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深市。

凌晨時分。

寂靜的忘憂山,偶爾有夏蟲在鳴叫。

皎潔的月光下。

時楠一身黑色運動裝,正蹲坐在懸崖邊的一塊石頭上。

她是來採花的。

已經守了一天。

時楠看了看時間,還有兩分鐘馬上十二點。

明月當頭罩,即是開花之時。

「嘭!!」

突然。

寂靜的深山老林傳來了一聲槍響。

時楠秀眉微擰,清冷的美眸一眯,隨即轉頭。

不遠處人影聳動。

最前面,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腳步虛浮,白色的襯衣上一片斑駁。

很快,後面幾個戴着黑色頭套的人追了上來。

秦戰回頭掃了一眼。

略顯蒼白的臉上滿是寒意。

他伸手摸了摸肩胛處,明顯得有點吃力。

「前面是懸崖,你已經無路可走,乖乖就範,我們給你留個全屍。」

幾個戴着面罩的人一身殺氣。

已經逼近秦戰。

似乎志在必得。

「不自量力!」

秦戰冷漠的聲音響起來,一雙明亮的眼眸微眯。

他暗自做了個深呼吸。

只感覺四肢百骸疼痛感傳來,每動一下他都大汗淋漓。

秦戰知道自己恐怕撐不了多久。

「哼,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領頭的人話落,已然對着秦戰出手。

速度快且狠辣,一看就是經驗老道的殺手。

「嗷!」

就在這時。

一股淡雅的香氣飄散在了空氣中。

領頭的殺手只感覺到一陣暗香襲來,然後喉嚨突然就出現了窒息感。

「誰在那???」

領頭的殺手扼住自己的脖子,感覺喘不上氣。

瞬間臉就脹紅了。

痛苦地嚎叫了一聲。

「一邊去,別吵着我採花。」

時楠這才從石頭上站了起來。

聲線薄淡,根本聽不出情緒。

大家這才發現,這石頭上還有個女人。

大半夜採花?

幾個人紛紛警惕。

包括秦戰,冰冷的眼眸里也多了兩分驚詫。

他沒猜錯。

剛才的香氣是來自眼前的這個女孩。

僅僅只是幾個呼吸,這個僱傭兵就被放倒了。

要知道,他們可是國際頂尖殺手組織的精銳。

竟然絲毫沒有反抗的餘地。

這實力,不容小覷!!!!!

「臭娘們,竟敢壞我好事。」

領頭的人頓時面露兇相,惡狠狠地說了一句。

「老大,別廢話一起殺了。」

「殺!!!!」

其餘人看時楠是個女人,竟然還在這添亂。

直接一窩蜂向秦戰和時楠沖了過去。

「你快走!」

秦戰一看不好。

轉頭衝著時楠說了一句。

然後自己快步衝殺手迎了上去。

時楠看着那些殺手,眸光冷芒閃過。

這時。

風微動。

時楠不緊不慢地站起來。

舒服地伸了個懶腰。

「吵!!!」

其中一個殺手,此時正好拔槍,打算對着時楠開槍。

「快躲開。」

秦戰大驚,想阻止已經來不及。

可是,下一秒。

那五六個氣勢洶洶的殺手突然像馬失前蹄一樣,瞬間倒地。

領頭的人大驚。

「你是誰,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你沒資格知道。」

時楠漠然地開口說了一句。

眼角都沒給他一個。

隨後。

地上原本還掙扎的幾個人。

全部人面目由紅轉紫,都是呈窒息狀。

斷氣!

時楠收回眼神。

轉身。

時間剛剛好。

這時懸崖邊那株無憂花緩緩地開花了。

頓時!

清冽的味道,在四周漫散開來。

秦戰感覺到整個人痛感都減輕了。

時楠素手一伸,小心翼翼地摘下了那僅有的一朵花。

她從石頭上跳下來。

掃了一眼不遠處死透的幾個人,面無表情。

隨即目光移向了秦戰。

這才發現,眼前的男人不止肩胛上有傷,就連腹部也有。沈晚瓷薄荊舟

命還挺硬。

秦戰的目光與時楠相對。

他眸光微動。

她手持着花。

從暗處走來的的樣子,好像仙女誤闖人間。

只是眼前的女孩冷若冰霜,唯有那雙眼睛帶着靈動的氣息。

「多謝相救。」

秦戰上前一步率先開口向時楠致謝。

「別自作多情,我可不是為了救你。」

這花,十年開一次。

如果開花之時被驚打,就不會開了。

錯過等十年。

上一次是母親來採摘的。

結果。

花沒採到,人卻沒了。

這一次,她必定不能讓人打擾,安靜地把花採到手。

所幸沒有耽誤。

時楠說完,拿起一邊的背包,轉身離開。

「不管怎麼樣,都謝謝你。」

「啰嗦!」

時楠覺得眼前這男人,長得好看是好看。

就是腦子有點着急。

聽不懂人話。

秦戰看時楠要走,繼續開口。

「方便告訴我你的名字或者手機嗎?下山後定有重謝。」

「不方便。」

時楠十分冷漠地拒絕了。

秦戰一急。

想跟上去。

但是,剛走了兩步,眼前一黑。

「哐當!」

整個人栽倒在地。

時楠轉身,瞅了秦戰一眼。

可惜呀。

她並不打算當雷鋒。

時楠頭也不回地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