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楚櫻洛手扶輪椅,推着墨北執出了房門。

三年來,這是墨北執第一次踏出房門,心情緊張又複雜,隱隱還有一絲期待。

楚櫻洛安慰道:「 你放心,我們就在院子里走走,不出府。」

眾人都知道王爺癱瘓在床命不久矣,貿然出去太招搖了,而且皇后的人還在外面盯着,要是讓皇后知道就完球了,所以暫時還是低調點好。

初升的朝陽灑在身上,暖融融的,墨北執抬起頭雙眸微闔,呼吸了一口外面新鮮的空氣之後,他內心顫慄,眼眶湧上一股酸澀的潮濕感。

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還能重見天日。

聽到楚櫻洛的話,他點頭應了聲好。

王府里繁景不在,院內一片蕭條,只有春禾一個人在打掃衛生,聽聞王爺要出門,她還特意拔了下雜草。

看到王爺出來的那一刻,春禾手裡的掃帚不禁掉落,露出震撼的眼神。

下一秒,雙眼模糊,流下激動的淚水。

恰好這時武大魁和武嬌嬌兄妹倆葬完父親,按約定回到了王府。

楚櫻洛朝他們招了招手:「大魁,嬌嬌,你們過來。」

「在!」

武嬌嬌一下子蹦到楚櫻洛面前,氣沉丹田,聲音洪亮,黑了楚櫻洛一跳。

楚櫻洛低頭看着台階說道:「你來幫我抬一下輪椅。」

結果話說了半晌,無人回應。

楚櫻洛抬頭一看。

武嬌嬌已經盯着墨北執看傻了。

饒是武大魁也停下了腳步,雙眸定定的看向了眼前的男人。

他一身墨青色衣袍,腰間束着祥雲寬邊錦帶,如墨青絲束起直至腰間,修長的身體坐的筆直,整個人丰神俊朗中透着與生俱來的高貴。

只是瞥一眼,就驚為天人!

武嬌嬌拉着武大魁,掐住他胳膊激動的小聲喊:「哥哥,哥哥,俺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人。」

她聲音粗獷,嗓門又大,儘管刻意壓低還是叫人聽得一清二楚。

墨北執的臉色有些黑。

武大魁嚇得一身冷汗,連忙扯了扯妹妹的衣袖,又恭恭敬敬的鞠了個躬:「王爺,王妃,我妹妹心直口快,你們莫要怪罪。」

說完,他幫着楚櫻洛一起將王爺的輪椅從台階上抬了下來。

楚櫻洛擺手笑道:「沒關係,自己人不用拘束,我家王爺就喜歡你妹妹這樣的性子,對吧王爺?」

墨北執哼了一聲表示回應了。

武嬌嬌傻乎乎的嘿嘿一笑,露出格外白皙的牙齒。

春禾跑上前興高采烈地告訴他們:「王爺可是我們蒼藍國最帥的男子。」

墨北執被眾人像看猴一樣感到怪異,出聲提醒楚櫻洛:「推我去走走。」

楚櫻洛粲然一笑:「好的王爺。」

走了幾步之後,楚櫻洛好奇的低下腦袋問:「王爺,你真的是蒼藍國最帥的男子嗎?以後我就叫你蒼藍國第一美男子怎麼樣?」

墨北執嘴角微抽,這不是叫那些戲子的稱呼嗎?

沉默半晌,墨北執緩緩開口:「本王名北執,字長卿,皇上曾賜我封號墨膺王,你要是不想喊王爺,可以喚我長卿。」

墨北執仔細講完,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脖頸處的肌膚泛起淡淡的嫣粉,一路紅到耳根。

「長卿?」

「卿卿?」

楚櫻洛嘴裏默念,未發覺他的不對勁,只是覺得這名字還挺好聽的,不過在外人面前,還是喊王爺比較好。

來到後院,滿院的鴨子嘎嘎直叫,吵鬧不休。

雖然鬧騰,但是看着此情此景,卻讓墨北執感受到了自由的生機和活力。

心底那股子想要活下去的慾望也強烈了一些。

楚櫻洛適時出聲提醒:「王爺,我答應讓你出門跟鴨子玩耍,我已經做到了,那王爺是不是也該兌現自己的承諾了?」

墨北執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清淺的笑容,溫聲說:「好。」

楚櫻洛一眼望過去。

該死,王爺的笑容真迷人呀,這得迷倒多少懷春少女!

正看得入迷,春禾忽然急匆匆跑來稟告:「王爺,王妃,三王爺來了……」

三王爺?

「不見!」

楚櫻洛話音剛落,就聽見一道沉穩有力的聲音傳來:「怎的?王妃是不給本王面子,還是羞於見人,本王都來了,竟然將本王拒之門外……」

話未說完,聲音忽然戛然而止,三王爺震驚在原地,看着坐在輪椅上的人目瞪口呆。

這個廢物竟然坐起來了?

楚櫻洛不悅的蹙眉,這個三王爺真沒禮貌,沒讓他進來,自己就闖進來了。

這都不打緊,三王爺墨文桓的府邸就在對面,跟四王府離得極近,平時他從未露過面,今天卻冷不丁的跑來。

就怕他這次來者不善……

春禾在一旁急得乾瞪眼。

楚櫻洛揮了下手,示意她下去。

三王爺墨文桓走近後,將墨北執仔細打量了一個遍,眼底閃過一抹陰冷的光,忍不住開口問道:「老四你……好了?」

墨北執淡漠的目光在他身上輕輕瞥過,劇烈的咳嗽幾聲,虛弱道:「托三皇兄的福,我勉強還能活些陣子,但本王已時日無多,只能拖着殘廢的身子在院子里苟延殘喘。」

楚櫻洛眯眸,聽他話里的意思,便知道三皇子這個人不簡單,墨北執應該在隱忍。

聽聞老四還是個廢物,離死不遠,墨文桓就放心了,既然如此,暫且就放他一馬。

他挺了挺胸,笑了起來:「本王今天來,是請你們去我府邸喝喜酒的,本王今天納妃,我看你們府里好久沒熱鬧過了,也想着讓你們跟着一起沾沾喜,四弟會來的吧?」

他雙眼期待的看向兩人,雖是在邀請,但更像是在施捨,語氣里難掩炫耀和得意。

墨北執淡聲道:「不必了。」

「四弟你行動不便,能夠理解,不過四王妃……」

墨文桓的目光落在一旁的楚櫻洛身上,眼底露出剎那驚艷,眯眼笑道:「肯定會給本王面子的吧?」

墨北執餘光瞥見墨文桓臉上的表情,見他打起楚櫻洛的主意,眼底閃過一抹厭惡,俊臉繃緊卻只能隱忍着不發。

但這次墨文桓的到來卻給他提了個醒,也給他頹廢不堪的生活添了絲危機感,心中隱隱升起一個主意……

墨文桓還在巴巴等着。

楚櫻洛清楚墨文桓的來意後,不禁勾了下唇,心想你的面子,值幾個錢?

楚櫻洛假裝為難的嘆了口氣,假意逢迎:「回三王爺,我很想去喝你的喜酒,但是沒辦法,我有個癱瘓的王爺要照顧,還要照顧這滿院的鴨子,實在分身乏術,所以三王爺的好意我心領了,人就不去了,恭喜三王爺二婚,又納新妃,祝你們早生貴子。」

墨文桓總感覺這句話哪裡怪怪的,卻又說不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