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宓陸硯小說第10章  

桑宓陸硯小說第11章  

桑宓到陸家的時候,晚餐正好要開始。
她將帶來的禮物遞給保姆,眼神看向已經入座的陸硯。
陸硯低頭在玩手機,聽見她的動靜,也只是抬了下眼皮。
陸滄海很嚴肅,擰着眉說,「怎麼才過來,陸硯還說你不來了。」
「路上堵了下,叔叔生日快樂。」
桑宓臉上表情毫無破綻,她淡笑着在陸硯旁邊的空位坐下,目光一頓,看到陸硯在和岑笙笙聊天。
陸硯注意到她的視線,將手機反扣在桌上,側目低頭,用只有他們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我以為你不來了。」
桑宓說,「你說讓我在地下停車場等你。」
陸硯頓了下:「忘了。」
他很坦然,「看起來要下雨,我就先送笙笙回家了,反正你有車。」
「你沒回我信息。」
桑宓睫毛輕垂,遮住了眼裡的思緒。
她嗓音聽上去和平時沒什麼兩樣,只是放在桌面上的手攥的很緊:「也不接電話,我以為你有什麼要緊事。」
原來是去送岑笙笙回家。
陸滄海的生日,家裡來了不少親戚,何穗一直忙着招呼人,才沒時間找桑宓的麻煩,桑宓也不會主動湊上去。
直到聽到有人關心了句陸硯的婚事,何穗才不情不願的看向桑宓,.然後輕描淡寫的敷衍了句:「她?
還早着呢,事情沒個定論都不好說的。」
親戚訝異:「桑宓和陸硯不是都好了幾年了嗎,怎麼還沒定論?」
縱然這些人都知道何穗看不上桑宓,可桑宓跟了陸硯幾年,就連陸滄海都默認了他們的關係,所以都以為桑宓嫁進陸家是板上釘釘的事。
何穗聽的有些不高興,不想應付了,抬手將桑宓招呼過去。
她眼神意味深長,「你和陸硯的事情怎麼說?」
能怎麼說。
何穗都知道岑笙笙的存在了,桑宓只能如實道:「確實還早,我和陸硯都年輕,目前都事業為重。」
陪何穗說話不是件舒服的事,桑宓又聽了會何穗明裡暗裡的嘲諷,才僵着臉走開。
她還沒走遠,就聽到身後親戚勸何穗:「你那麼針對她,以後要是和陸硯結婚了,可不行。」
何穗有恃無恐,絲毫沒有避着人的意思:「她和陸硯結不了婚的。」
桑宓離開的腳步頓住,隨即挺直脊背轉到客廳另外的角落去。
剛過去,正好碰見陸硯在和人視頻。
桑宓聽見他聲音低沉帶笑,「真沒其他人,就我自己在這。」
桑宓站定原地,正想轉身離開。
然而岑笙笙卻已經看見她,小聲驚呼了句,桑宓沒聽清她說了什麼。
陸硯回眸過來,眸色又冷又淡,落在她身上:「偷聽我說話?」
桑宓扯了下嘴角,「無意路過。」
她說完轉身要離開,手腕被人一把抓住。
陸硯眼眸烏沉的盯着她,桑宓想了下說:「我什麼都沒聽到。」
陸硯的眼睛這才往下移,然後定格在她右手手腕上的那串項鏈上。
他眉梢微動,「怎麼還戴着?」
桑宓側了下手腕,「習慣了。」
這是她大學時,陸硯送她的那條手鏈,不貴,但是桑宓一直戴着。
陸硯緩了下,鬆開她的胳膊,說道:「這麼多年,也該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