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慈傅讓免費閱讀第8章  

慕慈傅讓免費閱讀第8章  (2)


正前方,水光傅離的馬路邊上,停了一輛黑色鋥亮的高級車子。
車窗半降,露出傅讓那張矜貴的臉。
他穿着一襲黑白經典西裝,樣子像是從哪個正式場所才出來的,全身帶着一抹淡淡的鬆弛感……襯得慕慈更為狼狽。
隔着雨夜,四目相對,靜靜凝望。
慕慈凍得雙唇顫抖。
她的手死死抱着小提琴,像是抓住生命里最後一根浮草……她心裏清楚,這是傅讓給她的台階。
現在,她只需要服個軟,坐上車。
她馬上會有乾淨的毛毯和熱水,明早不需要再去商場表演,她會在豪華柔軟的大床上醒來,當回那個傅太太。
但,那不是她要的!
慕慈站在雨里,靜靜與他相望。
雨勢漸大,沾**眼睫,也模糊了彼此的目光。
約莫一分鐘時間,她單手擋着頭頂,在雨里向前奔跑……雨水濺起,濺在名貴的車身。
她與他,在雨夜錯身而過。
深夜的街頭,慕慈在雨中奔跑的聲音,一聲聲敲在傅讓的心裏……淡淡的,悶悶的。
他沒有下車,他任由慕慈擦身而過。
他看見她的臉,沒有一絲血色。
他看見她漂亮的手指貼上了醫用膠布,他看見她身上樸素的衣裳,也看見她全身上下沒有一件像樣的首飾。
但即使如此,慕慈也沒有向他低頭。
雨,繼續下……車擋玻璃前,雨刮器不停左右擺動。
車內,司機跟一旁的秦秘書都默不作聲,因為都看得出來傅讓心情很不好。
良久。
終於,傅讓輕聲開口:「秦秘書,你能解釋一下,為什麼慕慈不在那家機構上班而選擇這種不體面的演出公司?
她是喜歡吃苦?」
秦秘書心頭大震。
她斟酌半響,才低低地說:「我以為……這樣能讓太太早點回家!
傅總,我可以去向太太解釋,說這並不是您的意思。」
幽光中,亮起一點猩紅在傅讓指間。
他吸煙的樣子很矜貴。
薄薄的灰色煙霧中,傅讓語氣帶了一絲嘲弄:「在她心裏,你做的跟我做,有什麼區別嗎?」
秦秘書心裏一松。
但是隨即,傅讓側身將煙頭熄掉,聲音變得冰冷涼薄:「下車!」
秦秘書愣住:「傅總,外面下着雨。」
傅讓靠向真皮座椅,微微仰頭,幽暗中他白皙的脖頸,喉結有力隆起。
他嗤笑了一聲。
「慕慈都能在外面跑,你不能?」
「秦秘書,哪一點讓你覺得,你比慕慈要嬌貴些?」
……秦秘書難堪不已。
她心中知道,這是傅讓對她的懲罰,因為她自作主張打壓了慕慈。
傅讓的意思很明白,要麼下車跑要麼就從傅氏滾蛋。
她,低估了慕慈在傅讓心中的地位,也高估了她自己!
秦秘書顫着腿下車。
雨很大,打**她的職業套裙。
她滿頭滿臉都是水,一咬牙,脫下高跟鞋。
冒雨奔跑!
前頭開車的司機,看得一愣一愣的,要知道平常秦秘書最是高傲了,仗着自己是傅總的學妹,可瞧不起人。
想不到,她竟然也有這天!
傅讓靠在后座,亦靜靜地看着,但他心裏卻在想慕慈。
他在想,為什麼非得讓慕慈回去呢!
慕慈的性格太柔順,不是他喜歡的。
事實上,他傅讓至今沒有喜歡過誰,即使婚前有過娶白筱筱的意思,也不過是因為醒來時,記憶中對小提琴聲的驚艷。
只是後來,白筱筱拉的,他都不愛聽了。
聽了頭疼!
至於慕慈,應該是習慣吧!
前些天他有對袖扣,一直沒有找着,若是慕慈在會在第一時間告訴他具**置,還有昨天清早,他去衣帽間換衣服,被衣柜上的金屬拉手電了一下。
這是結婚以後第一次。
慕慈在的時候,她很注意家裡的濕度,每到秋冬,她會將所有容易起電的東西用阻隔套包好……有慕慈在的生活,其實很舒適。
但他一邊享受,一邊不在意她。
雨夜,傅讓靠在車裡,想着慕慈的種種。
最後他確定,他之所以想讓慕慈回去,是因為她適合當傅太太,而不是他喜歡上了她……