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宓陸硯小說第9章  

桑宓陸硯小說第10章  

陸硯和岑笙笙在一起了的事情,很快就在凌華傳開。
桑宓現在不再乘坐總裁專用電梯,而是每天提早五分鐘,和普通員工一起用公用電梯。
原因無他,岑笙笙現在上下班都和陸硯一起。
今早因為遇見交通事故,所以桑宓到的比平時晚了一會,等到了頂樓,剛好撞見岑笙笙和陸硯一起從電梯里出來。
岑笙笙挽着陸硯的胳膊,笑容嬌俏可愛,在看見桑宓的一瞬間,她明顯愣了下,但隨後又笑的更加甜美,和她打招呼:「桑宓姐,早上好。」
桑宓掃了眼她挽着陸硯胳膊的手,語氣淡淡:「早。」
岑笙笙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還挽着陸硯的手,吐了吐舌頭,立馬鬆開,然後有些調皮的看向陸硯:「被桑宓姐看到了,怎麼辦呀?」
陸硯挑眉掃向桑宓,「想看就看。」
桑宓並不想看他和岑笙笙之間如何親熱,扭頭準備回工位,高跟鞋踩在光滑的地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她走了幾步遠,還能聽見岑笙笙撒着嬌叫:「阿硯。」
然而中午些的時候,岑笙笙臉色就沒那麼好看的從陸硯那裡出來,她停在桑宓面前,咬着唇說:「桑宓姐,陸總找你。」
桑宓想不到陸硯現在還有什麼事能找她,畢竟她大部分工作,都被陸硯交代給了岑笙笙。
岑笙笙見她不動,忍不住催促了句,「陸總還在等着呢。」
桑宓正在回復一位客戶的郵件,聞言抬頭,「你有什麼處理不好的嗎,我教你,我現在有點忙。」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岑笙笙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臉上更沉了。
桑宓去找了陸硯後,才知道為什麼岑笙笙臉色那麼難看。
她眼神落在辦公桌上的那隻兔子身上一秒鐘,又很快移開,問陸硯:「你帶我回陸家,就不怕岑笙笙吃醋了?」
陸硯父親陸滄海生日在即,而何穗不知道從哪聽到了岑笙笙的事,讓陸硯把岑笙笙帶回去。
陸硯掀起眼皮看着她:「我媽不是她能周旋的。」
「所以是想讓我去替她受刁難?」
桑宓問。
她知道何穗找兒媳婦的標準高,所以她當年第一次去的時候沒少被為難。
可那時候,也不見陸硯這麼會做準備,他分明知道,這樣的場合過去,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
桑宓扯了下嘴角,「如果我拒絕呢?」
「可以。」
陸硯無動於衷,他手裡的鋼筆在指尖轉了個圈,隨即被穩穩放在桌上。
陸硯薄唇輕言,「你考慮好就行。」
話語里的意思只有他們兩人才懂,桑宓沉默片刻點頭:「好。」
陸滄海生日那天,桑宓下班就去停車場等陸硯,他們說好一起過去。
然而陸硯一直沒來。
直到生日晚宴快要來不及,而桑宓給他發消息也沒人回,她才忍不住又回到總裁辦公室。
只是裏面一個人都沒有,桑宓臉色微沉,問另一個還在加班的同事:「陸硯呢?」
那同事明顯愣了下,「陸總走了呀,和宋秘書一起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