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在封神:我人皇帝辛第2章 致命誘惑在線免費閱讀

人在封神:我人皇帝辛第3章 你是想說寡人是昏君嗎?在線免費閱讀

殷子受洗過澡以後,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他的身材修長健碩,面龐英俊,眉宇之間透露出威嚴之氣。

妲己看着殷子受,眼神迷戀而痴迷,不知不覺中,竟然流露出一抹嬌羞。

殷子受看到如此模樣的妲己也是一愣,心臟不由得狂跳起來。

妲己的一顰一笑勾魂攝魄,令人難以抗拒。

「大王……」妲己嬌聲道,她的聲音軟綿綿,像棉花糖般**入骨。

「打住……」殷子受真怕自己把持不住,連忙叫妲己停止動作。

妲己眨巴了幾下美麗的雙瞳,滿眼委屈巴巴的看着殷子受問道:「為何?」

殷子受搖了搖頭:「孤累了。」

妲己抿着紅唇,輕啟朱唇,幽怨地看着殷子受,「可妾身已經等不及了…」

「呃…」

這虎狼之詞…

殷子受的喉嚨滾動,艱澀的說:「今晚…你先休息吧,明日再說…」

妲己聞言,雖然有些遺憾,但她知道自己今晚已經不可能再與殷子受行魚水之歡…

「睡吧…」殷子受疲憊地躺在床上,眼帘微合,呼吸平緩而悠遠。

妲己靜靜的注視着熟睡的殷子受,她伸出纖細潔白的玉手撫摸他的側臉。

殷子受被她撫弄,睫毛微微顫動着,慢慢睜開了眼睛。

殷子受看了她一眼,輕輕嘆了口氣:「唉……」

「妾身知道大王累了,但今夜乃良辰美景……妾身願意侍奉大王左右…」

妲己說罷,跪伏在了殷子受的床榻前,她輕薄的紗衣順勢滑落,胸前波濤洶湧的美景展示在他的眼前。

殷子受的鼻孔噴出熱氣,老天爺不帶這麼折磨人的,這二十四小時要如何度過?

他強壓下心中的躁動,翻了一個身,不去理睬妲己…

還要二十四小時與妲己在一起,他現在只感覺自己腦袋嗡嗡亂響…

妲己看到殷子受這副冷漠的表情,頓時心中暗恨,這個男人怎麼對她如此,再怎麼說自己也是狐狸精?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抵擋得了我幾次魅力攻擊!」妲己在心中暗暗地想道。

她站起身來,輕輕地走到殷子受的床沿旁,俯首親吻殷子受的額角…

殷子受猛的清醒過來,他瞪大了雙眼看着妲己。

妲己嫵媚的沖他嫣然一笑,「大王?」

妲己溫潤甜美的嗓音,加上她曼妙性感的曲線,很是容易激發男人心中的**。

殷子受深吸一口氣:「不用!睡覺……」

說著整個人背對着妲己,拉起被褥將自己包裹住……

妲己見狀,心中冷笑:「呵呵,男人……」

隨後,她輕移蓮步,走到了殷子受的床,上了床鑽進被窩,伸出玉手,搭在殷子受的肩膀上,柔軟的身體貼上殷子受結實的脊樑。

「大王……」

「不必!」

「大王……」

「別叫!閉嘴!」殷子受煩躁的吼道。

他剛想坐起來,妲己便立刻纏繞住他的腰身,緊密相連的肌膚,傳遞着曖昧的觸感,令殷子受的呼吸變得急促,渾身燥熱。

「大王……」妲己的聲音愈發嫵媚動聽。

這種聲音對於男人來說簡直是致命的誘惑…

殷子受忍受不住這股撩撥,猛地一翻身將妲己按在身下,低頭狠狠地噙住她嬌艷欲滴的櫻桃小口,粗暴而狂野,肆虐着她的芳香。

「嗯……唔……大王……」

妲己嬌喘吁吁,身子彷彿化為一灘春水,癱倒在殷子受的懷裡。

「大王……」妲己的身體無比敏感,殷子受稍稍挑逗一番,她立馬有反應了……

她扭動着嬌軀,不安分地蹭着殷子受,嬌嫩的身子似乎想引起更多的刺激……

系統此時突然給了殷子受提示:「宿主,您若不想被抹殺的話請盡量忍耐妲己的勾引!」

殷子受聞言,心中那團火瞬間熄滅了,他苦惱地看着懷中妖嬈萬千的妲己,無奈暗暗說道:「好吧……孤盡量忍耐。」

說著殷子受放開了妲己……

妲己見狀心裏糾結萬分,難道是自己的魅惑之術不管用了!

妲己不甘心地再度爬上了床,依偎在殷子受的懷中,嬌聲喚道:「大王…」

「嗯?又怎麼了?」殷子受沒好氣的問道。

「沒什麼啦……」

妲己心裏憋屈極了,自己九尾狐狸精居然被嫌棄,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

翌日清晨,殷子受早早地醒了過來。

昨晚,因為他的剋制,他沒敢越雷池一步。

殷子受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他環顧房內,果然是商朝?

