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逃離人均八百個戀愛腦 第5章_恩思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林聽很快就認出了這位小白花姑娘。

因為她眉心那點硃砂痣是書中反覆提及的。

她,正是家境貧寒、堅韌不拔、學習優異……但戀愛腦的女主,鄭妙英。

鄭妙英這姑娘在小說里始終是弱勢的那一個。

她在家裡被極品親戚欺負,在學校被同學欺負,在戀愛中還被陳俊PUA……明明是年級第一,最後竟然放棄分配的好工作當起家庭主婦一胎好幾寶。

林聽表示,這很難評。

她回憶了一下劇情,這會兒應該是鄭妙英的媽媽骨折住院,急需醫藥費,她想擺攤掙錢……然後被陳俊看見了,攪黃了她的生意,又以救世主的身份幫她交了費用。

林聽表示,沒有二十年腦血栓寫不出來這造孽的劇情。

她朝鄭妙英點了點頭,隨口打了個招呼:「你也擺攤啊。」

「嗯……嗯。」鄭妙英怯怯地看着林聽,緊張極了。

以往,林聽只要看到她,一定橫眉冷對陰陽怪氣。

她真怕她。

這次林聽卻沒多說什麼,因為她一點兒都不想和男女主沾邊。

與其拯救他人,不如努力搞錢。

林聽不咸不淡地招呼一句後便扛着她的大麻袋擠出人群,留在原地的鄭妙英滿腦門問號。

她……不罵自己幾句就輕飄飄地走了?

林聽當然不是輕飄飄地走的,她是騎單車走的。

林聽沒走太遠,拐了兩個彎兒,去到公交車站便停下了單車。

這個公交站有三班公交車,附近有好幾個家屬院,算是個小小的交通樞紐。

是個適合擺攤的風水寶地。

林聽鎖好車,把襪子從麻袋裡拿出來抱着,用麻袋鋪在雪地上後,又扯開綁縛在一起的襪子,一雙雙打散攤開。

做好這些,她清了清嗓子,趁着一輛公交車停下的時候,扯嗓子開喊:

「純棉襪子三塊錢兩雙!隨便挑隨便選!」

「三塊錢!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統統只要三塊錢啊家人們吶!」

剛下車的「家人們」被突兀的喊聲嚇了一跳,下意識轉頭看過來。

寒風中,一個俏生生的小姑娘,一堆散開的襪子。

畫面很違和,但莫名吸引眼球。

有人走了過來,翻看着襪子邊檢查質量邊問:「三塊錢兩雙?能便宜點兒不?」

「姨,我真就掙個一毛兩毛辛苦錢,您看這襪子、這花紋,都是南邊來的新鮮貨,為了搶這點兒貨,我早上五點就出門了,天都黑着呢……」

林聽小嘴開開合合,中心思想只有一個:不能便宜。

她噼里啪啦一長串,不止聽傻了買主,連剛走過來想去家屬院賣東西的鄭妙英都跟着傻了眼。

鄭妙英以為林聽是來買東西的,完全沒料到她竟然也要擺攤。

在學校里,林聽可是最有錢的同學之一啊。

她站在原地沒有走,遠遠地看着林聽被逐漸湧來的買主包圍,默念着她的叫賣詞。

「姐姐您看,這雙花紋多好看吶,等過年的時候去親戚家,咱不能只穿漂亮衣服,襪子也不能含糊嘛!」

「對對,三塊錢兩雙,一看您就是識貨的,這質量的襪子放在店裡,不得兩三塊一雙?為什麼他們賣的貴?那房租水電不都得算在咱們頭上嘛!」

「您別看我這是擺地攤的,我的襪子質量可一點兒都不差,您買回去放心穿,穿個一年半載不是事兒。」

在零下二十度的天氣里擺地攤絕對是個苦差事。

走路喘氣急了嗓子都剌得生疼,更別提林聽這樣叭叭個沒完的。

沒一會兒,她就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呵出幾團白霧,林聽的眼角掛着生理性淚珠,可憐巴巴地看着身邊的一眾阿姨姐姐解釋:「咳咳,大家放心,我不是有病,只是話說急了嗓子疼。」

「這孩子,怪不容易的。」不知是哪個大姨說了一句,「我家那活祖宗除了跟我要錢啥也不會。」

說著,大姨率先挑了四雙襪子,也不再講價了,拿出六塊錢給了林聽。

林聽樂呵呵地接過,還不忘宣傳一句:「我今天上午都在這兒啊,各位要是有什麼問題,只要是從我這兒買的襪子,我都給換!」

實際上,就算她不說,人家發現襪子有問題也一定會來找她。

但說出口了,沒來由地就會讓買主更踏實些。

而且,這無形中也是一個廣告——萬一買主的鄰居們也想買襪子呢?來找她呀!

一個人帶頭,買的人便越來越多。

林聽一邊收錢數錢,一邊還不忘瞄着公交車站,每次有公交車停下,她都不忘喊一喊她非親非故卻是實在親戚的家人們。

湊熱鬧是人類的天性之一,許多人走下公交車瞧見這邊很熱鬧,便也圍了上來。

九十雙襪子,半個多小時便銷售一空。

林聽一邊疊起麻袋一邊說:「我姐在別的地方擺攤,她那貨多,如果大家不着急,我去再拿來,或者大家先回家,等半個小時再下來,我准在這兒。」

她邊說邊騎上單車,在眾目睽睽之下朝着武愛市場相反的方向騎去。

繞了一段路,林聽終於回到了武愛市場。

熟悉的襪子攤,熟悉的阿姨。

阿姨看到林聽空空的麻袋,很是震驚:「你咋賣這麼快?」

林聽先遞過去兩塊一毛錢,笑呵呵地說:「因為阿姨的襪子好呀,特受歡迎。」

阿姨接過錢,樂了:「你這小姑娘嘴真甜。」

九包襪子,林聽一共賣了135塊錢,除去還給阿姨的錢,還剩132塊9毛。

出門時的69塊9,幾乎翻了一倍。

這會兒的錢是真好賺啊。

林聽在心中感嘆了一句,數出128塊錢遞給阿姨:「阿姨,這次要16包。」

「行。」

二十分鐘後,林聽的小攤再次開張。

而在距離武愛市場不太遠的家屬院門口,鄭妙英也擺開了她的小攤。

「三、三塊錢兩雙……買不了上當……家人們……」

寒風中,鄭妙英支支吾吾念叨了半天,話沒傳進行人的耳朵里就被風吹散了。

一個掃雪的大叔聽了好一會兒,過來問她:「丫頭,你賣襪子還給念經啊?」

鄭妙英:「……」

大叔掏出三塊錢:「你給念段地藏經,我買兩雙給我爸燒過去。」

鄭妙英:「……」

這個,她不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