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姜歲初本以為唐蜜要和她交朋友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下午放學唐蜜卻出現在了他們班門口。

放學時間,走廊上人來人往,唐蜜站在一班門口張望了一會才看見靠窗第三排埋頭寫作業的姜歲初。

梁意正在收拾書包,剛好和門口的唐蜜對上視線。唐蜜也看見了她,笑着指了指姜歲初,示意她幫忙叫一下。

梁意心有疑惑,拍了拍姜歲初,「歲歲,唐蜜找你。」

姜歲初抬頭就看見唐蜜站在教室門口向她招手,姜歲初放下筆走出去。

唐蜜很自然的挽住她的手臂,「你是住校生嗎?」

姜歲初有點不太習慣這樣的親昵,有點不自在的點了下頭,問她,「你找我有事嗎?」

「喏,這個給你。」唐蜜從書包里掏出一瓶酸奶獻寶似的遞給她,「這是我最喜歡的口味,不知道你愛不愛喝。」

看得出來她是真心想分享自己喜歡的東西給她。

雲友家的酸奶,芒果味。

很不巧,她芒果過敏,還是很嚴重的那種,碰都不能碰。

姜歲初看着手裡的酸奶,有些為難地對她說,「不好意思啊,唐蜜。這酸奶你自己喝吧,我芒果過敏。」

「對不起啊,我不知道。」唐蜜接過酸奶,表情有些失望和歉意,「那你喜歡什麼味道的,我明天帶給你。」

「不用…」

「別拒絕我嘛。」唐蜜晃着她的手臂,嘟着嘴巴撒嬌,「我們不是好朋友了嗎?」

美女撒嬌,姜歲初有些抵擋不住,只好說了自己喜歡的口味。

「白桃味。」

唐蜜:「好巧呀,我有個朋友也喜歡白桃味。」

「是嘛。」姜歲初笑笑,沒多問。

唐蜜想到什麼,說:「對了,我那個朋友就你們班上面,七班的。」

一班上面是七班,陸祉年和唐梓都是七班的。但是她說是她朋友,那就不可能是唐梓,只是能陸祉年了。

陸祉年也喜歡白桃味酸奶。

姜歲初晃了一下神,他不是不喜歡喝酸奶嗎。

小時候姜歲初覺得陸祉年就是大院里最難伺候的小孩,熱了不行冷了不行,動不動就生病,吃東西也是這不吃那不吃,不能太苦不能太甜。

酸奶這種又酸又甜的東西他更是嗤之以鼻,沒想到現在大了,身體好了,也不挑食了。

唐蜜:「我剛聽梁意叫你歲歲,是你的小名嗎?」

姜歲初點了下頭,「算是吧。」

她的名字其實有些拗口,一般熟悉的人都會叫她歲歲。只有一個人喜歡特立獨行,叫她,初初。

「真好聽。」唐蜜笑着,「那我以後就叫你歲歲啦。」

「好。」姜歲初笑笑,剛才的不自在稍微緩解了些。

「我的小名就是我的名字倒過來念就好了哦。」

姜歲初看她,「蜜唐?」

唐蜜點了下頭,說:「嗯,不過是糖果的糖。」

蜜糖。

她覺得唐蜜就和她的名字一樣,像顆糖,讓人覺得甜甜的。

姜歲初思忖了下,彎了彎嘴角,「很好聽,也很適合你。」

「哦,對了。我們加個微信吧。」唐蜜掏出手機,對姜歲初說。

「好,那你等我下。」她指了指教室,「我去拿下手機。」

姜歲初進了教室,唐蜜抽空給唐梓發了個消息,說在二樓等他。

唐梓幾乎是秒回,回了個OK的表情。

姜歲初沒有隨身攜帶手機的習慣,上課期間一般是關機放書包里。她邊往外走邊給手機開機,手機是開學在鄉里集上買的二手機。很卡,開機很慢。

姜歲初有些拘謹的捏着破舊的二手機,看着她,「你掃我吧。」

「好。」唐蜜退出和唐梓的聊天界面,看見她臉上的局促,邊打開掃一掃邊說,「你這手機殼好好看啊,你等會把鏈接發我唄,我也想買一個。」

姜歲初翻過手機看了眼自己的手機殼,是那種卡通的硅膠殼,淘寶店九塊九包郵。

「我這個很便宜的,不知道有沒有你這個手機型號的。」

唐蜜的手機是最新款的蘋果。

唐蜜發送添加消息,「應該有,你發我看看。」

姜歲初點頭,「嗯。」

一顆糖請求添加你為好友。姜歲初點了通過,順手把備註改成——蜜糖。

然後打開淘寶把手機殼的鏈接發了過去。

她微信名就是歲歲的拼音——suisui

唐蜜本想給她改備註的,想了想這樣好像也不錯,只是在suisui後面添加了一個月亮的表情。

她覺得姜歲初就像是月亮一樣,給人感覺清清冷冷的,話不多也不愛笑。但是卻讓人覺得很溫暖,就像是黑夜裡的月亮,帶給人光亮。

「是這個嗎?」唐蜜點開鏈接,問姜歲初。

姜歲初湊過去,兩顆腦袋挨得很近,「嗯,你看看有沒有你這個手機型號的。」

唐蜜看了下規格,說,「有誒。你是哪款?」

姜歲初看了眼規格選項,說,「哆啦A夢,A款。」

鏈接有十幾種卡通圖案,都分為AB兩款。A款卡通人物比較小,留白較多,B款卡通人物幾乎佔滿了整個手機殼。

「那我也買A款,這樣我兩就有同款手機殼了。」

她說的那樣自然,就好像兩人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一般。姜歲初愣了一下,隨即笑了笑,說,「好。」

