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自渡,一刀

第10章 一刀全滅,一年時間

「豎子,誰給你的勇氣殺我等宗門的人的。」虛空中傳來一道威嚴的聲音。

一股無形的威壓,直接朝着葉林撲去,可那股威嚴到了葉林面前卻是自行消散了。

「我給的勇氣,這個理由可夠。」一道霸氣而又有些滄桑的聲音也是在這個時候響起,回蕩在天地之間。

緊接着,三道身影出現在葉林的身前,赫然竟是之前虛空中的青衣,黑袍,白袍三位天魔宗老祖。

「天魔宗現任宗主月詩蘭見過三位老祖。」月詩蘭看見三位老者後連忙躬身行禮道。

此時的夜紅嬌也沒有了以往的目中無人,也是連忙跟着月詩蘭一同行禮。

三位老者的出現,直接讓在場的所有人沸騰了,天魔宗老祖,那可是大帝境的人物,在場的所有人那都是驚訝到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此時的葉林,也是連忙行禮,「天魔宗弟子葉林,見過三位老祖。」葉林恭敬道,畢竟大帝境的強者的面子,現在的葉林還是要給的。

三位老者也是連連點頭,對於葉林的表現很是滿意,不驕不躁,不卑不亢。

「魔殺,百鍊,千機沒想到你們三個也活着從那個地方回來了。」另一道雄壯的聲音此時也響起了。

隨後,五道身影也出現在眾人面前。

「你們五個廢物都沒死,我們三個老傢伙怎麼可能死在那個地方呢,哦,對了,好像這次回來除了你們五個,當初和你們一起出去的人都死在那個地方了吧!」青衣老者嘲笑道。

「魔殺你是在玩火呀!」五人中為首的男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而此人也正是痴魔殿的老祖——莫霸天。

「小王八,就算我是在玩火,你又能怎麼樣,殺你們五人,對我三人來說不是什麼難事,怎麼想要試試嘛?」魔殺挑眉說道。

三人身後的葉林心中暗道,「厲害了我的老祖,老祖威武。」但是臉上還是不能有任何錶情的。

「這些都是小輩們的事,我們還是不要插手的好。」一道陰柔的女聲響起。

此人一身紫色華袍,面容嫵媚,那雙狐狸眼更是勾人心魄。

「納蘭紫微,我們要是想要插手的話,就不會等着小傢伙出完手才出現了。」黑袍百鍊剛硬的說道。

「這個小傢伙以後是必然會去那個地方的,沒有實力,在那個地方只會連骨頭都不剩,你們五個廢物不出手,我們三人也不會出手。」白袍千機說道。

「好,這可是你們說的。」五人中的灰衣老者說道。

此人,魔氣環繞於自身四周,臉上的刀疤更是讓人觸目驚心,而他就是群魔院的老祖——向不群。

「自然。」青衣魔殺淡淡的答道。

此時,一群血煞之氣環繞於自身的人,憑空出現在,眾人面前,而且境界都是,造化境後期的強者。

「索然這次出去讓我等五大宗門損失慘重,涅槃境和大帝境的強者只剩下我們五人,但是造化境的弟子還是有一些的。」老五人中的紅衣老者邪笑的說道。

此人就是血魔宗的老祖——血魔天。

「血魔天,你們藏的夠深的呀!」千機冷冷的說道。

「小子能應付嘛?」百鍊朝着身後的葉林問道。

畢竟葉林的天賦擺在那。

「定不辱命。」葉林自信的說道。

造化境後期的修士而已,那還不是手拿把掐。

「好好好,不愧是我天魔宗的弟子,去吧,老祖給你壓陣。」魔殺大笑道。

現在的魔殺看葉林是越來越對胃口了,心情那叫一個大好。

葉林緩步出現在擂台之上,「五大宗門,涅槃境之下的挑戰,我葉林全接了,不是我看不起五大宗門,主要是是在是太垃圾了,我的時間很寶貴,還要急着回去修鍊,你們有多少人都一起上吧,不然我怕你們沒機會了。」自渡出現在葉林手中,劍指五大宗門方向說道。

自渡雖然是鴻蒙級別的武器,但是就憑在場的大帝境強者,還無法看穿,只能看出自渡是一把不錯的天階武器。

「你們一起吧,不要辱了我等之名。」在場五人中唯一沒有說話的中年男子開口說道,他也是在場八人中最年輕的一位,而他也是薩摩宗老祖摩羯子。

隨後,五位老祖各自的身後都出現了十幾人,且修為最低的也是造化境七重天的修士,其中不乏還有造化境大圓滿的修士。

「老祖,葉林不會出事吧。」月詩蘭來到魔殺的身旁擔心的問道。

而月詩蘭不僅僅是天魔宗宗主那麼簡單,他還有一重身份,那就是大帝境強者魔殺一脈的後人。

「老祖回來,也不見你擔心老祖的安危,反而擔心起這小子的安危,還真是女大不中留呀。」魔殺調笑道。

月詩蘭直接羞紅了臉,「才……才沒有呢,老祖你瞎說什麼呢。」

而此時,血魔宗的造化境弟子已經朝着葉林撲去,看到這一幕,葉林只是挑了挑眉,「有點意思,但不多,自渡我們要上了。」

自渡的刀身發出輕微的脆鳴聲,回應着葉林。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葉林大吼一聲,隨後直接暴起,直接朝着血魔宗攻去,一股霸道的刀意,席捲整個中州。

當煙霧散去後,原本的十餘人,只剩下了三人還在擂台之上,而血魔宗的兩人嘴角留着鮮血,衣服已經破爛不堪,兩人全身上下多到三十多處,被葉林的刀意所造成的傷口,一股股鮮血正從傷口處流出。

兩人很是狼狽,靠着保命法器,兩人才能在葉林的這一刀之中存活下來,而且兩人還都是造化境大圓滿的修為。

雖然自渡現在看上去是天階武器,但是本身是鴻蒙級武器,就算是被壓制了,也不是現在的造化境可以阻擋的,更別說葉林還把《神魔觀想法》也融入到了這一刀之中,不僅斬肉身,更斬神魂。

「還有兩個活着的,草率了。」葉林很是不滿意的說道。

「你們還要看戲到什麼時候,一起上。」血魔宗的兩人大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