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閑談間都說她貌若無鹽,成日混跡軍中,是個行為粗鄙的女子,未曾想相貌竟然這樣出挑,便是在京中恐怕也挑不出能壓她一頭的貴女。

怪不得呢,江夫人心想,怪不得兩日前江斂之出門一趟,回來後便催促着她上門提親。

「爹,大哥。」沈妤又喊了一聲

「不喊頭疼了?」沈仲安笑着沖她招手,向江夫人介紹,「這便是小女沈妤。」

沈妤站在門口向江夫人略一福身,「夫人好。」

「好,好。」江夫人上下打量着沈妤,越看越歡喜。

江斂之本就生得好,再加上一個沈妤,以後兩人生出來的孩子不知道得好看成什麼樣。

「我和江夫人方才正說起你的婚事。」沈仲安道。

沈妤點了點頭,抬腳剛往裡走了兩步,江夫人臉上的表情便僵住了,抖着手指過去,「這,這這這是……」

沈妤一跛一跛地走近,天真道:「戰場上落下的病根了,瘸了一條腿。」

沈仲安鬍子抖了抖:「胡——」

鬧字還沒蹦出來,袖子便被身旁的沈昭扯了扯袖子,沈昭臉上憋着笑,沖沈仲安搖了搖頭。

江夫人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心想方才幸好沒直接定下來,這瘸了一條腿,以後帶出去丟的可是她江家的人。

怪不得沈仲安不讓人出來見客呢,原來是個瘸子。

沈妤刻意跛着腳走到江夫人面前,好讓她能看得更清楚些,「我走路慢,方才在外頭碰巧聽到夫人和我爹提起我的婚事,我現在就能給答案。」

江夫人連忙道:「倒,倒也不急。」

她捏了捏手中的帕子,面上笑容尷尬,「聽沈將軍方才的意思倒是不捨得你這麼早嫁人,我能理解。」

「夫人萬萬不可聽父親的,」沈妤走過去,親昵地勾着江夫人的臂彎說:「我父親是想留我在家管着我,我都十七了,江公子大我三歲,我覺得正好。」

江夫人心想,好什麼好!這死瘸子也太恨嫁了!

京中小姐哪個不是提及婚事便一臉嬌羞,如今沈妤這樣,簡直就是莽夫,不,莽女!

白瞎了那麼漂亮的一張臉,邊關的風沙果真養不出像樣的高門貴女,倒是比那小門小戶的姑娘還不如。

江夫人笑着往回抽了抽手,奈何沈妤力氣太大,愣是沒抽出來,反倒被拽得生疼。

江夫人順勢在她手背上假意拍了幾下,乾笑了兩聲道:「沈將軍常年在邊關,能承歡膝下的時間怕是不多,自然是捨不得你想要多留你幾年。」

沈妤眨了眨眼,「不是啊,我也常在邊關,和我爹低頭不見抬頭見。」

直接將江夫人的理由堵了回去。

江夫人尷尬地看向沈仲安,誰知後者竟一反常態,點頭表示贊成。

沈仲安好歹混跡慣常多年,若是連江夫人這點心思都看不出來,那也白活了。

沈妤此舉是能試出江夫人的態度,但是裝瘸子也太過了,若是以後傳出去,全上京都以為他沈仲安的女兒是個瘸子,那以後誰還敢上門提親。

他卻不知沈妤心裏想的就是這樣。

上輩子遇人不淑,這輩子不嫁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