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在封神:我人皇帝辛第1章 穿越為帝辛,系統讓我保衛清白在線免費閱讀

人在封神:我人皇帝辛第2章 致命誘惑在線免費閱讀

「大王……」

一聲酥軟入骨的輕喚,從耳畔響起,令殷子受心裏猛然一顫。

轉過身來,便看到一個衣衫半解、肌膚如雪的妖嬈女子款款走了進來。

那雙水汪汪的狐媚眼睛,此刻充滿着勾人魂魄的魅力。

殷子受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卧槽,這不是封神里的妲己嗎?

殷子受還在納悶,自己這是怎麼?

這時只聽妲己又柔柔地叫了一聲:「大王……你怎麼發獃呀?」

說罷,她竟伸出纖細修長、白嫩如玉的手臂勾住了殷子受的脖子。

「呃!」殷子受喉嚨滾動幾圈,目光中流露出迷醉之色。

這是夢,一定是夢?

看封神榜後遺症,居然夢到了和妲己同床共枕!

唉?看來自己需要找個老婆,單身狗的悲哀啊!

「大王……大王?你在想什麼呢?」

見殷子受盯着自己發獃,妲己嬌嗔道,同時還在他的胸膛上畫著小圓圈,似乎在挑逗他。

殷子受頓感心火燃燒,他急忙將妲己緊緊抱住,嘴唇也貼了上去…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此時殷子受總算是明白了自己穿越了,呵呵,還是紂王……

「紂王,我既然成了你,就要忍受一些罵名,至於妲己我就替你照顧了……」

殷子受心裏默默念道。

但是當他的吻落在妲己臉頰上的時,殷郊提着劍,殺氣騰騰的朝寢宮門外闖了進來。

「父王,有妖怪……!」

「殷郊!你幹什麼?」殷子受驚呼道,他完全沒料到會發生這種意外。

但殷郊根本沒搭理他,舉起寶劍指着妲己,怒氣衝天道:「父王,這是妖女,我今日就要斬了她,以絕後患。」

妲己嚇得花容失色,連忙躲在殷子受背後,嚶嚶啜泣可憐兮兮的看着殷子受……

殷子受回想起電影場景,似乎是妲己元神出竅故意將殷郊引到此處,令其父子生了間隙……

想到這兒,更是不願意矛盾激化,如今只能按照劇情先走着……

殷子受對殷郊勸說道:「好了,你冷靜點,為父自有斷定!」

殷郊自然不願意如此輕易放過狐狸精,他怒斥道:「父王你別被她騙了,這妖孽分明是個妖怪……」

說話間,殷郊揮舞着劍就劈了下來。

殷子受連忙把妲己護住,一掌擊退殷郊:「畜生,休傷她!」

這一掌使出八九分力道,雖然打偏了殷郊手裡的劍,但強勁的餘波震蕩,還是讓殷郊倒飛十數丈。

殷子受驚訝的看着自己的手,原來自己這麼厲害,哦,也是紂王本就厲害…

殷郊捂着右肩,憤恨地望向殷子受:「父王,這女子乃是禍國殃民之輩,若不除掉,遲早釀成大錯,兒臣寧死也要與她拼搏……」

「孽障,孤再問你最後一次,究竟信不信孤?」

殷子受一字一句地問道,語氣極重,顯然已經很生氣。

妲己聞言,美眸中淚光閃閃,哭道:「大王……我真的是冤枉的,我不是妖怪,請大王明察秋毫啊!」

妲己一番楚楚可憐的模樣,令殷子受心疼不已……

「滾出去!」殷子受也很無語,好事還是被原主親兒子破壞……

殷郊看到殷子受當真是生氣了,也只能咬牙切齒地瞪了妲己一眼,匆匆離去。

待殷郊離去後,殷子受終於鬆了口氣,彷彿剛剛差點被揭穿,畢竟他並非真正的紂王,說話時總帶着一絲心虛之意……

「多謝大王搭救!」妲己委婉地行了一禮,俯首微垂。

殷子受擺了擺手,笑容滿面地說道:「你也是孤的妃子啊!哈哈……」

「大王……」妲己羞澀難耐。

突然間,她挺起胸膛,抬起頭,微微仰起雪白的脖頸,勾勒出一條優雅迷人的曲線……

「大王!!」妲己說著,緩步向前,靠近殷子受,纖細如蔥的素手撫摸着他的胸膛。

殷子受經歷了殷郊的鬧劇後,已失去了興緻。

他無精打采地走在庭院中,目光遊離而無焦點。

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下,投下斑駁的光影,猶如他心中的迷茫。

然而,當他不經意間抬頭,他目光突然被一道美麗的身影所吸引。一個嬌美的女子

然而,他的思緒卻不禁轉向接下來的事情。他明白,劇情將會繼續進行下去,而他卻註定要面臨悲慘的結局。他的名聲將被玷污,他將淪為眾人唾棄的對象。他必須改變現狀,扭轉這個不幸的命運!

