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逃離人均八百個戀愛腦 第8章_恩思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紡織廠大概是女工最多的工廠之一了。

每天一到下班的時間,成片穿着廠服的姑娘走出來,是這附近最靚麗的風景線。也正是因為如此,紡織廠附近經常會有閑散人員聚集,蹲成一排看姑娘。

今天的紡織廠門口不止有一溜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還有一個擺滿頭花的三輪車和兩個極漂亮的姑娘。

這個攤子就擺在門衛大爺的崗亭旁,大爺非但不驅趕她們,反倒給她們倒了熱水。

大爺當然不是對誰都有好臉色,若是那些臭小子敢走近一步,他就能掄着鐵鍬趕人。

他對林聽和鄭妙英和顏悅色是因為……林聽給他買了兩包煙。

很現實,但簡單管用,可以省去許多麻煩。

下班時間一到,林聽便拽了鄭妙英一下:「趕緊,準備開賣了。」

「好!」

林聽瞧見有女工出來,示意鄭妙英:「你先叫賣一下,我聽聽。」

林聽打算借鄭妙英找到別人不賺錢的原因。

做生意么,要先學賠。

她自己是沒賠掉,就只能從別人身上學習落後經驗了。

鄭妙英沒說話臉就先紅了:「好……三塊錢兩雙……哦不是,賣頭花啦!」

她很努力地喊了一聲,音量勉強夠站在她身邊的林聽聽到。

林聽滿臉問號:「姐姐,你幹嘛呢?」

「我、我……」鄭妙英的臉格外紅,「我有些不好意思……」

林聽愣了一瞬,旋即瞭然。

雖然改革的春風吹遍了大江南北,但下海做生意在許多人眼中仍是不務正業的行當,更不要提他們這樣擺地攤的了,完全屬於下海人士中的最底層。

讓鄭妙英一個大學生突然來擺地攤,她的思維和情緒能平衡過來才奇怪。

林聽很快便總結出了鄭妙英的失敗點——太要臉。

她看下班的女工距離大門還有一段距離,便臨時開啟小課堂:「你想不想賺錢?」

「想。」鄭妙英認真點頭。

林聽:「想賺錢你要臉幹嘛?」

鄭妙英懵了:「啊?」

林聽拍着她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你不偷不搶,靠着自己的本事掙錢,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再說,國家都鼓勵市場經濟,你瞧不起自己不就是……」

鄭妙英驚恐擺手,打斷林聽的話:「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所以啊,」林聽總結,「錢沒了可以再賺,臉丟了只會賺更多。」

鄭妙英眨巴着眼睛,迷糊且茫然。

聽起來……好有道理的樣子。

幾句話間,女工們走近了,林老師小課堂果斷下課。

她給了鄭妙英一個「你好好學」的眼神,朝着人群開嗓:「姐姐們看這邊!有最新款的頭花呀!剛從香江來的新貨,電影明星同款吶!」

鄭妙英心虛得掌心冒汗。

她拽着林聽的衣角,小聲說:「你你你不怕被聽出來是假的嗎……」

林聽:「臉丟了賺得多,良心沒了賺更多。」

鄭妙英:「……」

很快,愛漂亮的姑娘們圍了上來。

「真的是香江的款式?」

「哎?還挺好看的……妹妹,這個多少錢?」

林聽看着那個進貨價三塊二的頭花,果斷說:「八塊!」

不等對方嫌貴,她便繼續說:「姐姐您眼光真好,就這個,祖賢戴過一樣的。」

「真的嗎!」姑娘瞳孔地震,瞬間就不覺得八塊錢貴了。

林聽擲地有聲:「當然,前段時間上報紙了,你沒看到嗎?」

「好像……看到了吧?」

姑娘有些不確定,感覺自己好像看到過,也可能沒看到過。

不過她很確定的是,如果今天她不買這個頭花,那她一定睡不好覺了。

「這個我好像看到過。」另一個姑娘搶走頭花,在頭上比了比,問身邊的同伴,「好看嗎?」

「好看……」

「好看啊,姐姐你皮膚白,戴紅色的頭花最漂亮了。」林聽誇得分外流暢。

鄭妙英在一旁看着,自覺自己不能幹站着,便跟着附和:「對對,好看。」

被兩個漂亮姑娘誇好看,誰能抵得住這種衝擊?

就在幾個姑娘準備付錢時,一個人間清醒提醒了一句:「擺地攤的賣香江貨,她敢說你還真敢信啊?」

姑娘們掏錢包的手紛紛頓住,遲疑着看着手裡的頭花,不太敢買了。

鄭妙英瞬間緊張,掌心湧出細汗。

林聽一點兒不自在都沒有,她拍着三輪車說:「姐姐,我們這是流動銷售點,不是地攤。」

周圍人錯愕地看着她。

流動銷售點?

她是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啊。

「而且啊,我們其實是有自己的店鋪的,就在北遼大學門口,再過兩個月就要開業了。」林聽笑眯眯地說,「現在出來擺攤賣貨,是因為我們的供貨商弄錯了時間,提前把貨給我們發過來了。」

「北遼大學?」有人疑惑,「你們真的有店?」

「當然了,最晚四月一號,一定開張,各位到時候一定要賞光去看看啊。」

鄭妙英腦瓜子嗡嗡的。

她沒猜錯的話,這個店應該還是別人的。

有人看鄭妙英不愛說話,瞧着比較老實,便把主意打到了她的頭上:「妹子,你們那店叫什麼名?」

鄭妙英一愣,大腦轉速瞬間拉滿,脫口而出:「店名叫『窗外』!」

林聽:「……?」

她沒記錯的話,這是瓊瑤阿姨的著作之一吧?

她怎麼不說還珠格格呢。

「窗外?有些繞嘴……」

林聽趕緊接過話茬,硬編:「因為我們賣的都是外貿貨嘛,象徵窗外的世界。」

她們看着鄭妙英:「真的嗎?」

鄭妙英在心裏默念三遍「良心沒了賺更多」,像做出什麼重要決定一般認真點頭:「真的,就是這個意思。」

林聽關注着她的反應,心裏還算滿意。

「哎呀,什麼地攤店鋪的,十塊八塊又不貴,好看就行唄!」

那個被林聽和鄭妙英聯手誇誇的姐姐早就動了心,她不耐煩再聽其他人爭辯那些沒用的,利索地付了錢。

林聽順手把錢塞給鄭妙英,讓她負責收錢找錢,自己則負責跟大家嘚吧嘚。

不管在哪個群體,都是需要一個領頭羊角色的。

尤其這個領頭羊臨走前還說了一句「十塊八塊又不貴」。

林聽看着她的背影,在心中默念道:這才是好人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