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逃離人均八百個戀愛腦 第6章_恩思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整整六個小時,林聽往返於武愛市場和車站之間。

她一共拿了四次貨,第一次九包,第二次十六包,第三次三十包,第四次五十六包。

她的兜也越來越鼓。

賣完最後一雙襪子,林聽琢磨着附近的襪子需求應該被解決得差不多了,而她現在急需解決自己的溫飽問題。

她現在饑寒交迫,血都凍涼了一大半。

在冰天雪地里站六個小時,這活兒真不是一般人能幹的。

林聽騎車回到武愛市場門口,進了一家名叫辮子盒飯的小店。

她對吃什麼並不在意,前世父母離世後,她吃什麼都覺得一個樣,吃飯,只是為了活着。

老闆娘是個梳着黑亮長辮子的大姐,瞧見客人進門,她開口第一句話是:「暖壺裡有熱水,你自己倒着喝。」

「謝謝姐姐,」林聽先道了謝,才看向一旁碼得整整齊齊的鋁飯盒,「姐,盒飯怎麼賣的?」

「肉的三塊,素的兩塊。」辮子姐問,「來一份不?」

「要肉的。」林聽掏出三塊錢。

干這種辛苦活兒,補充蛋白質是很重要的。

「好嘞。」辮子姐麻利地給她拿了一份盒飯,「你坐裡邊,裡邊暖和。」

「謝謝。」

林聽隔着厚實的棉手套捧着盒飯,去到裡邊的桌旁坐下。

她已經錯過了飯點,店裡人不多,算上她也只有寥寥十來人。

林聽給自己倒了熱水,連喝了兩杯才感覺暖和了一點兒。

林聽一邊挑挑揀揀吃盒飯一邊在心裏默默算賬。

買完盒飯,她的兜里共有843.9元,這個收益比率實在驚人。

不過問題也是明顯的——她不能繼續在這附近賣襪子了,畢竟需求是有限的,她再要賣襪子的話,只能往遠處走。

那樣耽誤在路上的時間太多,不划算。

林聽思考着接下來該為她的「家人們」優選什麼商品,突然聽到了一道略有些熟悉的聲音:

「我來還飯盒……謝謝辮子姐……」

與廣袤黑土地明顯格格不入的嬌弱語調,瞬間就吸引了林聽的注意力。

她抬頭一瞧,果然是鄭妙英。

她的睫毛都結了冰花,臉凍得通紅,正從辮子姐手裡接過飯盒的押金。

辮子姐能在一眾飯店裡屹立不倒,憑的不僅僅是盒飯乾淨好吃,她也極會做買賣。

「丫頭,看你冷的,快去喝點兒熱水緩緩。」她招呼着。

鄭妙英大概是真的冷了,聞言沒拒絕,乖乖地說了聲「謝謝」,便走向暖壺的方向。

走了兩步,她愣了。

林聽與她對視,抬手揮了揮:「好久不見。」

鄭妙英扯了扯嘴角,小聲回:「好、好久不見。」

林聽看她手凍得通紅也沒戴手套,估計她的手已經快凍僵了,索性轉回身幫她倒了杯熱水,推過去:「給。」

這點兒耗費熱量不足一卡路里的舉手之勞,竟然讓鄭妙英紅了眼眶。

她挪過去坐下,吸着鼻子小聲說:「謝謝你……你人真好……」

林聽:「……?」

這姑娘的感動點也忒低了吧!

就這隨便揉捏的包子性格,不被欺負才怪了。

林聽打量着她,問:「你擺攤還順利嗎?」

鄭妙英想到自己的叫賣詞都是跟林聽學的,看她的眼神里更多了些感激:「很順利,我賺了一百塊呢!」

林聽:「……」

原來,也不是每個擺攤人都那麼好賺錢。

林聽突然就覺得自己腰不酸了、腿不疼了,甚至由衷感覺自己真是個平平無奇的生意天才。

「林聽,你怎麼樣?」鄭妙英小心翼翼地望着林聽問。

她今天覺得,自己以前對林聽有誤解。

她明明就不是只會用父母錢揮霍的人,也不是很兇。

想到這兒,鄭妙英突然覺得自己真該死啊。

「我么,比你賺得多億點。」林聽隨口回道。

「林聽。」鄭妙英遲疑了一會兒,還是開了口,「對不起,以前是我誤會你了,其實你是個好人!」

林聽一口飯卡在嗓子眼,噎得她乾瞪眼。

這妹子的腦迴路是怎麼長的?

自己幹了什麼就讓她覺得自己是好人了啊!

她這個結論下得是不是過分潦草?

她這樣……真的很想把她賣了看她能不能幫自己數錢啊。

林聽被噎得不輕,拍着胸口喝了兩杯水才順下那口飯。

她咳嗽兩聲,看着鄭妙英問:「你忘了以前我是怎麼欺負你的了?」

鄭妙英揪着手指頭,像個受氣包。她瞄了一眼林聽,然後飛快轉開視線,小聲說:「沒有忘,但我知道你為什麼不喜歡我……我只是被你罵過幾十次,但你失去了愛情啊。」

林聽:「噗……咳咳咳……」

不愧是看瓊瑤長大的人,愛情高於一切的想法很具備年代特色。

鄭妙英感覺是自己說到了林聽的傷心事,立即起身給她拍背順氣,還不住地說著「對不起」。

林聽喘勻了氣,在鄭妙英的腦袋上又貼了一個「傻白甜」標籤。

受氣包+戀愛腦+傻白甜,這在後世屬於珍稀物種了,電視劇都不敢拍。

林聽捂着心口,一把抓住她冰涼的手,一字一句極其認真地說:「我昨天已經與陳俊說過了,我其實從沒有喜歡過他——我假裝追求他,是擔心他搞不清楚什麼是喜歡,耽誤了你!」

這種一眼假的話別人不會信,但三重標籤加身的鄭妙英連想都沒想,直接信了。

她的眼睛瞬間紅了,淚珠順着被凍得白裡透紅的臉蛋連成串落下,林聽這個直女看着都心疼。

「嗚嗚……林聽……你真是個好人……」

鄭妙英抹着眼淚,語氣無比自責:「是我誤會你了,我對不起你,我該死……」

林聽沉默着,內心無比掙扎。

這種小哭包,真的讓人很難怪她啊。

小哭包能有什麼錯,全都是陳俊那個崽種帶歪了她啊!

林聽默默伸出手,替她擦掉眼淚,儘可能夾着嗓子細聲細氣地說:「你別哭了,那個……下午我帶你掙錢吧。」

林聽賣最後一批貨時,好幾次差點兒丟了東西,她琢磨着,一個人擺攤的確累得慌,叫鄭妙英一起也好,至少可以幫忙收錢數錢。

「嗚嗚嗚……林聽你真是大好人……」

鄭妙英一頭扎進林聽的懷裡,抱着她的腰哭得更凶了。

林好人四肢僵硬,嘴角輕顫。

這好人卡她真不想要。

她僵硬地拍了拍鄭妙英的背:「有話好好說,你別把鼻涕蹭我衣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