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p>

沈妤的心口驀地縮了一下,眼前划過江斂之在湖中拉住林清漓離開的畫面,彷彿方才還置身於冬日冰湖,身體也止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綠葯見狀,連忙扶住她,探手去摸她的額頭,「沒發燒啊,小姐是還有哪裡不舒服?」

「沒事,已經大好了。」沈妤緩過神淡定地說。

說罷便往前廳去,一邊想着她與江斂之的第一次見面確實是在京郊紅楓山,只是當時江斂之並沒有看見她。

翩翩少年郎行止間清雅絕塵,與她在邊關時見到的五大三粗的漢子天差地別,那是她年少時的第一次心動。

後來在沈家落魄時,少年向她伸出了手,誰知那雙手卻將她拽入了深淵。

「小姐是不是很開心?」綠葯跟在身後問。

「沒有。」

「可小姐前幾日不是還在提想要見一見江侍郎嗎?」

沈妤肅然道:「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此事往後休要再提。」

綠葯縮了縮脖子不敢說話了,沈妤向來好說話,可方才那一聲聽上去竟帶了幾分威嚴。

靠近前廳,父親熟悉的聲音傳來。

「江大人家歷來出文官,小女自幼隨我在馬背上長大,性格頑劣,成日里就喜歡舞刀弄槍的。」

沈仲安啜了口茶,接着道:「她自稱是草原上的馬兒,深宅大院怕是關不住那個野丫頭,難管吶。」

聽似貶低,實則言語間隱約透出藏不住的驕傲。

透過窗棱,再次見到廳中的父親和哥哥,沈妤眼眶頓時一熱。

這不是夢。

她母親去得早,沈仲安和沈昭都很疼她,捨不得留她一個人留在盛京,還在襁褓時便帶着上邊關,雖說沈仲安後來娶了繼室,但子女受繼室苛待的不在少數,也不放心,所以就一直帶在身邊,戰時便送她去潯陽的外祖母家。

廳上的婦人被柱子擋了大半,倒也看不見是誰,但她一開口,沈妤便聽出是江斂之母親的聲音。

江夫人道:「沈將軍說笑了,犬子自上次與沈小姐在大昭寺偶然一面,便與我說娶妻當娶沈小姐這樣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子,於是今日我便親自上門提親。」

沈妤上輩子的婆母江夫人,只是自她嫁入江家起,便沒見過江夫人的好臉色,更是從沒聽過她用此刻這般溫和的語氣說過話,素日里對她不是冷嘲便是熱諷。

可是,上輩子她和江斂之是由皇上賜婚,江夫人從未上門提過親,況且她根本沒去過什麼大昭寺,簡直就是胡扯。

上輩子江夫人明明對她百般不滿,江斂之對林清漓也情根深種,娶她是皇命難違,這輩子又怎麼會主動讓他母親上門來提親?

難不成重活一世,一切都亂了套了不成?

廳中的對話還在繼續。

沈仲安道:「江夫人如此直白,那我便不繞彎子,小女如今十七,雖然已經到了議親的年齡,她是個停不住的,性子也倔,恐怕……」

江夫人笑道:「我明白將軍的意思,只是訂親是一碼事,可待沈小姐年滿十八後再擇個吉日成婚,我看不妨先將二人親事訂下,兩不耽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