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女扮男裝履立戰功。
皇帝問我,想要什麼賞賜。
「臣要太子殿下與臣春風一度,紅袖添香。」
我指了指正在修著典籍的太子。
當年他看不上的人。
如今,要以下犯上了。
我名蘇嬋,是淮陵蘇府唯一的女兒。
我爹是個大老粗,常年行軍打仗,少了對兒女們管教。
我上頭有兩個哥哥,全被我娘養成個溫吞性子。
而我卻今天拆王家的籬笆,明天剃李家的狗毛。
街上人人都說我娘十月懷胎,生了個淘氣兒子是哪吒。
我爹卻齜着一口白牙,攜着荊棘鬍鬚在我臉上留下了一個又一個口水印子,直呼我有他蘇家的將門雄風。
我娘愁眉盤算着,我這樣鬧騰的性子不像個姑娘,日後到了議親的年紀恐難尋得一個夫婿。
我爹傻樂的更燦爛了:「我蘇忠的女兒何須困囿於後宅,山川海岳,自有她一番天地。
就算天塌下來,還有她兩個哥哥頂着呢!」
我如向陽花般絢爛的日子,在我九歲那年戛然而止。
我爹以通敵叛國,倒賣軍需的罪名被下獄,秋後問刑。
我第一次看到上京的太陽,它和淮陵的太陽不一樣,是冷的,那不是向陽花喜歡的地方。
我娘從淮陵哭到上京,眼睛都快要哭瞎了。
兩個哥哥板著臉,一左一右攙扶着阿娘。
「嬋兒,這裡不比家裡,要謹言慎行。」
在這座城裡,我家人若是言行舉止稍有不慎,便是滿門抄斬。
「嗯,我曉得。」
我雖頑皮,但不是不懂事,我點頭一一記下,心裏卻想着阿爹今日有沒有餓肚子,有沒有人去替他刮鬍須,理鬢髮。
上京街上的人很多,擠得我邁不開步子,他們指指點點,離我脊樑不過寸毫。
我不在乎他們罵的有多難聽,我只在乎宮裡那位究竟還是不是個明君。
「蘇公子,蘇公子這是想什麼呢?
還不快接旨?」
我猛然回頭,一個聲音尖細的宮人正在不遠處定定的看着我。
二哥跪在地上拉了拉我的褲腳,示意我。
我也跟着跪下,腰板卻是挺直的。
宮人不屑笑道:「蘇將軍雖有通敵之罪,但聖上仁慈,不願累其無辜之人。
七日後處斬,特許其家人送最後一程。
蘇夫人,三位公子,還不快領旨謝恩?」
阿娘雙眼朦朧,顫抖接過聖旨後,再度哭暈了過去。
哥哥們手忙腳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