「唐小蜜。」

姜歲初和唐蜜同時抬頭尋聲看去,唐梓和陸祉年一前一後的從樓上下來。

陸祉年穿着白色校服短袖,單肩挎着書包,手裡來回拋着一顆籃球玩。

在他緩緩抬頭看過來那一秒,姜歲初很快收回視線,對唐蜜說,「我先回教室了,拜拜。」

說完沖唐蜜揮揮手,轉身進了教室。

陸祉年懶懶的掀起眼皮看過去,只看見一道白色背影和飄飛的發尾。

「誒,歲歲。」唐蜜追上去,扒在一班教室門口,「明天中午我來找你吃飯,等我哦。」

姜歲初還沒來得及回答,教室外傳來唐梓不耐煩的聲音。

「唐蜜。」唐梓兩根手指勾着書包,甩在肩上沖唐蜜歪了歪頭,「幹啥呢,走了。」

唐蜜看着唐梓那自以為很酷的表情,翻了個白眼,「來啦!」

然後又扭過頭,對着姜歲初笑着揮手,「我走啦,明天見。」

唐蜜走過去就把書包脫下來甩給唐梓,瞪着他:「催什麼催!」

唐梓熟練的接住她的書包,背到肩上,「剛那姑娘誰啊,初中同學?」

「不是。我剛認識的好朋友。」

唐梓哼笑一聲,調侃到:「剛認識就好朋友了?」

「嗯哼。」唐蜜不置可否,低頭翻看姜歲初的微信朋友圈。剛當著面她不太好意思看,不出她意料,這姑娘朋友圈和她人一樣乾淨,寥寥幾條,頻率可以按年計算了。

到是上周末發了一張街景照。

配文——找不到家了【圖片】

唐蜜點開圖片,高樓大廈的十字街口車水馬龍,烏雲遮天蓋日,大雨傾盆,城市霓虹和行人都模糊在雨中。

唐蜜覺得這個地方有點眼熟,雙指放大圖片,隱隱能看見街道對面路牌上的字。

丹西街道。

她咦了聲,將手機遞到陸祉年面前,「陸祉年,這是不是吾悅廣場那。」

他家就在那邊。

陸祉年手指上旋着籃球,掃了一下手機屏幕,照片拍的有些糊,人和物都有些虛晃,但他還是一眼就看出是吾悅廣場前面那個十字路口。

「嗯。」他點了下頭,收回視線繼續轉着手上的籃球,

唐梓也湊過來,「誰發的朋友圈?」

「我好朋友。」唐蜜不耐煩的推開他,退出圖片點了個贊。

唐梓看了眼朋友圈,說,「她也住丹西路你怎麼不叫她一起走。」

唐蜜關了手機,從書包里掏出那瓶沒送出去的芒果酸奶,遞給唐梓。

「她住校。」

唐梓接過酸奶擰開瓶蓋,又遞還給她,「這麼近還住校。」

丹西路離一中就三站公交,走路都不超過半小時。

唐蜜喝了口酸奶,懟他,「要你管,人家樂意。」

「不過說來也巧。」她看向陸祉年,說,「阿年,歲歲和你一樣喜歡喝白桃酸奶。」

指尖上的籃球晃了一下,掉在地上又彈回他手裡,他斂了下眼眸,說,「這不很正常,有什麼巧的。」

「就是,我也挺喜歡白桃味呢。」唐梓朝她擠了擠眉眼,「看來你那位好朋友和我也挺有緣啊,什麼時候介紹給你哥認識認識?」

唐蜜睨了他一眼,警告到:「我告訴你,離我朋友遠一點,她不是你可以隨便撩騷的女孩子。」

她太清楚他這個哥了,仗着自己有幾分姿色處處留情,到處撩騷。

唐梓嘖了一聲,開着玩笑:「說不定人家就是喜歡我才故意接近你呢。」

唐蜜扯了下嘴角,冷笑一聲,「別做夢了,你配不上她。」

「呵,怎麼和哥哥說話呢。」唐梓作勢要去打她,唐蜜看見校門口等着的裴爍,撒丫子就往那邊跑。

唐梓嘿了一聲,挽着袖子追上去,「有本事你別跑。」

姜歲初的位置剛好可以看見校門口,夕陽下,唐蜜躲在裴爍身後跳來跳去,唐梓擼着袖子要去捉她,裴爍張開手臂護着身後的人。

