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溫家人接我回去的時候,假千金溫語挖苦我撿破爛生活,假裝過敏,讓人扔掉我的蛇皮袋子,害我染上病,污衊我和三個同樣撿破爛的爺爺。
我天生脾氣爆,打她過敏的臉,抽爛她的嘴,致力於從源頭上解決問題。
她哪裡知道,蛇皮袋裡裝滿了古董,三個爺爺不僅是古董收藏家,還是京圈三巨頭的初代掌舵人。
1我和假千金溫語都是皇城腳下長大的。
她是豪門千金,我是大街小巷撿破爛的。
十八歲那年,溫家人意外發現抱錯真相,四處打聽我的消息。
來找我的時候,還帶着假千金溫語。
那會兒是夏天,她穿了一身M家的小裙子,踩着一雙皮質很軟的小白鞋,從車上下來的時候,撐着一把傘,皮膚白皙嬌嫩,一看就是嬌生慣養長大的。
低頭看了看我的灰色布鞋,沾了不少污水,露出的腳踝黑黢黢的,還有大大小小的劃痕和繭子,對比明顯。
兩邊的中年男女,應該是我爸媽了。
他們同樣一身貴氣的打扮,低頭看着腳下雨停後留下的積水,不知道跟溫語說了什麼,看着像是在哄她。
然後,兩人眉頭緊皺,踩着坑裡的水,往我們的方向走來。
留下溫語心滿意足地坐在車裡,看樣子爸媽是沒打算把這假千金趕出去。
「小時悅,你真要回去啊?
家裡兩個孩子,多鬧騰啊!」
「你爸媽瞧着還行,那小姑娘!
不是省油的燈哦!」
「別回去了,擱這兒多自由啊!」
「……」說話的是我認的三個師父,教會我不少東西,在我心裏沒人能代替他們。
決定跟爸媽回去也是為了他們。
他們不像我是個孤兒,有兒有女有孫子。
年年為了陪我這個孤兒過年,和家人鬧得厲害。
所以今年我不想做這個「惡人」,也想體驗一下家的感覺。
不等我回應爺爺們,突然被人抱住,眼淚糊在我臉上。
稍微掙扎了一下,看清楚是我媽在哭,哭得一抽一抽的,我都忍不住紅了眼。
瞥了一眼爸爸,也在旁邊偷偷抹眼淚。
三個爺爺們放下手裡的麻將,互相瞅了一眼,跟着吸了吸鼻,異口同聲道:「孩子,跟你爸媽回去吧,也該多些人疼你嘍!」
我笑了笑,給媽媽擦了眼淚,「咱們回家吧。」
說完,我扛起收拾好的蛇皮袋,牽起媽媽的手。
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