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剛走幾步,又來人了。

時楠一看,是自己的助手金陸。

「楠姐,剛才我在山下聽到槍聲,你沒事吧?」

「我沒事。」

「你遇到殺手了?」

金陸不放心地走過去,檢查了一遍地上橫七豎八的屍體。

「碰巧而已。」

「咦,這尊大佛怎麼會在這?」

金陸看到一邊的秦戰,吃了一驚。

「你認識?」

「他就是和時家有婚約的秦家大少秦戰啊。」

「要和時薇薇聯姻的人?」

「對啊,傳說風流過度,不能人事的廢材就是他了,長得倒真是萬里挑一,可惜了現在是個太監。」

「哦,那我得把他救活。」

時楠又折回頭看了一眼秦戰。

他死了可就沒戲唱了,她還要等着看時薇薇嫁過去守活寡呢。

「我看他快斷氣了。」

「不過……」

金陸摸了摸脈,眼前一亮,似乎發現了新大陸。

「無憂花,便宜他了。」

時楠將無憂花摸出來,快速地摘了一瓣又在上面滴了幾滴精油,然後粗魯地塞進了秦戰的嘴裏。

如果秦戰此時清醒。

一定能認出這種奇特的治療手法來曾顯赫一時的調香世家,時家。

「不愧是楠姐,世間僅此一株的無憂花,竟然被你採到了。」

「那當然,我等這一天,等了十年。」

「你真的打算回時家了?」

「不回去,怎麼對得起我這十年的隱忍呢。」

時楠沒回頭,大步往山下走去。

兩天後,早晨。

時家。

「那個掃把星,我絕對不會同意她回來的,除非我死。」

時楠背着背包都還沒進門。

就聽到了裏面的咆哮聲。

「媽,時楠是我的女兒,她不是掃把星。」

時志遠最後悔就是當初把年僅十歲的時楠送走。

「一星大師說過她是天煞孤星的命格,靠近誰誰就不得善終。」

「大師也說了年滿二十她就能回家。」

「你清醒點,她們母女兩都是禍害,是來害我們時家的。」

「媽,十年了,你還在打着那張調香配方的主意。」

「你住口,藍思死了十年,你還不肯鬆口把東西交出來,你別忘記了你姓時。」

「我就是因為姓時才聽了你的話,把自己的親生女兒送走,我沒想到過了十年你出爾反爾,我今天就把話撂這了,時楠回時家這件事你反對也沒用。」

「時志遠,你想造反?」

「是,我知道你看我也不順眼,我自願搬出時家,我窩窩囊囊了幾十年,但我的女兒必須堂堂正正。」

時志遠,是時家的私生子。

這件事,只有時家少數人知道。

「你如果搬走,那時光集團的職位你也別肖想了。」

「當然,這種虛名,我從來不稀罕。」

時家二爺,是個透明人,人盡皆知。

時光集團創新部經理,就更加是個笑話,他一年沒去幾次公司,去了反正也沒有人聽他的。

「你!!!」

時老太太沒想到時志遠這麼硬氣。

是鐵了心要跟她剛到底了。

「你可以討厭我,但是時楠是你的孫女,也是時家的血脈,你不能一視同仁就算了,何必要趕盡殺絕?」

時志遠也不客氣了,直白地戳破了這層遮羞布。

「她跟你一樣不配當時家的子孫,我時家的孫女,要像薇薇一樣懂事爭氣,她算個什麼東西?」

時楠背着包一手插兜,大搖大擺地進了門,慢慢踏上台階。

媽,對不起,我沒聽你的話遠離時家。

我再次回來,一定要保護爸爸,並且拿回屬於藍家的東西。

時家這個小偷的好日子,也該到頭了。

時楠站在客廳門口。

頭略低。

嘴角處微微揚起一抹嘲諷。

這老太太還真是裝都不裝了。

圖謀不軌的理由說得清新脫俗。

十年前時楠還小,做不了自己的主。

可十年後,她長大了,她的命運自己說了算。

聽到腳步聲。

時志遠和時老太太同時轉頭。

時志遠看到時楠,陰沉的臉上,多了的抹笑容,同時又帶着一絲尷尬。

「楠楠。」

「爸,我回來了。

時老太太沒有半分喜悅,目光像刀子一樣飛落在時楠身上。

時楠抬眸,大方地與她對視。

眼睛裏再無當年的膽怯。

片刻後。

時楠收回目光,與時志遠擁抱了一下。

時志遠別過頭去擦了擦眼淚。

「楠楠,爸決定搬出去住。」

「好啊,反正這裡烏煙瘴氣的,搬出去住清靜。」

時楠勾了勾唇,抬頭對着時老太太說了一句。

「真是沒有家教。」

時老太太感覺被時楠內涵到,不悅地說了一句。

「沒家何來的教,再說,這不都是拜你所賜,讓我們骨肉分離。」

時楠不客氣地回懟。

「你看看她,剛回來就目無尊長。」

「媽,你不要倚老賣老,你不認她,你憑什麼要她尊重你?」

「你們要是走出去,以後就不是時家人,把你手上的股份也交出來。」

「呵,拿不到配方,又打起股份的主意?」

時志遠冷笑了一聲。

「我告訴你,這兩樣東西我都不可能交出來,你有本事把我們也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