像是在玩老鷹捉小雞。

後面不遠處,陸祉年沒有參與這看上去有些幼稚的遊戲,手裡運着籃球,目不斜視的從三人旁邊經過。

玩鬧的三人像是突然達成某種默契,一股腦跑去捉弄陸祉年。裴爍跨步上前搶過他的籃球,拍了幾下做了個胯下運球,在看到陸祉年過來搶球時起身一跳將籃球傳給後面的唐梓,唐梓拍了幾下又丟給唐蜜。

此時,太陽西沉,天地間一片橙黃。校門口的東陽江波光粼粼。姜歲初慢慢趴到課桌上,看着夕陽中漸漸遠處模糊的幾道身影彎了彎嘴角。

真好。

晚上下了晚自習回到寢室姜歲初給奶奶打了個電話。奶奶沒有手機,電話只能打到嬸嬸的手機上。

電話接通,傳來曲萍不耐煩的聲音,「喂。」

姜歲初握住手機的手指下意識捏緊,小心翼翼到:「嬸嬸,是我,奶奶在嗎?」

電話那頭嗯了一聲,然後聲音有些遠,「媽,電話。」

接着一陣窸窣後,滄桑卻包含溫和的聲音傳來,「是歲歲嗎。」

「嗯。」姜歲初隔着手機點頭,「是我,奶奶。」

「奶奶,你最近身體怎麼樣。」

「好的很,別擔心。」老人家像是怕她不信,故意提高了嗓門說話。

姜歲初笑了下,說:「那就好。」

然後奶奶問了在學校吃的怎麼樣,睡得怎麼樣,同學好不好相處,姜歲初挨個回答,吃得好,睡得好,同學也很好。

聽到她說好,奶奶才放下心,緩緩問到:「快放國慶了吧。」

「嗯,這周五上完課就放了。」這還是姜歲初第一次離開奶奶這麼久,她有些想奶奶了。

聽着奶奶的聲音,眼眶有些發熱,「奶奶,我遇到年年了。」

小時候奶奶在雲市照顧過姜歲初一段時間,奶奶做飯好吃,陸祉年那麼挑食的人吃奶奶做的飯都能多吃一碗。

奶奶似乎想了好一會才想起來是誰,緩緩開口,「啊~年年啊。」

「那孩子現在身體還好吧。」

奶奶還記着他小時候身體不好。

「好着呢。」想到陸祉年那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姜歲初吸了下鼻子,說,「他長得老高了,我現在估計都打不過他。」

奶奶笑了起來,笑她這麼大人了還像小時候一樣,還說她不能像小時候那樣欺負他。

姜歲初也跟着笑了,她靠在陽台上看着遠處江面上的船隻輪渡,嘴角漸漸向下。

她說:「奶奶,他沒認出我。」

說完這句話,這段時間積鬱在胸的鬱氣像是找到了出口,從眼眶跑了出來。

她語氣平靜,聽不出任何情緒,只有臉頰上有兩道淚痕。

她實在不知道該和誰說,她沒什麼朋友,也沒有人知道她的過去。想來想去,只有告訴奶奶。

「我們歲歲是大姑娘了變漂亮了,他認不出來也正常。」

奶奶安慰她。

「或許。」姜歲初頓了下,垂眸眼神虛空的望着某處,「….他已經不記得我了。」

電話那端靜了一會,隨後奶奶輕嘆一聲,叫她,「歲歲。」

她鼻尖酸澀刺痛,輕輕的『嗯』了一身。

「不記得也沒關係的。」奶奶說,「現在重新認識也不晚。」

電話那端傳來嬸嬸不悅的嗓音,說著電話費很貴之類的話。

奶奶訕訕的應了幾聲,然後對姜歲初說:「先掛了,歲歲。你到時候和小浩一起回來,路上有個照應。」

「知道了,奶奶。」

掛斷電話,姜歲初趴在欄杆上閉着眼睛吹江風。

重新認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