聲音,此人正是群魔院的魔子向問天。

「我沒問題。」天字四號包廂也傳出一道聲音,此人便是薩摩宗的少宗主千殺。

「三十萬靈石。」向問天率先出價道。

「三十一萬靈石。」納蘭蓮也是緊隨其後。

「別像小孩子一樣,三十五萬靈石。」千殺直接加價四萬靈石。

「這才剛開始,就搶起來了。」夜紅嬌一臉看戲的說道。

「如果,我們能拿到這戰陣圖,我天魔宗的實力必定能大漲,只可惜,唉……」月詩蘭有些感嘆到。

在月詩蘭看來這戰陣圖,註定是和她們天魔宗無緣了。畢竟現在天魔宗的老祖們還未回歸,現在就撕破臉皮並不是明智的選擇。

「放心好了,這戰陣圖最後一定是我天魔宗的,誰來了都不好使。」葉林自信滿滿的說道。

現在的葉林,可是肉身和境界都達到了造化境五重天,再加上天級鎧甲,鴻蒙武器——自渡,毫不誇張的說,造化境無敵,而如今的天魔大陸最強的也就是造化境,再過三天天魔宗的大帝老祖就回歸了到時候就更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葉林,你該不會是想……」夜紅嬌好似想到了什麼一般說道。

這時,月詩蘭也察覺到了什麼似的盯着葉林看。

葉林笑了笑說道,「大家都是魔修,殺人越貨很正常吧,更何況還是敵人的貨,就當是提前收點利息了。」葉林一臉輕鬆的說道。

「可是他們都是各方勢力的核心人員,這次出來必定有造化境的人守護在一旁,就算你現在是造化境二重天的修為我,但是想要殺人越貨無異於自尋死路。」夜紅嬌有些擔憂的說道。

「安啦安啦,對付這幾個小兔崽子,那還不是手拿把掐,如果這次他們的老子也來了,那就一起殺了。」葉林眼神一轉有些狠厲的說道。

現在的天魔大陸,可以說葉林就是修真第一人,老祖不歸,葉林就可以為所欲為。

「兩百萬靈石。」千殺再一次出價道。

這才過去一盞茶的功夫,價格就已經被抬到兩百萬了。

「兩百八十萬靈石。」納蘭蓮有些艱難的開口道,想要一舉拿下。

「三百萬靈石。」向問天又如何會給他們機會。

「三百三十萬八千靈石,這是我薩摩宗最後的報價,有比這多的,我薩摩宗退出。」三百三十萬八千靈石是千殺現如今能拿出的全部靈石了。

「三百四十萬靈石。」血煞一咬牙說道。

這已經是血魔宗這一次出來帶的所有靈石了,不成功便成仁。

「三百六十萬靈石。」一個突兀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這聲音的主人赫然是莫千問,而三百六十萬靈石几個字幾乎是吼出來的。

莫千問這一聲三百六十萬靈石,彷彿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此後便在沒有了聲音。

「三百六十萬靈石,第一次。」

三百六十萬靈石,第二次。」

三百六十萬靈石,第三次。」

「恭喜痴魔殿莫千問莫少主拍的此寶。」老者一臉笑嘻嘻的說道。

三百六十萬靈石屬實是超出了他原本的預期呀,現在如何能不高興呢。

「莫千問,別有命買,沒命用呀。」血煞冷冷的說道。

而納蘭蓮的包廂中傳出幽幽笑聲,「莫少主,我們還會再見的。」

千殺並沒有做什麼,但是他的包廂中的殺氣也沒有絲毫掩飾。

而笑裡藏刀的向天問,只是笑道,「恭喜莫少主了。」

莫千問只是冷哼一聲,因為接下來的才是正戲。

「看來又有好戲看了。」葉林笑道。

夜紅嬌和月詩蘭兩女的臉上也是掛着淡淡的笑意。

畢竟現在可是該收利息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