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雲窈窈靜靜地看着下方跪成一排的進諫大臣。

好傢夥,一個都不認得。

但可以確定,這群有膽子勸諫暴君的人,其中定有澤王的勢力。

想阻止雲家嫡女入宮,不讓雲家被動成為保皇派。

秉承着少說少錯的原則,雲窈窈沉默。

隨着勸諫大臣越來越多,真有人要衝向柱子血濺三尺,雲窈窈覺得自己再沉默,也不太好了。

本來早起上朝就煩,雲窈窈也沒了好語氣。

「停!」

那位即將要撞到柱子上的諫官連忙停下動作,一臉「你如果不將雲窈窈趕出後宮,他就繼續一頭撞死」的英勇無畏模樣。

雲窈窈心裏無語,面上卻不顯:「讓雲窈窈出宮,朕的後宮就空了下來,愛卿最會為朕分憂,那將愛卿嫡女送進宮中如何?」

諫官心中一顫,立馬跪在地上:「微臣受寵若驚,可微臣之女粗鄙無才,遠遠配不上陛下。依微臣看,兵部尚書之女才貌雙全,進宮後定能輔佐陛下!」

之前不是沒有大臣想將自己的女兒送進後宮,可不是被砍了頭就是失蹤,幾番下來,大臣們也就知道其中貓膩,不敢有此念頭。

更何況除極少數的保皇派外,也少有人想將嫡女送進後宮,惹不太平。

這話一落,百官中有一位前排的官員面露憤怒,狠狠地剜了一眼那諫官。

雲窈窈一個會意,呦呵,看來被推出來轉移矛盾的兵部尚書就是你了吧。

雲窈窈看向那官員:「愛卿之女才貌雙全,想必是配得上朕的。」

兵部尚書立馬請罪跪在了地上:「陛下,微臣之女雖有三分樣貌,可平日里最愛舞刀弄槍,不喜文墨,臣怕將她放置在陛下身邊,惹陛下不快啊!微臣看戶部尚書之女培養地極為好……」

不多時,場面就從勸諫雲窈窈不要讓雲家嫡女進宮到百官互相推薦死對頭的女兒。

吵到後面,這股戰火引到了兩頭都不想得罪的中立派身上。

中立派大臣們流下冷汗,靈機一動,想到一個好主意:「陛下,離民間選秀的日子也只有三個月了,何不提前?」

「民間各地的女子各有才情風貌,定能好生輔佐陛下!」

這樣的話,暴君要砍頭,也是砍那些民間女子的頭,跟他們精心培養出的愛女有什麼關係?

雲窈窈冷笑一聲:「諸位愛卿倒是想一出是一出!」

大臣們立馬噗通都跪在地上,心裏越發捉摸不透高位那人的心思了。

雲窈窈突然想到了什麼,掃了他們一眼,又問起了他們的嫡子近況如何,無事的話,可以進宮陪他說會話。

大臣們心裏越發心驚肉跳,他們的兒子?他們的兒子與陛下納妃有什麼關係?

福至心靈,大臣們突然想起一件隱秘往事。

有段時間有一批青壯年送入塗山燼的寢宮,之後便陸陸續續帶血帶傷地被抬出,其中大部分都是臀部沾血!

從此就有了一個傳聞,塗山燼心理變態,又有龍陽之癖,喜愛收集青壯年進行虐待玩弄!

難不成是昨日寵幸了妙妃十多次後,再次激發了他的獸性,竟還要他們的兒子作陪?!

這個死斷袖!

大臣們齊刷刷抬起頭,眼裡滿是驚恐。

雲窈窈腦海中正好也想到了這個小說中的傳聞,塗山燼有龍陽之癖。

她在想這到底是不是真的,或許小午子能夠服侍塗山燼這麼久不被砍頭,也有這一層原因?

想不到啊塗山燼,你竟然好男色!

想到這瓜,雲窈窈的嘴角便不自覺帶上了一絲玩味的笑意。

落在大臣們的眼中,這就是在回味那龍陽之滋味啊!

一瞬間,誰也不敢再勸了,生怕嫡女不小心搭進去後,還把繼承家業的嫡子也給搭進去了!

反正三月之後就是民間選秀的日子,到時陛下就算不想,也得選秀!

