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逃離人均八百個戀愛腦 第3章_恩思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魯迅先生說沒說過這句話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爐子看起來實在不具備毀屍滅跡的能力。

哦不,重要的是做人可以行,但不能刑。

所以,林聽只能耗費二十三分鐘來維護自己的清白。

最後,大叔送了她一根烤苞米,堵上了她的嘴。

林聽揣着熱乎乎的苞米,按着腦海中的陌生記憶慢悠悠往家走。

那個穿着羽絨服的男生不遠不近地跟在她身後,好像怕她想不開隨機挑選一個雪窩子把自己埋了似的。

林聽沒注意身後的情況,她望向路邊小店的玻璃,看到自己模糊的倒影,嘴角不自覺揚起。

這張臉與她十八歲時幾乎一樣。

看到自己久違的年輕臉龐,林聽輕聲說:「嘿,好久不見。」

她瞥見店裡的日曆,1992年1月7日。

林聽有些激動。

這本小說唯一的優點就是完全契合現實中的九十年代背景了。

九十年代,正是遍地是風口、豬都能起飛的好時候。

她必須趕在陳俊功成名就前起飛,以免這傢伙突然腦子犯抽又來個死亡威脅。

以他的腦迴路,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都算合理。

創業、賺錢。

這是林聽穿書後的第一時間給自己定下的發展道路。

林聽是九零後,記得當下不少重要的節點和變革——這與她的記性無關,得感謝電視劇越來越難看,她幾乎每個季度重溫一遍《我愛我家》。

再加上前世在商場浮浮沉沉的經歷。

如今的她,兩隻手抓滿王炸。

「房地產大熱,沒錢入局。」

「製造業大熱,沒錢入局。」

「吞併國企也不錯,沒錢……」

林聽念念叨叨好一會兒,發現自己最大的問題不是沒有王炸,而是根本就沒有上牌桌的資格。

按照書中的設定,如今的她剛剛十八歲,是北遼大學英語專業的大一學生。

林聽是家中獨女,父親是市醫院的外科醫生、母親是醫科大學的老師,林爸林媽疼女兒,每個月她有二百塊生活費。

這在同學中無疑是富裕一族,但創業的話……

哪個企業家的初始資金是二百塊啊!

哦不,放假了,她很可能連二百塊都沒有。

林聽現在的感覺就像身處於一個金礦中,明明遍地是黃金,她卻連個小鏟子都沒有。

她把熱乎乎的烤苞米從左手換到右手,仰頭看着飄搖的雪花,再次質疑人生——

空間呢?

系統呢?

讀心術呢?

她是穿了個假書嗎?

……

比沒有金手指更嚴峻的問題是林聽陷入了一樁重大懸案——生活費去哪兒了?

看着桌子上可憐兮兮的19塊6毛,林聽的眼神逐漸困惑。

七天花掉九成生活費這種事是原主幹出來的?

她……她沒得不冤啊……

林聽愁得直揪頭髮時,家門處傳來聲響。

「聽兒,你回來了?」

外邊傳來並不溫柔卻意外熟悉的女聲。

林聽渾身一僵,觸電似的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在看到自己的長相時,林聽的心中便有了期待——她已經十年沒有見過自己的爸爸媽媽了,如果書中的父母也有着他們的容顏……

她舔着嘴唇,很想出去看一眼,但雙腿像灌了鉛似的,動一下都做不到。

「聽兒?」

腳步聲由遠及近,林媽拿着串糖葫蘆走到林聽的房門口,看到女兒呆愣愣地杵在地中間,她皺眉詢問:「怎麼了?不舒服?」

這道聲音,是林聽無數次午夜夢回才能聽到的音調。

她用盡全力才轉過僵硬的脖子,看到了紅彤彤的糖葫蘆和記憶中如出一轍的面龐。

「媽媽!」

林聽一頭撲進林媽的懷抱,摟着她的脖子,眼淚潸然落下。

與訣別十年的母親再次相擁,在這一刻,她沒辦法把她當成書里的紙片人。

林爸聽到動靜也走了過來,瞧見女兒滿臉淚痕,高大的東北漢子慌了。

他手忙腳亂地給林聽擦眼淚,邊擦邊問:「咋的了?陳俊那癟犢子又氣着你了?」

「嗚嗚……爸爸……」

林聽分出一隻手,摟住了林爸的脖子。

林爸的心疼得要命,一邊與妻子一起鬨女兒,一邊咬牙切齒琢磨着要拆了陳俊幾條腿。

林聽其實有很多話想對他們講。

講他們離開後自己經營工廠受過多少委屈,講她這些年是怎麼把家裡的產業一點點發揚光大的,講她遇到過多少坑貨……

但她一個字都不能講。

她貪戀地依偎在父母的懷裡,把話藏在眼淚里。

在原文中,林聽被判後,林爸林媽一夜白頭,他們一方面承受着周圍人的白眼,一方面還試圖設法把她撈出來。

最後,他們因為過於疲憊,精神恍惚出了車禍,命喪當場。

林聽死死攥着拳頭,在心中暗暗發誓——她一定要保護好爸爸媽媽!

林聽哭了好一會兒才平復下情緒。

林爸給她倒了杯熱水,試探着問:「閨女,到底咋的了?」

林聽小口小口啜着水,瞄了林媽一眼,輕聲說:「錢丟了。」

說完,林聽在心裏給自己豎起一根大拇指。

如果順利的話,她可以用一個回答解決兩個問題。

如果不順利的話……

林媽直接收回了要給她的糖葫蘆,自己咬了一口:「你可真行,要錢都要出花兒來了。趕緊說,到底怎麼了?」

林聽:「……」

如果不順利的話,她不僅不能解決問題,還會丟失一根糖葫蘆。

看女兒支支吾吾不說話,林爸湊過來再次問:「閨女,是不是陳俊欺負你了?」

聞言,林聽果斷搖頭:「沒有,我與他說清楚了。」

林爸林媽滿臉問號:「說清楚什麼了?」

林聽努力瞪大眼睛,試圖讓自己的眼神更有說服力:「說清楚我不喜歡他的事實。」

沉默。

長久的沉默。

不知過了多久,林爸轉動僵硬的脖子,發出一陣讓人牙酸的咔嚓聲。

他雙目空洞地望着林媽,指着林聽說:「媳婦兒,要不,你給閨女點兒錢?」

林媽機械地嚼着糖葫蘆的竹籤,從兜里摸出五十塊錢給林聽:「聽兒,錢丟就丟了,人沒事就行,你……別上火啊。」

林聽:「……?」

好消息:她的創業資金從19.6元躍升至69.6元。

壞消息:她的爸爸媽媽寧可相信她丟了錢也不信她不喜歡陳俊。

實話實說沒人信,這去哪兒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