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逃離人均八百個戀愛腦 第9章_恩思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有好人姐姐牽頭,加之圍繞在三輪車附近的都是年輕愛美的姑娘,她們心中那一絲攀比心被戳中,誰都不願意落了下風。

鄭妙英在一旁收錢,從最開始的震驚逐漸變得麻木。

錢來得太快,完全不給她思考時間。

一直到了晚飯前,三輪車裡只剩下了七八隻頭花沒賣出去。

「不賣了,撤吧。」林聽見附近沒什麼人了,便招呼鄭妙英收攤。

鄭妙英雙手死死抱住胸前的挎包,緊張得四處看:「林聽,我有點兒害怕,這這這……這麼多錢……」

林聽看看那鼓鼓囊囊的包,安撫似的拍了拍她的肩:「錢嘛,只會越賺越多。」

「我是害怕有人搶劫。」

「那你就快點兒上車,我們儘快回家。」

「好!」

這次鄭妙英沒猶豫,立即跳上三輪車,彎腰抱着挎包,恨不得把它揉進身體里。

鄭妙英家離這邊並不遠,是七十年代蓋起來的火炕樓。火炕樓里沒有暖氣,冬天燒炕要自己想辦法弄柴火或煤球。

鄭妙英家,用家徒四壁形容毫不誇張。不過房間里所有東西都很乾凈,擺放整齊,看着很溫馨。

一天沒有人回來,家裡不比外邊暖和多少。

兩個姑娘卻誰也不嫌冷,喝了兩口熱水就開始數錢。

零錢堆成小山,一張張數着,比炭火更能驅寒。

昏黃的燈光下,房間安靜得只有錢幣摩擦的窸窣聲。

「一共是……兩千四百五十八塊。」

鄭妙英的眼睛瞪得圓碌碌的,有些空洞失焦。

她們下午擺攤的時間遠不如上午多,但賺的錢卻比上午多多了。

林聽飛快算了下賬,數出295元給她:「吶,你的那份。」

說罷,她把剩下的錢全部收起來,揣在里兜里。

林聽今天帶着六十九塊九出門,如今兜里有2205.1元。

除了太冷和太費嗓子之外,沒有其他副作用。

鄭妙英拿着295塊錢,手指微微顫抖着。

她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竟然一天就賺到了可以還清醫院欠款的錢!

鄭妙英鼻尖泛酸,看着林聽,輕聲說:「林聽,謝謝你。」

她看着林聽,目光清澈,不見一絲嫉妒。

「沒事兒,你也幫了我大忙。」

林聽沒有說謊。鄭妙英雖然膽子小也不大會叫賣,但她數學好,收錢找錢很利索。如果沒有鄭妙英幫忙,她今天要忙死在紡織廠門前。

效率低了,賣貨的速度自然快不了,不可能賺這麼多。

林聽問:「明天你還要擺攤嗎?」

鄭妙英用力點頭,眼睛亮晶晶的:「要!我得多掙些錢!」

「行,那我明天早上來找你。」

「好!」

林聽走了,鄭妙英也沒留在家裡,她還得去給媽媽送飯。

林聽家距離市醫院不遠,索性與鄭妙英一塊兒過去了。

恰好在市醫院門前遇見了下班的林爸。

林爸剛做完手術,面色疲憊,瞧見女兒後,他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聽兒?你咋過來了?來接我?」

「呃,算是吧。」

如果隨緣接也算接的話。

林爸是標準的好男人,一看到女兒,所有疲憊煙消雲散。

他樂呵呵地走過來,瞧見林聽身邊還站着個姑娘,便問:「你和同學出去玩了?」

「嗯,這是我同學,鄭妙英。」林聽說,「爸爸,她媽媽骨折了在這邊住院。」

「林叔叔好。」鄭妙英抱着飯盒,軟乎乎地朝林爸問好。

「哎,你好。」林爸倒不認得鄭妙英,只說,「有什麼困難來普外找我,你是聽兒的同學,不用客氣。」

「好、好,」鄭妙英的發達淚腺又一次湧出淚珠,「謝謝叔叔,您真是好人。」

林爸會哄自己女兒,卻不會哄別的女孩,他手足無措地看向林聽,似乎在問:你同學怎麼了?

林聽趕緊推了鄭妙英一下,提醒道:「你先去給阿姨送飯吧,你的事我慢慢和我爸說,讓他看看能不能幫幫你們。」

鄭妙英抽抽搭搭:「謝謝你……」

林聽朝她揮揮手,示意她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自己則向林爸說:「爸爸,我載你吧!」

「你可拉倒吧。」

林爸把她趕到了后座,自己騎車載着她回家。

路上,林聽把鄭妙英的情況與林爸說了一遍,最後說:「她在擺地攤掙錢,賺得也不算少,不過總得要些時間才能還清欠款的。」

林爸無聲地嘆了口氣:「怪可憐的,行了,你別跟着着急上火,明兒我跟你馮叔說一聲,他是骨科主任,讓他去給你同學的媽媽看一看。」

「謝謝爸爸。」

林聽拽着林爸的衣角,突然發現幫助鄭妙英的活兒似乎被她搶走了。

與男主搶女主么?

聽起來好刺激。

父女倆回到家,看清客廳里的情形後,不約而同地在門邊停下腳步,罰站。

林媽坐在沙發上,抬眼瞟了他倆一眼:「呦,還知道回家啊。」

牆上的掛鐘時針已經指向了七。

外邊的天早就黑透了。

林媽還以為這倆人失蹤了呢。

面對真·一家之主的威壓,林爸毫不猶豫地說:「媳婦兒,我是有台手術耽誤了,我下午給你打電話了。」

然後林爸轉向林聽:「你回來晚怎麼不知道給家裡打個電話?哦對,你這麼晚才回家你幹什麼去了?」

林聽:「……?」

她和老爹心連心,老爹跟她玩腦筋?

林媽的火氣原本也不是沖林爸去的,她朝林聽抬了抬下巴:「你,幹什麼去了?我中午回來你就不在家,跑哪兒瘋去了?」

林聽眨巴眨巴眼睛,想學鄭妙英的模樣掉兩滴眼淚,失敗了。

她捏着嗓子,拉出了萬能擋箭牌鄭妙英同學:「我同學的媽媽生病住院了,我去幫她的忙……媽媽,你不要聽我爸胡說,他知道我去了哪兒的,我同學的媽媽就在市醫院住院。」

林媽:「你感冒了?」

「咳咳……沒有。」林聽放棄了當個夾子,語調恢復如常。

林媽看着她身上的舊大衣,皺着眉說:「去幫忙你也多穿些,怎麼把這件衣服翻出來了?」

「哦,我想着來回跑容易蹭臟衣服嘛,」林聽打着哈哈,「媽媽,我餓了,吃飯唄?」

林媽掃了她一眼,警告道:「再敢天黑之後回家,看我怎麼收拾你!」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林聽直接豎起三根手指在耳邊發誓。

她真不是故意的,實在是自己放養慣了,完全忘記了世界上還有門禁這回事兒。

看來明天得調整一下賣貨思路了,不能趕下班的高峰期。

高峰期雖然賺得又多又快,但容易觸發慈母關懷機制。

在小命面前,掙錢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