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第二天中午,唐蜜準時出現在一班教室門口,手裡拿着兩瓶酸奶,吸引了大批目光。

「歲歲,給。」唐蜜把白桃味酸奶遞給她,「白桃味。」

姜歲初笑笑,接過酸奶,「謝謝。」

「走吧,去吃飯。」唐蜜笑着挽過她的手臂,說,「我前幾天發現一家特別好吃的店,我帶你去。」

姜歲初看向她,「去校外嗎?」

唐蜜點頭,拉着她往前走,「放心,很近的。就學校後面那家麻辣燙。」

說著她又問姜歲初有沒有去吃過。

姜歲初搖搖頭,她很少去校外吃飯,唯一一次還是昨天梁意帶她去吃的米線。

「那你以後跟着我,我帶你吃遍學校周圍。」唐蜜拍拍胸脯,一臉驕傲道,「學校周圍的店我差不多都吃過,保證你不會踩雷。」

姜歲初被她的樣子逗笑,說,「好呀。」

唐蜜看着笑的眼睛彎彎的姜歲初,愣了愣神,「歲歲,你真的要多笑笑。」

「啊?」姜歲初一臉疑惑,一雙黑亮的大眼看着她。

唐蜜忍不住上手掐了一把她的臉,毫不掩飾的誇獎到:「你笑起來太好看了!!」

姜歲初摸了摸她掐過的地方,有些不好意思的紅了臉。

唐蜜看着她,心中感嘆自己真是有眼光。

唐梓果然配不上!

麻辣燙店就在學校後面,兩人去的時候店裡已經沒剩幾個位置了。

點好餐,兩人選了個靠窗的位置。

等餐中,唐蜜想到昨天看到的朋友圈,問她,「歲歲,你家是住丹西路嗎?」

姜歲初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問,疑惑地搖搖頭:「不是。」

唐蜜訝異:「我看見你發的朋友圈還以為你家住那邊呢,」

姜歲初恍然,想了下,說:「….小時候住那邊。」

「搬家了啊。」唐蜜又問她:「那你現在哪裡,我周末去找你玩。」

姜歲初抿唇,說:「我是沭陽鎮考上來的,平時周末不回家,住校。」

唐蜜愣了下,顯然是沒有聽過這個地方,「沐陽鎮?」

姜歲初臉上有些赫然,班裡也有同學問過她家住哪,每次她說完他們的表情都和唐蜜現在一樣,一臉茫然。

她只好又說了個大點的地名:「蘇陽縣下面的一個小鎮。」

蘇陽縣唐蜜多少有點印象,蘇陽縣前幾年憑藉喀斯特地貌和高山雲海一度成為雲市熱門景點。

「那你怎麼會來雲市上學啊?」

蘇陽縣市離雲市最遠的一個縣城了,平時周末放假來回時間都來不及。

姜歲初:「我戶口還在雲市。」

雲市中高考都是有戶籍限制的,就算現在她可以在縣城上學,高考還是要回到市裡考試。

姜志偉當年因為工作原因落戶在了雲市,後面姜歲初出生也是上的雲市戶口。

「哦,這樣啊。」唐蜜點了下頭,表示明白了。

「那你周末在學校都做什麼啊?」

周末室友都回家了,寢室里只有她一個人。

她說:「就寫寫作業看看書。」

「那豈不是很無聊。」唐蜜喝了一口酸奶,一臉心疼的看着她。

姜歲初其實想說還好,比起在家有做不完的繁重農活家務,在學校里這樣休閑輕鬆的周末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但唐蜜隨後又笑着說到:「不過沒關係。以後周末我都來找你玩,這樣你就不會無聊啦。」

