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幽暗的水牢里,雲家人被鐵鏈吊起雙手,下半身泡在水裡,涼地刺骨。

塗山燼垂頭看着水面,寒水波光粼粼,折射出他的面容。

肌膚勝雪,櫻唇瓊鼻,一雙盈盈秋水眸最能惹人憐愛,黑髮雖狼狽散開,卻顯得更加純魅、勾人。

身材更是傲人,用細枝掛碩果這個詞來形容最為貼切。

無一處可值得挑剔,可壞就壞在,他,一介君王,穿到了這具身體上。

塗山燼面上毫無波瀾,眼底早就一片黑雲湧起了。

另一頭,罵了塗山燼三天三夜的雲家人吃完牢飯,攢足力氣,再次開罵。

雲良憤恨地盯着他:「孽女!毒婦!整個雲家都毀於你手啊,早知如此,當初就應該把你掐死在襁褓中!」

雲李氏還在想着求生的法子:「窈窈啊,我知道你恨我,恨我以前奪過你母親的寵愛,可老爺和煙煙乃至雲家全族都是無辜的,你怎可做到這地步?你快與陛下說清楚事情真相……」

三天水牢,無論是心理還是身體上的折磨,已經讓雲煙煙瀕臨崩潰:「雲窈窈,原來你都是裝的,你早就想毀了整個雲家,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啊啊啊啊啊!」

腦海中的思緒被打斷,塗山燼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攜裹着濃濃殺意:「閉嘴!」

這眼神太冷太暴戾了。

不知怎的,雲良突然想起了陛下,他發起火來的眼神與這孽女的一模一樣,令人害怕。

雲家人短暫地噤了聲。

塗山燼動了動自己的雙手,吊著雙臂的鎖鏈夠長,能夠讓他在小範圍里活動。

他拔下藏在髮髻里的小衩子,毫不猶豫重重向自己的心口戳去。

衩子刺入血肉,痛意襲來,塗山燼只皺了下眉。

過了一小會兒,他再次睜眼,不遠處是雲家老少那一副見了鬼的驚恐模樣。

看來再次換回去的方法不是這個。

塗山燼從未有某一時刻像現在這樣看到禮部尚書一家的臉如此可憎過。

又是一個滿含殺意的眼神飛了過去:「晦氣!滾!」

雲家人:???

很快,水牢里又響起了雲良扯着喉嚨罵罵咧咧的聲音。

「孽女,還辱罵你爹,家門不幸,家門不幸吶!」

另一頭,相比於塗山燼的艱難處境,雲窈窈過得滋潤極了。

上午喝完太醫院精心配置的滋補藥品,中午就開始炫珍饈美食,末了再來一碗椰皇蛋白凍官燕做飯後甜點。

雲窈窈長舒一口氣,這日子過的,簡直是乾飯人的天堂!

就是可惜心口的傷,手臂不宜劇烈運動,她的打飛機計劃暫時擱淺。

用完午膳,雲窈窈撐着頭,思索着現如今的處境。

燕赤王朝,如今的君主,是塗山燼,也就是這具身體。

心狠手辣,動則杖殺,整個朝廷上下都畏他懼他。

小說里更是這麼形容塗山燼。

【他是踩着千萬人的屍骨坐上這皇位的,別看大臣敬他畏他,可整個朝廷,除了柱子和地上的磚,其餘人都恨不得他死。】

這三天時光她都在昏迷中度過,現在已經是第四天了,不說四天沒有上早朝,就說宣政殿里的奏摺,也已堆積如山。

再這樣下去,她遲早暴露,必須得找到暴君,和他達成合作。

而且她與暴君靈魂互換的不確定性也是一個隱患……

萬一哪天她就穿回了「雲窈窈」的身體中,所以,她既需要保住「雲窈窈」的命,也得讓「雲窈窈」過地滋潤有保障!

可當眾弒君,還如此囂張、大放厥詞,該找個什麼樣的理由抹去「雲窈窈」的罪名呢?

雲窈窈突然明白了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正惆悵思索間,殿外響起了太監的通報聲。

「稟告陛下,澤王求見。」

澤王?

雲窈窈回憶起小說里的劇情,眼睛一亮。

正好,這個由頭它上趕着來嘍!