到時他們再從中安插人手……

看朝臣們老實下來了,雲窈窈也知道這一茬算是過去了。

她的目光落在朝廷中一位長相較其他大臣頗稚嫩的大臣身上。

她記得小說中描述過一位令她印象比較深刻的大臣,年少有為,一身正氣,細長桃花眸幽深且凌厲。

逡巡了一番,也只有這位最符合描述。

不過令雲窈窈印象深刻的不是對方的樣貌,而是對方的身份和私下愛好。

表面,他是剛正不阿、嫉惡如仇的大理寺卿,斷案定罪雷厲風行,傳聞還是狄仁傑狄公的後人。

私底下,他卻什麼都來,是燕赤王朝最有名的話本先生。

探案犯罪類、愛情糾纏類、甚至是令人臉紅心跳的風月話本,他都寫,還本本大賣。

最重要的是,這位大理寺卿,夾帶私貨,出於對暴君的不滿,在他的所有話本中,就沒有一位皇帝是個好人,還通過話本里暴君的行為隱晦地陰陽塗山燼的行為與人品。

可以說,塗山燼在民間的名聲不好,一半歸功於他。

而此時,大理寺卿狄順治表面板着一張死魚正義臉,內心的小心思已經活絡開了。

這暴君竟然將弒君女子納入後宮,真是違背禮數,王朝之恥!

等下朝回府後,他定要開一本新話本,好好譏諷一番!

書名就叫《多情暴君為愛顛覆江山》,內容得隱晦點,不能過多影射。

就寫暴君微服私訪後見到民間美人動了心,將其掠奪進了後宮。

在多番強取豪奪、她逃他追,甚至是懷孕後被王爺所助,詐死逃出深宮,在外生出太子後不久又被抓回皇宮,兩人終於明白了對方的心意。

可偏偏這時因為暴君的無心理政,一心勾搭女人,王朝覆滅了。

一家三口成了匈奴刀下的亡魂,他們倒是大喊着「下一世還要做夫妻」的愛情宣言,普通百姓可就遭了殃,不僅要承受亡國之痛,還要顛沛流離、被匈奴殘殺。

狄順治心中滿意,嘿嘿,到時候既能賺足一波閨閣小姐、男女老少的眼淚。

還能讓他們心中大罵現實生活中的暴君。

妙哉,妙哉!

「狄大理卿。」高位的聲音將狄順治拉回了現實。

他連忙恭敬作揖:「臣在。」

今日該稟告的不是已經稟告完了嗎?這暴君又想作什麼幺蛾子?

難不成是已經知道了民間的「富貴先生」就是他?!

「聽聞狄府張貼告示,重金求民間神醫,可是府中有親人生病了?」高位那人的聲音聽着依舊淡漠不帶有任何情感。

狄順治低垂的眉眼一冷,咬牙答道:「是臣的姐姐生了重病,她本就天生帶疾,體弱多病,加之最近換季,寒氣入體,便一發不可收拾了。」

陛下果然知道了自己就是民間用話本抹黑他形象的富貴先生,這是在用阿姐威脅他!

該死!

暴君要是真傷害了阿姐,他不介意學習那雲窈窈,當眾弒君!

至於暴君說這些是在關心他?

不可能的!

這暴君從來都只會使手段,深諳制衡之術,從不會對他們這些臣子展露出有情感的那面,更妄談關心了。

誰知接下來雲窈窈的一番話讓心裏還在大罵暴君的狄順治愣住了。

「原來如此。下朝後,朕讓善太醫跟隨你前往狄府診治。」雲窈窈淡淡道,「善太醫醫術高超,應是沒有問題的。」

雲窈窈分析了小說劇情,狄順治的這位姐姐應該就是這期間去世的。

身為一個資深姐控,這無異於是對狄順治的一次重大打擊。

雲窈窈認為,以權力鎮壓和手段操控書寫出的統治只能讓下位者們怕你畏你,只要過程中出現任何紕漏,他們立馬能群起而攻之,推翻你。

她雲窈窈既然和塗山燼換了身,就也要承擔起這個帝王的責任。

她想在此基礎上,增加一個謀略,攻心。

徐徐圖之,讓可以拉攏的大臣們真心敬她愛她,以權力為地基,情感為紐帶,組成穩定和諧的君臣關係。

簡而言之,塗山燼太人嫌狗厭了,她想活地安心點,爭取早日將自己改造成一個萬人迷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