姜歲初愣了下,不知如何回應她的好意。自從爸爸去世後,她早已在那些虛情假意,冷嘲熱諷中變得麻木不仁,她可以面無表情的回擊那些惡意,卻也喪失了感受善意的能力。

面對突如其來的好,她的本能就是逃避。

剛好這時叫到她們的號,她起身去窗口取餐。

「我去取餐。」

她尷尬的起身,卻被唐蜜拉住。

唐蜜挽着她的手臂,感覺到她的僵硬,但裝作全然不知的說,「我和你一起,我去拿筷子。」

吃完飯,時間還早,兩人慢悠悠的往學校走。在校門口的奶茶店碰到了唐梓。

唐蜜遠遠的喊他,「唐梓。」

正要進去奶茶店的唐梓聽見聲音回頭,看見唐蜜後轉身向她兩走了過去。

唐梓看了眼唐蜜邊上的姜歲初:「這就是你剛認識的好朋友?不介紹介紹。」

唐蜜瞪了他一眼,用眼神警告他放尊重點,隨後對姜歲初介紹到:「歲歲,這是我雙胞胎哥哥,叫唐梓。」

姜歲初看着唐梓,輕輕點了下頭,「你好。」

唐梓看着姜歲初,覺得有些眼熟,問,「看你很眼熟,我們是不是見過?」

姜歲初還沒說話,唐蜜就一巴掌拍到他後腦勺上。

「我警告過你別亂撩騷我好朋友。」唐蜜兇巴巴的然後一臉嫌棄到:「還用這麼老土的搭訕方式,你惡不噁心!」

唐梓一臉懵圈加無辜,他是真的覺得眼熟。

唐梓呲牙咧嘴的捂着後腦勺,「我是真的覺得有些眼熟,搭個屁訕啊。」

姜歲初也有些被嚇到了,她沒想到唐蜜和她哥哥的相處模式居然這麼….豪放…

唐蜜才不信,白了他一眼,「大街上走過十個姑娘,九個你都說眼熟。」

…….

姜歲初拉住唐蜜,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唐梓,說:「蜜糖。我和你哥真的見過。」

唐蜜:「?」

唐梓一聽,挑了挑眉梢:「你看你看,我就說眼熟。」

唐蜜不看他,而是不敢置信的看向姜歲初,「你怎麼會認識他?」

在她看來,姜歲初安靜內斂,又是剛從縣城考到一中的,照理說不可能認識唐梓。

姜歲初說:「不算認識,就開學那天我在樓梯間差點摔倒,是…」她稍頓了下,「…是陸祉年和他幫了我。」

這樣一說唐梓也想起來了,新生大會那天樓梯間差點發生踩踏事故,是陸祉年扶了這姑娘一把才倖免遇難。

聽她說完,唐蜜鬆了一口氣,她就怕又是她這個風流的哥哥什麼時候惹下的桃花債。

唐梓也不和她一般計較,說:「既然這麼有緣,走吧,我請你們喝奶茶。」

能花唐梓的錢唐蜜自然是樂意,拉着姜歲初一起往奶茶店去。

到了奶茶店,唐蜜才反應過來有什麼不對,問他。

「怎麼就你一個人?他兩呢?」

這個他倆自然是問的陸祉年和裴爍。姜歲初也注意到了平時形影不離三人組今天只有唐梓一個人。

唐梓站在點單機前,問她兩喝什麼,唐蜜點了杯芝士葡萄,姜歲初看了眼菜單,點了份最便宜的檸檬水。

唐梓付完錢,手肘支在吧台上有些漫不經心的說到:「陸祉年請假回家了,四中這幾天月考,裴爍吃完飯就回去了。」

四中月考唐蜜是知道的,她點了下頭,問:「陸祉年請假回家幹嘛?」

唐蜜問出了姜歲初心裏的疑惑,她看向唐梓,和他目光撞了下,她彎了下嘴角後移開視線看向操作台後面正在製作的奶茶。

被無視的唐梓愣了下,看她一眼扯了下嘴角,說:「貝貝生病了,他回去送寵物醫院了。」

姜歲初蹙眉,貝貝就是那天那隻金毛吧,難道也是淋雨淋病的?

還真是和主人一樣。

弱不經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