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逃離人均八百個戀愛腦 第4章_恩思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林聽又一次耗費了二十三分鐘來自證清白。

林媽很和藹地說:「滾犢子,再叭叭把錢還我。」

林聽滾了。

滾回到沙發邊,林聽拿着五十塊錢望着林爸:「爸爸,媽媽不信我,給了我五十塊,看您這表情也是不信的,所以……」

她瞄着林爸的褲兜,瘋狂暗示。

林爸雙手捂兜,滿臉驚恐:「我信!我信!陳俊那小崽子除了長了張好臉啥也不是,我閨女怎麼可能喜歡他?」

林聽嘴角輕顫。

林爸瞄了眼她手裡的五十塊,咽了口口水:「閨女,你是知道你爸的,我一個月零花錢才五塊,我、我……你信不信我也丟了錢?」

林聽:「……」

號稱市醫院普外第一刀的林爸,每月零花錢五塊。

寫出這個設定的作者一定沒有心。

林爸顯然不想繼續這個糟心話題,他打開收音機,闔眼聽新聞。

林聽自覺坑爹無望,也閉上眼睛繼續琢磨該怎麼用這69.9元創業。

「……滬市將於1月15日開售股票認購證……」

一條新聞突然傳進她的耳朵。

林聽猛地睜開眼。

認購證!

這個後來被稱作92發財證的股票認購證,上市時因30塊一張的高價和民眾對股市的不信任無人問津,僅售出了207萬張。而後因種種原因,在短短几個月內價值翻了數百倍,造就了一大批百萬富翁。

林聽舔了舔嘴唇。

想買。

然而她只能想想。

認購證只能在滬市買,而從她目前所在的沈市到滬市,火車票就要60塊錢。

林聽的全部資產加起來,只夠從沈市到滬市,想回家只能沿着鐵路跑回來。

而且,認購證買兩張是沒什麼用處的,儘管最終搖號比率將近50%,但絕不代表買兩張就一定能中一張的。

想靠着認購證發財,最好還是整套100張買。

一套要abc塊。

在這個人均工資二百來塊的年代,abc塊對於絕大部分家庭來說都是一筆龐大開支。

林聽眼眸輕轉。

去哪兒弄錢呢?

她的視線不自覺落到林爸身上。

瞧着一副老僧入定狀態的林爸,林聽覺得……還是靠自己比較有希望。

……

次日。

林爸林媽一早就去上班了,林聽吃完早飯,從衣櫃最底層翻出來一件陳舊的軍大衣穿上,便騎着家裡的單車出了門。

她昨晚翻來覆去想了大半宿,決定今天來沈市最大的批發市場找一找機會。

如今的沈城還沒迎來大批下崗潮,重工業基地榮光猶在,哪怕是普通工人,腰包也很鼓。這會兒總有人說,奉天城裡錢沒腰,賺不到錢是草包。

這時期崛起的本地人里至少有一半是在武愛街發的家。

作為本市最大的批發市場,武愛市場在八九十年代養起了一大批先富的人。

林聽騎了一小時單車才來到武愛街,沒進武愛市場大門先傻了眼。

街邊的小飯店人頭攢動,麵條盒飯應有盡有。兩人環抱的蒸屜里是白白胖胖的饅頭,一塊錢三個;剛出鍋的炸麻花隔着十米都能聞到香味兒,胳膊長的大麻花,一根一毛八。

市場外也有人擺攤,二十五一雙的棉鞋、十五一條的襯褲,三塊錢兩雙的襪子……擠擠插插整條街都是人,一眼看不到頭。

他們的貨源其實就是一牆之隔的武愛市場,從裡邊批發,走出來擺攤零售,短短百來米就能掙錢。

林聽搓了搓手,鎖好單車,揣着她的全部家當,雄赳赳氣昂昂衝進擁擠的人潮。

武愛市場內只做批發,動輒幾十、幾百件起售,否則也養不出在一牆之隔的地方擺攤的倒爺。

「給我拿五百件棉服!」

「襪子拿五千雙……哎,老兄弟了,給我抹個零啊。」

「這個、這個、這個,一樣二百雙,你再搭我幾包鞋墊唄?」

林聽穿梭在一眾豪擲千金的大戶中,毫不露怯。

只要她不開口,沒人知道她兜里只有六十九塊九。

大件的棉襖棉褲都不用想,沒那個本錢。

她往小東西的攤位上瞄。

頭花皮筋發卡,帽子手套襪子……襪子?

林聽湊過去,問:「叔,襪子怎麼賣的?」

攤位後的大叔正在數錢,聞言頭也不抬地回:「八塊一包。」

「一包多少雙?」

「嘖……」這一聽就是雛兒,大叔有些不耐煩,「十雙。」

「哦,打擾了。」

林聽沒在第一家買,又去問了幾家,價格出乎意料的統一,都是八塊錢十雙。

林聽想想牆外那個「三塊錢兩雙」的襪子攤,感覺這活兒能幹。

她停在比較偏角落的一家賣襪子的攤位前,揚起個燦爛笑臉,脆生生地說:「姨,襪子怎麼賣的?」

「八塊錢一包。」攤位後的阿姨正在吃飯,見人來了便放下飯盒,起身招呼。

「行,我要八包。」林聽笑着把錢遞過去,「辛苦您給我挑點兒好看的唄?我是學生,第一次做生意不太懂呢。」

阿姨打量着她,有些驚訝:「學生都出來擺攤了?」

林聽吸了吸鼻子,苦笑着說:「我爸媽停薪留職了,我這不剛好放假嘛,就想着幫家裡掙點兒錢,要不家裡過年炒菜都沒有油了。」

阿姨打量着林聽身上的舊大衣,再看看她凍紅了的臉,輕嘆口氣。

「可憐見兒的。」阿姨有些動容,看她手裡還有五六塊錢,索性都收了,給她挑了九包襪子,「欠我兩塊一啊,下回來還我。」

林聽雙眼放光:「謝謝阿姨!我等會兒賣了襪子就回來還您!」

她說著接過阿姨遞來的襪子,檢查了一遍質量才塞進一早準備好的編織袋裡。

阿姨看她嘴甜,提醒了一句:「你面嫩,別去牆外頭跟那幫人搶地方,往遠了走,去家屬院那邊賣去。」

「謝謝姨!」林聽扛起包,還不忘朝阿姨揮揮手,「待會兒見。」

阿姨朝她揚了下下巴,算是告別。

九十雙襪子沒多重,只是出去時人擠人不好走,林聽擠在一群人里,死死攥着麻袋,咬着後槽牙發誓:

「我這輩子,再也不要遭沒錢的罪了!」

而在攤位後,阿姨看了林聽的背影一會兒,突然拿起大哥大,撥通了自家的號碼:

「小兔崽子你給我滾過來,我給你拿襪子,你給我滾出去擺攤……啥叫幹不了?我這剛來個小丫頭進貨,女孩都能幹的活兒你一個大小夥子還幹不了了……」

林聽當然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傷害到了一個在家貓冬的男同學,她拼盡全力衝出去,數九寒冬愣是出了一腦門的汗。

西北風吹來,像是迎面拍來了一塊板磚。

「嘶……」

「嘶……」

兩道倒吸氣的聲音。

林聽下意識轉過頭,瞧見了一個與她年紀相仿、小白花似的姑娘。

「林聽?」

小白花姑娘滿眼驚恐地看着林聽。

林聽:「……?」

你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