「讓他進來。」

「是。」

雲窈窈直起脊背,半邊身子靠着床,學着塗山燼的淡漠暴戾,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不好惹的模樣。

「聽聞陛下醒了,臣特意帶了王府珍藏的千年人蔘,給陛下補補身體。陛下現在好些了嗎?」

人未至,聲先到。

溫潤如竹子輕輕擊打玉盤的聲音響起,不禁讓人心底一柔。

等人走近,行完禮,又是一張光風霽月、歲月靜好的臉,尤其是那雙看狗都深情的桃花眼,無端的就容易讓人放下警惕,心生好感。

任誰見了都想稱讚一句「白月光」「白茶花」。

這就是原先的六皇子,現在的澤王,塗山澤。

因為他的與世無爭、無欲無求,待人接物又親和有禮謙卑,塗山澤成為了唯二在皇位之爭中存活下來的皇子。

成為澤王后更是遠離黨派之爭,一心只想當個閑人,平時也樂善好施,在百姓中的口碑極好。

但讀完小說的雲窈窈知道,這一切,都是假象!

他想殺塗山燼、謀權篡位很久了。

而且,這次雲煙煙謀害「雲窈窈」,背後也有他的推波助瀾。

「免禮。」雲窈窈淡聲道,表情冷酷地像是在大潤發殺了二十年的魚。

塗山澤已經習慣了塗山燼的淡薄態度,他關心了幾句,說出來意。

「陛下,臣覺得此次雲家之事,有蹊蹺。雲窈窈刺殺後的那番話,不像是真心話,且不符邏輯,這顯然是想把雲家拉下水。但云窈窈做出弒君之事,難辭其咎。」

雲窈窈:「嗯。」

塗山澤琢磨不透他的態度,但為了自己的計劃,只能繼續,他苦笑一聲。

「臣不欲干涉這些事,可我畢竟與雲窈窈有婚約…」

雲窈窈:「嗯。」

十八年前,雲窈窈與雲煙煙前後腳出生,恰逢燕赤王朝的國師途徑此地。

國師摸着鬍子,意味深長地說了句:「此女的出生,將為燕赤王朝帶來大福瑞啊。」

當時還是先皇在任,他聽到此事大喜,立馬將雲家嫡女雲窈窈許配給了當時最受寵的六皇子,也就是塗山澤。

剛開始所有人都以為王朝福瑞是嫡女雲窈窈,誰知隨着兩個孩子長大,一個愚笨懦弱,一個聰慧有才情。

後來人人都道雲二小姐才是福瑞。

這樁婚約也成了塗山澤的心頭刺。

塗山澤試探:「陛下,你的建議是?」

雲窈窈突然問了個其他問題:「你覺得雲煙煙如何?」

塗山澤一愣,回答地滴水不漏:「雲二小姐才情樣貌皆是上品,自然是好的。」

雲窈窈:「朕明白了。」

塗山澤:?

這句話一下子把塗山澤整懵了。

啥?你突然就明白了什麼?

雲窈窈沉聲道:「來人,傳令下去!」

聽令的太監立馬從殿外恭敬小跑過來。

「經朕查實,雲家無罪。宮中侍衛做局陷害雲家嫡女,雲窈窈為了洗清罪責故採取刺殺方法,又發表極端言論,為的就是借入獄讓朕查清事情原委。」

塗山澤:「?」

「經澤王求情,免去雲窈窈的罪責。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雲窈窈與澤王的婚約就此作罷!雲二小姐雲煙煙才情樣貌皆上品,深得澤王喜愛,故賜婚澤王與雲二小姐。」

塗山澤:「??」

「雲家大小姐雲窈窈雖對朕不敬,可也是個有勇有謀、隨機應變、蕙質蘭心、不可多得的妙人,即日起,將雲窈窈納入後宮,封為妙妃!」

塗山澤:「???」

事情怎麼突然朝這個方向發展了?!

雲窈窈表面冷冰冰,內心笑眯眯,甚至為自己的聰明才智點了個贊。

既可阻止塗山澤將禮部尚書收入麾下,壯大勢力。

還可以把定時炸彈·狗暴君弄到自己身邊。

妙啊,澤王,你來得真是妙!

雲煙煙就送給你當老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