他的目光漸漸轉向蘇妲己,她是他唯一可以倚靠的人。殷子受感到,一切都需要從這個女人開始。他的眼神深邃而堅定,彷彿看透了蘇妲己內心的秘密,同時也暗示着他決心的堅定。

作為穿越者的標配金手指,此刻卻仍未出現。他的心不禁沉了下來。難道說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嗎?

他不甘,他要努力改變自己的命運!

這時候,妲己走到了殷子受跟前。殷子受抬起頭看着她,兩人目光交匯,一股溫暖的感覺油然而生,殷子受的心跳驟然加速,呼吸略顯急促。

妲己低頭,紅潤的櫻桃小嘴慢慢向殷子受貼了過去……

「叮!觸發隨機任務『保衛清白』:宿主在任務期間必須潔身自好!」

突然間,系統傳達來的訊息令殷子受精神一振。

「叮!任務期限:二十四小時!」

殷子受聽後,臉色陰沉,心中更是萬千草泥馬飛奔,保衛清白,簡直要了他這個單身狗的命啊!

妲己這種大美女就站在自己面前,居然讓在做柳下惠,簡直太折磨人了!

殷子受意識到自己再繼續待下去,恐怕會把持不住……

「妲己,你好好休息,孤有事需要處理……」

殷子受真怕自己控制不住,快步離開了。

他現在想要迫切知道自己到底得到了什麼坑爹系統?

怎麼會觸發這樣一個奇葩的隨機任務呢?

「你到底是個啥?」殷子受心中吶喊,希望能夠聽到答案。

「恭喜宿主將要激活召喚系統?」

什麼?召喚系統?為什麼自己要保衛清白?這是哪跟哪呀?

殷子受聽了這句話,整個腦袋都炸開了,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真是日了狗了!

「你妹的召喚系統!」殷子受忍不住大吼。

「請宿主儘快完成任務,解鎖召喚系統。」

「宿主,需24小時與妲己在一起!」

卧槽!!!

殷子受欲哭無淚,這系統太坑了吧!居然給自己出這麼個幺蛾子的任務!

此時此刻心中苦悶至極,卻又無奈得很,只能硬着頭皮往外走……

妲己見殷子受出來,便迎了上去。

殷子受躲開妲己目光,徑直走了過去坐在了龍椅上,沉默不語。

他手中緊握着一隻酒杯,杯中的琥珀色液體看起來彷彿是他內心的痛苦和鬱悶。

他輕輕抬起酒杯,眼神中透露出無奈迷茫,然後一口氣將酒一飲而盡。

他那英俊的面容上帶着深深的沉思,彷彿整個世界都變得模糊不清。

妲己輕聲走近,她的容貌嬌美而柔弱,看起來似乎一觸即碎。

她輕輕地靠近殷子,聲音中帶着無盡的委屈和不解。

「大王……妾身剛才真的不是妖怪,您千萬不要相信殷郊胡說八道啊!」她的聲音充滿了無奈和哀求。

殷子深深地嘆了口氣,他放下空杯,抬起眼睛看向妲己。

他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絲複雜的情緒,既有懷疑,又有失望。

「妲己,孤有自己的判斷。」他的聲音低沉…

他看着眼前的妲己,無奈吐槽:系統,你丫的就會坑我…

老天爺看我可憐,賜我一個狐狸精還要我保持清白,不讓這狐狸精對我有任何的企圖,可是就僅僅只是這一眼,我的心就淪陷了…

妲己的眼神中流露出一陣黯然,她咬着紅唇,泫然若泣地看着殷子受,「大王,難道您不相信妾身?」

殷子受張口,但又閉上了嘴巴。

妲己見殷子受遲遲沒有開口,眼眶頓時紅了。

她的淚水滴落在地,「既然大王不肯相信妾身,那妾身告退了……」

她轉身離開,背影看起來凄涼孤獨,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等等……」殷子受喊停。

妲己的腳步驀然停滯,但她依舊沒有回頭。

「算了,別走了……」殷子受最終還是選擇讓妲己留下,畢竟有任務在身!

妲己聞言欣喜地回過頭,梨花帶雨的俏臉上洋溢着驚喜的笑容。

「謝謝大王……」妲己高興地跑過去,撲向了殷子受的懷裡。

殷子受快速躲避妲己的投懷送抱,尷尬的咳嗽兩聲淡淡的說:「妲己,孤累了。」

說著殷子受起身,走進屏風後準備洗洗睡了!

聞言,妲己乖巧的應道:「嗯,妾身伺候大王歇息。」

說罷,妲己走進屏風之後,拿起衣物準備替殷子受寬衣解帶。

「哎哎,不用了,孤自己會洗澡!」殷子受趕忙推脫道。

「可是…妾身想服侍大王。」妲己一雙妙目含春,媚態百生地凝視着他,眼眸中透射出誘惑的氣息。

殷子受連忙擺手:「孤自己會洗。」

妲己見他執拗,只好退出屏風之外。

待妲己離開,殷子受鬆了一口氣。這尼瑪,真是煎熬啊!

美女伺候沐浴,這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但是偏偏系統讓自己二十四小時保衛清白,如果他真的和妲己發生關係了,他絕壁要死!

這特喵到底是啥系統啊?居然這麼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