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幾十隻鴨子在房間里嘎嘎嘎,吵得墨北執頭疼。

他正要開口趕走,就看見楚櫻洛興沖沖的跑過來,湊近跟他說道:「王爺,我殺了你一隻鴨子,賠你幾十隻,你莫生氣了好不好?你看,以後你有這麼多小夥伴陪着,你再也不會孤單了。」

她聲音嬌軟甜膩,絲絲入耳,如蜜糖般甜美動聽。

墨北執微怔,望着楚櫻洛的笑顏,他所有要指責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乾淨清澈的眸底閃爍着細碎的光芒,美好的彷彿不真實。

他從未見過如此另類,特別的女子,看到她,便能忘記世間所有不愉快的事。

尤其是她的那句,他再也不會孤單了,一下子戳中了他的心臟,在他內心深處激起了千層浪。

誰知下一秒,楚櫻洛咧起嘴,笑得人畜無害:「這麼多,你要是看哪只不順眼就告訴我,我幫你燉了它,清蒸紅燒啤酒鴨,樣樣我都會做……」

墨北執的嘴角抽了抽,心底剛剛湧起的感動,一瞬間又被她衝擊的煙消雲散。

難道她的腦子裡就只有吃?

墨北執看了眼房間里亂竄的鴨子,低聲無奈道:「太吵了,讓它們先出去吧。」

「好。」

楚櫻洛也知道鴨子吵,留在屋裡還影響他休息,她起身,三兩下就將鴨子全部趕出了房間。

隨着鴨子嘎嘎走遠,屋裡終於安靜了下來。

墨北執獃滯的望着屋頂,想了許久,還是輕嘆跟楚櫻洛道:「你讓那些鴨子走吧。」

「為什麼?」

楚櫻洛疑惑不解,猜出他不開心的原因後,只好說道:「你要是不想吃,我們就不殺,留着它們給你作伴,你要是無聊了,還可以給你解悶。」

墨北執搖了搖頭,也不全然是因為這個。

「沒必要,我一個廢物只能待在屋裡,而它們活在外面,我這輩子也不可能走出這道門,留着它們,也沒什麼用。」

楚櫻洛蹙了蹙眉頭。

他真是油鹽不進啊。

她看得出來,墨北執依舊沒什麼求生的慾望,也不相信她能治好他,身為一個醫生,最看不慣病人自暴自棄,想要痊癒,首先要有一個好的心態,所以她一直在儘可能的讓他擁有活下去的信念。

他現在就是典型的諱疾忌醫。

想到此,楚櫻洛誘哄道:「如果我有辦法讓你出這道門,去跟它們玩耍呢?你是不是就可以答應我的要求,好好配合我治病了?」

「什麼辦法?」

楚櫻洛賣了個關子,挑眉道:「先不告訴你,我答應你,明天就讓你出去跟鴨子玩,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以後都不許再要死要活,好好吃藥,配合我治療,行不行?」

墨北執沉默着,在心裏思慮了良久。

他是不是應該相信她一次?倘若他死了,她還要陪葬,他活着,也能讓她多活一天。

罷了。

就算這丫頭是在逗他開心又何妨?全當是陪她玩耍了。

許久後,他應道:「行。」

楚櫻洛輕呼一口氣,哄小孩都沒這麼累的。

傍晚,楚櫻洛悄咪咪從儀器室拿出來一個癱瘓病人專用輪椅,高靠背可全躺帶坐便。

嘖嘖嘖…

還是現代的高科技牛嗶!

雖然這個朝代已經發明出木製輪椅了,但這個,可是高配版噠。

第二天一早,楚櫻洛將輪椅推到墨北執面前的時候,他詫異極了,這才一個晚上,她去哪裡弄來的這東西?

莫非又是她從將軍府帶來的?

對上他眼底的狐疑,楚櫻洛翹起唇,胡謅道:「王爺,實不相瞞,我從小就愛搞發明,喜愛鑽研各種稀奇古怪之物,你不用太驚訝,因為你以後只會更驚訝,來,試試我發明的高配版輪椅。」

聞言,墨北執對她有些刮目相看。

這丫頭古靈精怪的,還聰明伶俐,心裏莫名對她多了一絲欣賞。

下一秒,墨北執看着輪椅發愁:「可我該怎麼上去?」

楚櫻洛淡定勾唇:「這還不簡單,王爺,我抱你。」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公主抱了。

楚櫻洛說的輕巧,可落在墨北執的耳朵里,卻不免感到羞恥。

楚櫻洛給他清洗完,又給他換了身新衣服,才將他抱到輪椅上固定好。

做完這一切,楚櫻洛還是覺得不滿意。

王爺好不容易要出山了,自然要好好捯飭一番。

於是,她又找來一個刮鬍刀,給他修刮鬢角以及兩腮的鬍子。

她一手掐住他下巴,一手給他修刮,時不時摁住他的腦袋。

柔軟的手在他脖子以上遊走。

墨北執被迫抬起頭看她,內心備受煎熬的同時,心底不由升起一絲感慨。

三年來,這還是第一個給他修理鬍鬚的人。

以前也不是沒有下人要給他修理,但他一直很抗拒,他一個失去尊嚴,癱瘓在床的廢人,再也不想以真面目示人。

如今,他的內心好像在一點點渴求陽光。

過了一會兒,楚櫻洛仔仔細細給他剃完了鬍子,又用清水給他洗了把臉。

待墨北執剃去鬍子,露出真面容的那一刻,楚櫻洛驀然回頭。

「乖乖~~~」

她雙眼瞪直,嘴巴微張,整個人呆若木雞。

這也太帥了!!!

王爺留着鬍子和颳了鬍子完全是兩個人。

這菱角分明的輪廓,這細膩無瑕的皮膚,這深邃絕美的眼,唇方口正……

簡直絕了!

楚櫻洛左看右看。

她從來沒見過這麼俊美的男子,英俊絕倫卻又透着一絲神秘的魅惑人心。

妖孽,像極了妖孽,帥得簡直天理難容!

楚櫻洛看呆了,連花痴的眼神都忘了收。

她自詡不是花痴,對帥哥絕對免疫,活這麼大,她就是個帥哥絕緣體,那是因為她以前從來沒見過這麼帥的傾世容顏阿喂~

就連電視上的那些小鮮肉,還有男模都沒法比。

墨北執被她的眼神盯得不解:「我臉上還有沒刮乾淨的鬍鬚嗎?」

他的一句話猛然拉回了楚櫻洛的神智。

楚櫻洛暗掐了一把大腿,不就是一帥哥嘛,要矜持。

她咧嘴一笑:「都刮乾淨了,王爺,我推你出去溜達溜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