這時他忽然感覺到有一雙眼睛正盯着自己看,轉頭望去,原來是妲己……

妲己的眼光充滿了複雜和愛慕之色,看得殷子受心裏怪怪的。

妲己嬌聲喚道:「大王……」

殷子受尷尬一笑,「咳咳……妲己……你醒了?」

妲己從床上坐了起來,穿好衣服,她的身材極其妖嬈,凹凸有致,令人血脈膨脹…

妲己一襲紫色羅裙,烏黑濃密的秀髮盤起,兩縷青絲散落在肩上,顯出一份慵懶和風韻。

她抬腳邁步向殷子受走來。

殷子受心裏慌張,趕緊從床上坐起來,準備離開……

「大王……你……」妲己一臉委屈的看着殷子受,彷彿受了莫大的欺負…

殷子受尷尬不已:「抱歉啊妲己,昨晚孤喝醉了酒……」

他不斷告訴自己要忍耐,絕對不能讓妲己趁機占自己的便宜!

「大王……是不是臣妾做錯了什麼……惹得大王不高興了呢……」妲己泫然欲泣……

殷子受看着妲己楚楚可憐的模樣,頓時心都軟了,他趕緊解釋道:「孤並非有意傷害你,實在是……孤最近太過勞累。」

「報……」一名士兵敲門稟告。

「進來。」殷子受淡定道。

一名士兵推門進入寢殿之中,他單膝下跪,彙報道:「啟稟大王,西岐西伯侯求見!」

殷子受眉頭皺了皺,此時天色尚未亮透,西伯侯這麼快就找來了嗎?

「讓他們等候片刻。」殷子受揮了揮手道。

「是!」士兵退了出去。

妲己在一旁疑惑道:「西伯侯怎麼會來拜訪大王呢?」

「應該是西伯侯得知本王登基不久,前來祝賀,其餘諸侯恐怕也會紛紛前來覲見,孤需得打起精神迎戰!」殷子受面色嚴肅道。

可是如今自己不是真正的紂王,會不會露餡…

妲己點了點頭:「大王,臣妾陪你一同去迎接諸位諸侯吧!」

殷子受本不想,可是想到那個任務,還有自己身份的緣故,無奈苦笑到:「既然如此,便一同去吧……」

兩人一同來到宮外,西伯侯正與大臣們在大殿內焦急地等待着。

他們已經來了三炷香的功夫,但殷子受遲遲不肯出來,西伯侯心中擔憂:「莫非大王在故意考驗我……」

西伯侯姬昌心中暗暗着急,但是又不敢表現出來,畢竟大王的脾性他是知曉的…

又是半炷香的功夫……

殷子受終於帶着妲己姍姍來遲……

西伯侯姬昌立即恭敬地行禮:「參見大王……」

殷子受淡淡地瞥了一眼西伯侯,得知封神結局的他心中不知為何對於眼前的西伯侯姬昌是無奈至極,這個老頭將來可是自己最大的敵人,自己的死,可都是他造成的!

「免禮。」殷子受淡漠的擺了擺手……

「謝大王。」西伯侯姬昌微微躬身…

殷子受看着西伯侯姬昌:「不知西伯侯今日前來有何事?」

西伯侯站直了身子,道:「大王榮登帝位,乃是天意所賜, 西伯侯自然要恭喜大王……西岐特為大王獻上一份薄禮,還希望大王不要介意才好……」

殷子受目視前方,漫不經心地說:「哦…是嗎…」

西伯侯立即拍了拍手掌,幾名侍衛抬着一個巨大的箱子走了上來…

西伯侯指着那箱子:「此乃西岐的百年珍藏,皆是稀世奇寶,希望大王能夠喜歡。」

「是嗎?打開來看看…」殷子受隨意的說。

西伯侯吩咐幾名士兵,把箱子抬了進去,然後親自拆開。

箱子打開的剎那,珠光寶氣,金銀玉器,琳琅滿目的呈現在二人眼前……

妲己看到這些物品,美眸放光,其中還有許多有助於修鍊的玉石……

「大王,這些珍寶均是價值連城啊,西岐真是捨得。」妲己笑眯眯的說道…

「呵呵……」殷子受冷笑,他雖然不懂得古董鑒賞,但是這點眼力勁兒還是有的……

可是接下來劇情要怎麼走?讓其離開?還是關起來……

「聽說西伯侯卜卦術冠絕古今,想必對天相星象頗為研究,不知可否與孤算上一算……」殷子受問道。

「哈哈……大王謬讚,西岐卜卦只不過略通皮毛罷了,談不上什麼研究。」西伯侯謙虛的搖了搖頭,然後說道:「大王,不嫌棄的話,臣願意為您卜卦一番……」

殷子受點了點頭,道:「甚好!」

隨後,西伯侯拿出龜殼、銅錢、硃砂、毛筆、黃紙、硃砂、墨水、羅盤、龜甲、八枚銅錢、符咒、木劍等物品擺成一排……

西伯侯開始卜卦了……

他閉上眼睛,用食中二指輕扣羅盤……

「唰…唰…唰…唰…」

「唰…唰…唰…」

西伯侯連續撥動羅盤……

片刻之後,西伯侯睜開了雙眼,道:「大王,卦象顯示,您的壽命只剩下七個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