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宓陸硯小說第11章  

桑宓陸硯小說第12章  

歧義很大,到底是桑宓戴手鏈膩了,還是陸硯對桑宓膩了,不好說。
離開的時候,陸滄海帶着何穗在大門和人寒暄道別,陸硯一眼看見桑宓的車,「就不送你回去了,正好今晚有事。」
本來也不是坐他的車來的,桑宓抿了下唇:「去找岑笙笙?」
「嗯。」
陸硯低頭看了下手機,「她生理期提前了,說想吃蛋糕。」
桑宓說:「你對她真的很關心。」
陸硯眼睫微抬,眉尾上挑着,「我對你也不差。」
確實。
平心而論,桑宓跟着陸硯的這麼多年,陸硯對她很大方。
桑宓點點頭沒什麼可反駁的,她和陸滄海打了招呼,自己開車離開。
第二天在公司碰到岑笙笙的時候,她脖子上戴了一條鑽石項鏈。
桑宓眼尖,認出這是陸硯喜歡的某個牌子的當宋新品。
午休的時候,桑宓去茶水間接水,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裏面的說話聲。
岑笙笙軟萌可愛的語氣尤其突出,「你們不要再開我玩笑啦,被人聽見不好的。」
「而且。」
她語氣里多了些苦惱,似乎很糾結:「桑宓姐如果知道了,應該會很生氣吧?」
提到桑宓,旁邊的人沒再打趣了,畢竟桑宓在凌華的風評很不錯。
桑宓在門口站了會,下樓去買了杯咖啡。
下午照常上班,項目部報上來一份資料給桑宓。
桑宓越看眉心皺得越緊,最後直接將文件合上還回去,「報表太混亂了,重做。」
部門經理愣了下解釋,「這份報表就是秘書處給下來的。」
旁邊岑笙笙的臉色一陣白一陣青,她低着頭聲音囁嚅,「桑宓姐,報表是我做的。」
桑宓擰着眉,忍不住訓斥:「你是實習生,還沒到做這種報表的程度。」
岑笙笙吸了下鼻子,「抱歉,桑宓姐。」
報表需要改動的問題很多,部門那邊不願意再接手,就只能桑宓改。
岑笙笙一整個下午都老老實實呆在工位上,完成自己的校對工作。
直到傍晚下班的時候,陸硯從辦公室出來,在桑宓面前停下,屈指敲了下她的桌子,「岑笙笙明天開始跟着我,她的工作你重新安排。」
桑宓聞言,看向旁邊的岑笙笙。
她正低頭看着面前的合同,像沒聽到陸硯的話。
只是她咬着唇角,下頜線緊繃的樣子,緊緊張張的樣子都太顯眼。
桑宓淡淡收回視線問陸硯:「給我個理由?」
「你不適合帶新人。」
陸硯面無表情的說,「她跟着你學不到什麼。」
桑宓緊緊盯着他,「最開始是你讓她跟着我。」
陸硯沒什麼語氣,但態度卻很堅決,「嗯,現在我收回。」
岑笙笙被桑宓針對,陸硯站在岑笙笙那邊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公司。
桑宓下班的時候,都能感覺到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怪異,她當沒看見。
津南市多雨,臨近夏宋更陸。
桑宓路上轉去加油站加了個油,出來的時候就已經下起了瓢潑大雨。
等她艱難將車開回家,卻發現家裡門開着,陸硯坐在裏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